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颜艳红:我不认识我自己  

2013-02-05 12:17:00|  分类: 温岭,虐童,颜艳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
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艳红:嗯。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记者:为什么?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艳红:嗯。

2.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颜叔:挡风的。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颜同学:什么。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记者:你理解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小潘:应该不是。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艳红:嗯。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
艳红:有的。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
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艳红:不是。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艳红:我不知道。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艳红:不强。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艳红:没有。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艳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艳红:不会。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红:没有。 记者:有家长来过吗? 颜艳红:没有,家长一般都是接的时候来,要不就是有事的时候过来把孩子接走。 解说:中国目前没有虐待儿童罪,《教师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体罚学生,经教育后不改的要给予教师行政处分或者解聘,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现实管理中,在蓝孔雀幼儿园,老师打骂学生的处罚是在值日表上扣分。 记者:打骂大概扣几分? 园长:打骂是吧?扣五分。 记者:扣五分的话,大概对收入的影响能有多大呢? 园长:十块吧,十元。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之前有法律的规定说这么做就是虐待罪,然后会要负刑事责任你会不会做? 颜艳红:不会。 记者:你这么确定吗? 颜艳红:对。因为知道那样是犯罪啊,是错误的,然后之前是我是什么都没想过。 解说:在温岭,适龄入园的幼儿五万二千多名,但公办幼儿园只能容纳一万三千多名孩子。将近四分之三的孩子只能选择民办幼儿园。事情过去几个月了,家长们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预防此类事情发生,怎么教给孩子去保护自己。 记者:很少有父母去教给他说,如果你碰到不好的情况你应该怎么保护自己是不是。 家长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记者:你不要吗? 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颜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颜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颜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记者:恨什么? 颜艳红:恨自己做出这样子的行为。 记者:我们采访已经结束了,就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颜艳红:我还是那句话,就希望他们能够慢慢的得到他们的原谅,当时我也不是故意的。 解说:事发之后,被扔进垃圾桶的孩子的父亲杨先生把儿子接回了家,送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幼儿园上学,每天接送。他说很很愧疚因为之前工作太忙,一个月才接孩子一次。 家长2:现在就是,前几天园长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小孩子,老师讲故事,说一只狐狸,刚刚说一只狐狸你儿子就哭了。我说为什么呢?我回家去问他,我说为什么呢?他说爸爸我想你,说你也不来接我,老不来接我。 记者:但你刚才说,你以前总是很忙,没有这个时间。 家长2:忙嘛,这个东西,这个钱嘛,就是说我慢慢会适当的调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改变自己,就好像对这个孩子太不负责任了,有一点。 记者:你想多长时间看见他一次呀? 孩子:四分钟。 记者:四分钟?你想跟爸爸待在一起是不是?你喜欢他跟你在一起干吗呢? 孩子:陪我在一起,跟我好。 结尾演播室:采访结束的时候,我对这个六岁的小男孩说,对不起,让你去回忆这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不过说出来,可能会帮助到很多像你一样沉默的孩子,所以我们要感谢你,说完这句话,孩子出人意外地拥抱了我。在这个拥抱当中,可以感觉到他长久以来对于被尊重和喜爱的渴望。他们都还小,不善言辞,无法保护自己,需要成人世界以法律、制度、道德来捍卫,更需要人们以足够的心灵知识去了解和教育。颜艳红离开看守所之后,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离开家,她没有再化妆,也没有再上网,她的手边一直留着一封信,这封信是上海一个早教中心的负责人写的,邀请她去那家早教中心工作,信中说,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真正开始学习,如何与孩子相处。 1:我没说过,这我真的没想到那种事。小孩子又太小,他有可能(觉得)妈妈把我送到老师这里,就是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这样子的。我没保护好他,我真的没保护好他。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记者: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点儿懊悔,觉得说跟他以前沟通稍微少了一些。

家长1:对,自己比较忙。哪个老师对他好,哪个老师对他不好,我也没仔细问他。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记者:通常(有些)幼儿园的这些父母会有一个家长会,或者一个家长的组织,碰到疑问的时候,他们有地方可以去投诉,或者一块去进行调查,从内心来讲,如果有这样机会的话,你会去参与吗?

