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旁观者周星驰   

2013-02-27 19:5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柴静:你也是?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解说】在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解说】他说这六年,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解说】隔了25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那你自己也不见得是什么“生鲜萝卜皮”。 柴静:好吧。 周星驰:但是女的为什么会喜欢男的啊,因为他完全一点能力都没有,他就是有这个心,他就去打了,他真的去打,不是说的哦。所以段小姐她也是不是省油的灯,她是独具慧眼,她看得出来,其实这个才是真正大勇之人,是吧。 【解说】在他成名之后,有过几段外界盛传的感情,但至今没有成立家庭。采访时他还是用帽子遮住白发,说到这个年纪,懒得染了,但也不愿意让人看见。在与马云对谈中,提到最多的词是“时间不多了”。在公众面前她也没有回避对家庭的想法。 【现场】主持人:什么时候结婚? 周:我看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我现在这个年纪。 周星驰:我现在这样子你看,还有机会吗? 柴静:为什么这么问呢? 周星驰:年龄也越来越大了。 柴静:你才多大。 周星驰:你都知道了,我都害怕说出来了现在,我自己的年龄。 【解说】十八年前,周星驰正是人生黄金年纪,盛名之下,拍摄《大话西游》时,他扮演孙悟空,与朱茵扮演的紫霞仙子有一段恋情,但他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直至为了大义放弃情感,最终失去。他再拍西游,剧情主题已经完全不同,他却没有按录音师的建议,重写新的主题曲,而是仍然沿用十八年前《大话西游》中片尾曲《一生所爱》的歌词。只是添加了一句“从前直到现在,爱还在”。 柴静:你为什么要用这首老歌? 周星驰:主要就是我个人喜欢这首歌。 柴静:他们在背后议论过你说,是不是他上点年纪。 周星驰:这个也是原因。 柴静:为什么你改动了这个,你把它歌词改了? 周星驰:那里太过绝望也不好,就是有一点点希望,就绝望当中有一点点希望是吧? 柴静:你知道你本来是一个可以,很轻而易举得到你所想要得到东西的人,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 周星驰:不一定,怎么会呢?我都运气不好。 柴静:不是吧,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放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而已。 周星驰:嗯,我觉得是运气不好。我觉得我,在我这个最忙,这个时间呢,假如我可以再重来的话,我就不要那么忙了。 柴静:你要把时间留下来干吗呢? 周星驰: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印象当中,就是只有工作。但是其实突然间你到现在,最后发现,我现在这个,这个已经是五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好像还没有好好地做过啊。 【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急。” 【解说】18年前的电影中,他这段台词几乎家喻户晓。18年后,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柴静:我看过吴孟达后来反思自己,他说他自己曾经有几年的时间,因为片子特别红,什么东西都来找他,他就迷失了自己,他说他有一点感觉,觉得你前几年有一段时间也是,就是因为被神话的比较厉害,所以也比较自我,但他觉得这几年你有,又比较宽容的一些变化,你觉得他这个观察真实吗? 周星驰:人总是会有变化,就随着你的,你的经历也好,所有东西。 柴静: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 周星驰:因为一万年确实太久了,所以就别等那么久了。 【解说】在采访中,周星驰说明知会被人说抄袭自己,但他不在意了,他要让唐僧说出十九年前孙悟空那段台词。 【电影《西游除魔》】 唐僧: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爱上你了。 段小姐:爱多久 唐僧:一千年,一万年。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柴静:对。 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柴静:那为什么要用多年前的这几句话?

周星驰:就可能我对这几句话有情意结。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柴静:我可不可以理解说这是一个不由分说的想法,我就想在这个时候说出我一生中想说的这句话。

周星驰:对对对,你有这样感觉吗?