家长1:会,我一定会去的。我们多多交流,对小孩子以后成长、怎么教育也有好处的。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解说:出事之后,邻居都看到了网上疯传的照片,小潘已经搬走了。他拿来几件衣服,在我们的本子上写了一张字条,让我们带给当时还在看守所里的颜艳红。小潘说,他也想向家长和孩子道歉,觉得如果事情从头来过,他会对颜艳红好。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把这纸条交给颜艳红,但她看了一眼,退回了这张纸,说他们已经分手了。 

说上幼师意味着什么呢? 颜艳红:就是带小朋友。就跟他们一起玩啊。在那儿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记者:那你上幼师之后,你们在那里学习的是什么,你现在印象深的是什么? 颜艳红:没有,就感觉跟混日子差不多。 解说:我们采访了颜艳红当年的老师,谈到现在接受幼师教育大多是初中毕业的孩子,来的目的住往是学一些唱歌跳舞,很少人对幼儿专业感兴趣。颜艳红说,就算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在温岭,只要有教师进修学校毕业证,想到民办幼儿园工作并不是件难事。事实上,在蓝孔雀幼儿园招聘她的时候,她惟一记得的考题就是,如果小孩磕碰了,该怎么跟家长解释。她顺利地应聘进入了蓝孔雀幼儿园,这家幼儿园位于温岭城乡接合部,是一所私立幼儿园,两百八十名孩子中,外来务工子女占到百分之六十。幼儿园十六个老师,平均年龄二十一岁,只有三个人有教师资格证。浙江全省连公立幼儿园在内,有四万名幼师没有教师资格证,占到总人数的四成。 颜同学:就反正一开始时候,选择那个幼师,没打算一辈子做。 记者:为什么呢? 颜同学:就感觉就是青春的饭嘛。 记者:为什么是青春饭呀? 颜同学:女孩子嘛,就可以那个啦? 记者:就可以嫁人? 颜同学:嗯。 解说:来到蓝孔雀幼儿园不久之后,颜艳红交了男朋友,这段感情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他也不知道颜艳红家里的真实情况,没有去过她家。这是颜艳红和男朋友同住的地方。每天下班后,她会看着电视剧等小潘回来,吃完晚饭,她继续看言情剧,男朋友打游戏。 记者:你们有没有别的生活内容? 颜艳红:就没有了,就每天都重复着。 记者:那他打游戏的时候你干嘛。 颜艳红:然后我就看他打游戏啊。 记者:有乐趣吗? 颜艳红:没有。 (出租屋) 解说:小颜对男友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两个人经常争吵。 记者:你们(吵架)原因是什么呢? 颜艳红:就爱瞎想,然后爱猜疑。 记者:吵的时候一般是他是什么表现? 颜艳红:他也就声音比较大 记者:他声音比较大的时候你什么反应啊? 颜艳红:我就没有说话。 记者:你不反抗或者同样喊叫吗? 颜艳红:我喊不过他。 解说:他们经常吵架,颜艳红不反抗,只是哭。她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两个人的关系恶性循环,我们找到了她的男友小潘,他接受了采访,说因为内心对颜艳红有歉意,觉得这件事他有一定的责任。他对感情是认真的,但有点管不住自己,总打游戏,和别的女孩暧昧,争吵的时候对女朋友大吼,但每次却都是颜艳红主动认错。 小潘:都是她先开口。 记者:即使你知道是你错了,她也会向你认错。 小潘:对。 记者:每次都这样吗。 小潘:是 记者:你为什么不对她认错呢,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 小潘:年轻,我也爱玩嘛。 解说:虽然在男友面前示弱,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颜艳红写下的语言很暴力。从内容来看,大量是愤怒、怨恨,甚至极端的表达。 “你能给我什么,滚” “伤痕累累的想死” “你要是敢,我拿菜刀砍死你” “不动手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记者:类似这样比较极端的话,在日常跟你的交往当中你听到过吗? 小潘:没听到过,她不怎么说。 记者:你感觉她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吗? 小潘:应该不是。 记者:你会去跟她谈,去化解这个部分吗? 小潘:有的时候我就问她有没有没事,她就说没事,我就不问了。 解说:颜艳红把现实生活中未曾说出口,但又强烈压抑的不满发泄到了网络上,她说自己平常并不抽烟喝酒,但是会在网上晒“烟疤”,频频提到喝酒的事,还会用美图秀秀给自己“纹上”刺青。她说这种形象和言辞只是一种愤怒的表演,期望男朋友看到后会紧张,主动来哄自己。但小潘说,对女朋友的这种表达已经习惯了,不再去看。 解说:网络空间逐渐成为颜艳红精神上的寄托,她在微信上取名叫Lady Gaga,那是美国流行音乐人的名字,以服饰夸张怪异而闻名。园长说颜艳红刚来学校的时候是个朴素的姑娘。2012年春天开始,她开始画浓妆,尤其是夸张的睫毛和眼线,装扮也越来越大胆,她把这个自我形象经常拍下来,放在自己空间里,向外界展示,常常路过洗手间的镜子时,也会拍下一张,上传。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颜艳红:就一些街上走的,然后看到的也就挺多的。 记者:在你看来那个装扮代表什么? 颜艳红:就感觉打扮起来很漂亮。 记者:比如说幼儿园是比较正式地这样跟你谈过(穿着要求),你会改变吗? 颜艳红:如果他那有规定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子了。 解说:她写道,“画上眼线,用外表的光鲜,来掩盖难堪”,在网络中,她向陌生人介绍自己时,说自己在这个城市另一家更好的幼儿园工作,而且没有考试,是托关系进去的。 记者:那时候是因为虚荣心的因素吗? 颜艳红:是吧。 记者:你的内心处有自卑吗你觉得? 颜艳红:应该有吧。 记者:是在哪些方面呢? 颜艳红:家里啊、还有感情啊。 记者:是像你空间里面写的难堪的那一面吗? 颜艳红:嗯。 记者:你涂眼线画睫毛是想要掩盖这一面? 颜艳红:嗯,也有。 解说:但真实的生活是她所在的幼儿园,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块钱,这在处于浙江东南部,经济发达的温岭来说,是很低的月收入,她的衣服都是从服饰城几十块钱买来的,在微博上她感叹“要饭的都比自己有钱”“我想挣钱挣钱挣很多很多钱,换工作是必须的”。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感到的失败感和不耐烦越来越强。 记者:你会冲孩子大声吼吗?颜艳红:有的。记者:这个吼是因为什么?颜艳红:我也说不来。 解说:她写道“每天早上拉个脸打的来上班,跟白痴一样一天坐到底等下班后打的回去,不想上课,动也不想动。能懒就懒”,在这个阶段中,她拍摄虐待儿童的照片较为密集,自称以此取乐。 (闪回虐童照片 ) 记者:你的目的是为了惩罚他们吗? 颜艳红:不是。 记者:让孩子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你是内心是想让他们感觉到屈辱和痛苦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是想要支配他们吗? 颜艳红:我不知道。 记者:在回答前几个问题的时候你肯定的说不是,但这个问题你说你不知道,你不能确定是吧? 颜艳红:就感觉命运慢慢变得就有点不认识自己了。 记者:为什么说不认识自己了? 颜艳红:反正感觉,自己想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个愿意去那样子的,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又控制不住那样子。 记者:那你觉得你真实的心里面这个自我的感觉强吗? 颜艳红:不强。 解说:她的QQ空间最初是公开的,朋友和一部分同事都可以看到。除了一个陌生人之外,没人向她提出过不妥。她的外形和情绪的明显变化,也没有在她工作的蓝孔雀幼儿园引起重视。在这家幼儿园,教室当中并没有装监控的摄像头。在2012年8月之前,没个教室都还是砖墙,门一关,老师跟孩子发生的一切就关在了里面。对于颜艳红的行为,园长说,她并不知情。 记者:如果你孩子所在那个幼儿园的园长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些情况,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么多照片,但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情况,那你会相信吗? 园长:我就觉得全天下的百姓都不会相信我,可我真的是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别人是不相信我,但我是真的不知道,一无所知。 解说:但是据我们了解,事发之前,曾经有两次学生家长都找到园长,说颜老师可能伤害过孩子。她问颜艳红时,颜否认了。 记者: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孩子当时什么表现吗? 园长:孩子就想哭,就是扭回头转,我不进这个教室,那我说没事没事,我到别的班级帮你去问问,然后老师同意了,到了别的班级这个孩子就不哭了, 记者:那这个信息你之后有没有进一步再追查过? 园长:我还是就是说原谅这位老师,我说下一次绝对不能出现是这样子的。 记者:您现在回忆,这个原谅会不会来得太轻易了。 园长:是的,对我来说疏忽了,想象不到她今天会拍这么多的照片,真的是我做梦都想不到。 记者:几次碰到事情的时候,你都站在她的这一边,然后也没有更多的职责和惩罚她,她会认为说,那没事,也许她袒护我,她纵容我这么做。 园长:也许她有这样的想法,但我是一个,一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想到这一点。 记者:其他人也会觉得,在这个幼儿园里,这些行为是不是可以容忍的。会给外界这样的一个传递? 园长:我理解,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解说:2000年之前,幼儿园一直归妇联管辖,一直到最近几年,政府才刚刚开始加大投入,监管一直是个问题。 记者:教育部门来检查的时候,有人问过你资格证的的问题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你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头吗? 颜艳红:没有。 记者:有人来巡查吗,在你这个教学中? 颜艳