电影上,是一个大孩子,孩子想玩什么,就去拿什么,因为孩子太爱这样东西。” 3.电影是自我英雄实现 【解说】 在还没有电影,家里也没有电视的童年,周星驰和离异的母亲及三个姐弟生活在香港九龙穷人区,一家人挤在狭窄的木板房里,睡的是“上下铺”架子床,他最喜欢趴在窗边,看对面楼里每户“草根”阶层的市井生活。旁观到的一切,日后很多都在他的电影里出现,而他最早的英雄崇拜是从这儿开始的。 周星驰:我们有一个游戏也是打蟑螂。有一个邻居,他还可以不用拖鞋,他就是用手就这样,就打,我还非得用拖鞋才能做得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很英雄我的偶像这样子。跟着他每一天晚上打蟑螂。很好玩的。 柴静:打蟑螂你也得跟在别人后面,所以应该算不上一个领头的孩子吧? 周星驰:不算,绝对不算的当然。是跟着在后面。 柴静:也是跑龙套的? 周星驰:对对对,跑龙套的。 【解说】9岁的时候,他有了真正的偶像。 20世纪70年代的香港,李小龙电影风靡,跟母亲一起看《唐山大兄》,他哭了。为了成为功夫英雄,练习武功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他有自己特殊的训练方式。 周星驰:一开始我是集中在铁砂掌上面的。 柴静: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也是练铁砂掌的。他先拿了一锅绿豆,然后把手插进去。 周星驰:对对对。 柴静:你也是? 周星驰:对。 柴静:然后他把这个绿豆炒热了。 周星驰:对对对。但是我是只练右手,因为我怕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有一个手可以保住。 【解说】他说自己的手练到像老人一样比较粗糙的时候,被他妈喝住了,但他又想到一个能证明自己的想法。他找到了学校的校长,提出可以不可以在学校开班收徒,教授武功。 柴静:你怎么会想到去收徒弟? 周星驰:因为我想我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我有什么可以贡献?因为我的读书也读的不好,那么校长也常常都有点就是不喜欢跟我说话的那种,因为你知道不好的学生他们都觉得这种,也看不起,但是我也有我的这个强项,我告诉他,其实我的强项是武功。 柴静:你当时认为你的武功到哪个境界了? 周星驰:一个很高的境界。我曾经有一段日子,认为我是同年纪的,全世界武功最好的。 柴静:你提出这个想法校长他说什么? 周星驰:校长他看着我,看了很久。 柴静:什么样的眼神呢? 周星驰:就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眼神。 柴静:然后呢? 周星驰:然后就叫我出去。 【解说】中学毕业后,他干过茶楼跑堂和电子厂工人,鼓励通过姐姐认识的朋友梁朝伟和他一起报考无线艺员十一期训练班。最终,梁朝伟被录取,而他连续考了两年之后,才进入训练班的夜间部。之后梁朝伟开始迅速走红,成为TVB无线五虎之一,而周星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跑龙套生涯 。 【电影《喜剧之王》】尹天仇:“精神点,临时演员也是演员!” 【解说】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情节是虚构的,但其中的感受是真实的。 【电影《喜剧之王》】“努力!!奋斗!!” 【解说】《喜剧之王》中演员尹天仇因执着被人嘲笑,没人给他机会。 柴静:你那时候被嘲笑过吗? 周星驰:也没有。 柴静:连嘲笑都没有? 周星驰:连嘲笑都没有,对。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比别人好的。 【解说】在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星驰饰演一名士兵,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想琢磨不一样的死法。 周星驰:你看起来是没有,没有对白动作,但是其实它有的嘛. 没看见我也做了一个反应吗?就是,啊,这样。 柴静:那这个几乎不到一秒钟的一个画面? 周星驰:嗯,但是你还是会有那种想法,你还是会(把自己)放进去啊,那时候。 柴静:你跟导演商量过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他们没时间,因为很忙的那个时候。 