记者:你不要吗?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解说:在看守所,警察给她看案发现场的照片之后,她说,她经常会梦见被拍孩子的照片,觉得自己受到了报应。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艳红:然后醒了我就在那儿哭啊。

记者:这个哭是什么,是为自己难过吗?

艳红:后悔也有自责。

温岭虐童事件发生后数天,我们去了当地采访,当时颜艳红在羁押状态,只采访了她的家人,男友,同事,好友,园长,老师,家长等人。她解除羁押后,我们再去温岭,采访制作完成这期节目,新闻会过去,但想知而未知之事会驱使人再次出发。 最近一套寒假编排,节目播出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看到了你们对节目的一些留言和建议,挺准确,谢谢这么细心,先贴出文稿和视频,回头写回应来一起讨论。 解说:这是浙江温岭蓝孔雀幼儿园孩子们联欢表演的视频,这个被无意中拍到的年轻女子就是虐待儿童事件的女老师颜艳红,在照片曝光之前,她在学校中的表现和一般人没有明显不同,被同事评价为沉默寡言,她会在演出之前给孩子脸上扑上腮红,也会在教师节收到家长送的花。形象的颠覆来自她的网络空间,那里的七百多张照片中,被发现有十几张虐待儿童的照片 演播室:虐童照事件曝光之后,因为中国没有虐待儿童罪,颜艳红是以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但这一罪名适用性在法学界存在争议。所以二十二天之后,温岭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对颜艳红做出处罚。在之后颜艳红被释放。她也曾经面对过媒体,表达歉意。但是谈到虐待动机时,她始终只说两个字“好玩”。这样一个常识看起来残忍粗暴的行为为什么在一个正常人的精神世界中被视为“好玩”,今天颜艳红接受我们的访问,她说愿意呈现她之前一直想向他人隐瞒的另外一面。 1. 快速回顾原事件:(一组罚站、悬空爬桌子、用胶带封嘴、下跪、栽垃圾桶照片) 记者:他那个照片里面让你最难忍受的是什么? 家长1:我儿子竟然离地了那么高(哭)我觉得我都要崩溃了,这么对他造成心理阴影肯定挺重的。 家长2:我儿子的照片边上还有标题,说“我把他扔进去了”。你为什么要把我儿子扔进去?我儿子是孩子,对吧?他不是个垃圾。 解说:在这位家长的同意和陪同下,六岁的孩子对我们说,他还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拍照的事情,当时被老师拎起,扔进了教室的垃圾筒里。 孩子:怕掉进去,我手抓着垃圾桶上面。 记者:那你后来是自己爬起来的,还是老师把你抱起来的? 孩子:我自己爬出来的,四岁就把我扔了,四岁就把我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解说:这些照片旁边,标注着她自己写的各种说明——“阿姨叫他们这样”,“叫你不听话” 颜艳红:当时就感觉是闹着玩嘛。 解说:颜艳红对于这么做的动机,解释一直是两个字,“好玩”。 记者:什么地方好玩?颜艳红:就感觉有的东西比较难见之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记者:你说是,给他们贴上封条这个动作,让你觉得好玩,还是说他们被贴上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颜艳红:多多少少应该都有,都有一点。 记者:你当时没意识到说这是在虐待,或者伤害孩子? 颜艳红:没有。 记者:如果是小时候的你,有人这样对待你你觉得是在伤害你吗? 颜艳红:嗯。 记者:那你没有这样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吗? 颜艳红:没有想过,当时。 解说:但是,颜艳红被怀疑是故意惩罚学生,向学生恶意发泄,因为在她的QQ空间里面,在提到自己的感情生活时,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 记者:说对某些人的火都发泄在了学生身上。颜艳红:这些都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发泄自己,心理情绪,然后给别人故意给别人看。记者:那那些话真实吗?颜艳红:不是的。 解说:我们向孩子和警方询问,在拍摄时颜艳红并不选择特意对象,随手拍完照片后,就会结束虐待行为。我们也查证了虐待儿童照片的拍摄时间,发现在她认识男朋友之半年,就已经开始拍摄此类照片,的确与感情刺激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些照片的拍摄基本上是从她建立QQ空间开始。 记者:那这个QQ空间对你来说代表什么,重要吗在你生活里? 颜艳红:挺重要的,反正一般无聊的时候就会上。 记者:我想知道,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相机你会不会这么做? 颜艳红:那就不会了。 记者:如果你无法上传到空间,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你会不会拍? 颜艳红:应该不会拍。 (拎耳朵照片) 记者:往起拎的时候他哭叫吗? 颜艳红:嗯,有喊。 记者:人在什么时候会发生那种叫喊? 颜艳红:最痛苦的时候。 记者:他的痛苦没有触动你吗? 颜艳红:当时没有,也没有想。 记者:你想的是什么? 颜艳红:就是拍照片。 记者: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 颜艳红:嗯。 解说:这些照片没有做遮挡,没有掩饰,连同她所有的衣服、化妆,生活方式一起,成为她向陌生人展示自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看到照片后留言提醒过她,她在网上的反应很强硬,说“没事”,“姐早就不想干了”。此外,绝大多数自拍照片中化浓妆,穿豹纹,不断地展示衣服和鞋子,向网友炫耀靠关系进入幼儿园。言辞充满暴力,并且说自己是“豹纹控”、“吃货”,“喝酒就要喝百威”,“哪里有酒就去哪儿”。 记者:在那个QQ空间里面呈现出来的那个女孩,在你看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颜艳红:就感觉光鲜亮丽,然后就很要强的那种。 记者:在这样过去的生活中你自己是一个强者还是弱者? 颜艳红: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记者:为什么? 颜艳红: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也不想别人看到那一面。 记者:想要有另外一个自我的形象,是吗? 颜艳红:嗯。 2.颜艳红的世界 解说:颜艳红的家在温岭,一个有几百户人口的农村,她家房子是六十年代建的,这里住着她年过六十岁的父母,惟一的姐姐早早嫁到外地。我们找到她时,家中的亲人对她余怒未消。 颜叔:我知道的我也要揍她,真正的揍。 记者:揍她能解决问题吗? 颜叔:揍她了,我揍她,我不揍她还客气她了,揍她。她下回就不敢了,我跟你说,真的。 记者:但是你这个揍她也是暴力,跟她这个也是一样的。 颜叔:暴力,(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是不是。对人家不能够这样子的。 解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成年之后随时随地在自拍的女孩,家中没有一张她的照片。 记者:你们小时候给她照过相吗? 颜叔:肯定没照过。 颜爸: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家。 颜爸:衣服你看看,好不好。 记者:您这都开线了? 解说:颜本友是农民,偶尔当泥瓦匠打工,颜艳红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夫妻俩对这个孩子很疼爱,为了供她上学,颜艳红的姐姐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了。 (墙上贴着港台明星的塑料纸) 记者:颜艳红贴的? 颜爸:我们贴的。这里有风,贴上,贴上它就好看一些。 记者:你家里就没有玻璃? 颜爸:没有玻璃。 记者:你拿这个挡风的? 颜叔:挡风的。 颜爸:塑料布。 解说:因为家里穷,用不起煤气,她家过冬还靠着烧稻草取暖。门口的一口老井是两年前才封了,刚喝上自来水。颜本友少言寡语,有肺结核,不能干重活,颜艳红的母亲有的时候在家编织草帽,补贴家用。村委会主任告诉我们,她母亲有病,几乎从来不下楼,也因为经常发病,和很多亲戚的关系也都破裂了,对女儿吼起来的时候邻居也没法劝。颜艳红在QQ空间里写过,"为什么要有我的出世,原来都是痛苦,受不了。" 记者:她妈怎么了? 颜叔:她妈以前是,一个儿子死了,第二胎又生一个儿子又死了。她妈就是精神有点反常了。 村长:好像是间隙性的精神分裂症。 颜叔:有时候她妈不高兴了,叫她叫不应,叫她叫不应就突然一下就好象雷打一样的。 解说:近几年,村子里不少人开汽配商店或参与造船生意富了起来,盖起了五层高楼。而颜艳红家一直住在楼板已经塌陷的房子里,加上母亲的病,村里人说,她在村子里从来没有伙伴,不请别人去自己家,在路上见面也不打招呼。 记者:什么样的心理呢? 颜艳红:就怕他们用另外的眼光。 记者:你说的另一种眼光是指什么眼光? 颜艳红:就是那种看不起啊。 记者:这是你的恐惧,还是说它真的发生过? 颜艳红:我碰是没有碰到,但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记者:所以你避开他们? 颜艳红:嗯。 解说:颜艳红叔叔说,在外面即使跟他碰到,也不叫他。小蒋是她从中学以来最好的朋友,后来她们在同一家幼儿园工作。 记者:她跟你说她妈妈的病了吗? 颜同学:什么。 记者: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难过呀? 颜同学:以前我就和她说,以后要去他们家,然后她就说她家不怎么好,然后我就说没事。她妈妈怎么了? 解说:颜艳红姐姐出嫁之前,她跟父母睡同一张床,姐姐出嫁之后,她才睡到姐姐的床上。她平时很少出门,就待在家里,惟一的陪伴是家里这台十几年的老电视。她喜欢看言情剧,从小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倒数第几名的状态。颜艳红初中毕业后没有上普通高中,听说幼师学费少,好找工作,她就报考了温岭市教师进修学校表演艺术专业幼师方向。 记者:你理解

记者:为什么同样的场景,以前你看到的时候是一种取乐,但是后来你自己想起的时候是这么痛苦?

艳红:当时是因为也没有觉得这些事错了或怎么样,也没有想多,然后事情发生了之后,然后我再去重新想一遍。就感觉,如果我看到别人这样子的话,也会觉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就挺恨的。

  评论这张
 
阅读(4651)| 评论(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