【电影《喜剧之王》】导演对尹天仇说:“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想死,浪费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钱,和多少工作人员的时间和心机啊!你干什么吃的?!” 【解说】六年里,他说他惟一的正经角色是儿童节目里叼着棒糖的黑僵尸。他常常离开剧本,给自己加戏,被导演骂完也不在意。和传统记者不同,他从不刻意取悦小朋友,会凭心情反应,有时还会直接黑脸冲小朋友发脾气,也因此遭到过投诉。不过也有人因此喜欢他的真实。6年时间里,他倒是看了不少国外的电影,学习故事的创作。 柴静:你确实看过《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周星驰:看过一点点。 柴静:我因为你还买了那套书呢,看了三十页没看下去。 周星驰:我差不多也是看了三十页。 【解说】他说这六年,让他倒是理解了创作就是“乱搞”,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要自由地发挥,他自己没有拍电影的机会,只能旁观别人,但看着别人演,屏幕上那些“高大全”的偶像形象,倒让他看出了滋味。 柴静:你当时会有这个念头吗?好吧,哥们,我得按另外一个方式把你再演一遍,会吗? 周星驰:那种很传统的,很英雄的那种,那种概念呢,我个人会觉得很好笑的 柴静:什么好笑? 周星驰:就是很不真实,反而有点假的那种,就是变成很有喜感。 柴静:所以你自己拍的时候,会有一种把什么东西戳破的一种乐趣是不是? 周星驰:我做的时候就会把这种再发挥一下,让它更有喜感。 柴静:把它推到极端是吗? 周星驰:对对对。 【解说】在他后来的电影中,主角多半是模仿偶像的滑稽可笑的小人物,这也是他典型的无厘头方式,不断地嘲弄、漫画、解构人们已经形成对英雄概念的模式和成见。他的很多经典电影中,设计的都是小人物成为英雄的故事。 周星驰:我小时候就是想要练武功,希望锄强扶弱,都是这样子。 柴静:什么是强,什么是弱? 周星驰:就是欺负人的就是坏人。 柴静:你属于被欺负的还是属于欺负人的那种? 周星驰:我希望我是欺负人,实际上当然是被欺负的。 柴静:这算不算,比如小的时候你自己是一个想当英雄而做不到的孩子,然后你想通过电影实现一下? 周星驰:对对对,当然,我觉得都是这样子。 4.情感 【解说】在新电影中,唐僧也是一个受人欺负和嘲弄的角色,手无缚鸡之力,拿着一本《儿歌三百首》却要降妖除魔,被认为是一个笑话,但有另外一位驱魔人段姑娘,义无反顾地爱上他。陈玄奘不断地拒绝段小姐的示爱,他的理由是自己心怀大爱要拯救天下。直到段小姐为了救他舍却自身性命,他才说出“我爱你”三个字。这样的桥段,让人想起当年的《大话西游》,而《大话西游》中的女主角紫霞,个性刚强,为了自己的信念可以牺牲一切,会与众不同地的爱上貌似悲惨的人物,哪怕最后付出自己的性命。 柴静:但为什么会比较多的来表现这样一个模式? 周星驰:有吗? 柴静:你看《喜剧之王》也算吧?《大话西游》也算吧? 周星驰:说起来好像也是,对啊。对啊,为什么呢? 柴静:为什么。 周星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说】隔了25天,他约我们做第二次采访,这次采访时他回答了这个问题,无论是这部电影中的段小姐,还是十几年前的紫霞仙子,或者《喜剧之王》中的柳飘飘,都是从他母亲身上得来的女性印象,也是他比较喜爱的女性形象。 周星驰:我妈妈其实跟段小姐一样,她也是武功很高强的,我都打不过她,我都是被她打,那很惨。心也很善良,她的美貌也很段小姐很贴近。她不是外表温柔里面很强,她是外面跟里面都是很强的。 柴静:其实这些女性表面看上去都不是很女人的那种。 周星驰:但是她很真,就别看太多表面的东西。通常你表面跟里面的,有非常可能是不一样的。 【电影《西游除魔》】段小姐对唐僧说:被我抓到了,你看你那么紧张我,你还说你不承认你爱我。 【解说】不少人觉得周星驰电影里爱情发生毫无理由,但他觉得这里有很深的人生体会。 周星驰:就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武功又高强,她还三番四次地救了你的命,是吗?

柴静:对。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周星驰:谢谢你,谢谢你。

【演播室】这个片子中我们分两次采访了周星驰,那是因为第一次采访结束之后,过了二十天,周星驰联系我们说希望能够补一次采访,见面后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对第一次的自我表现不满意,希望我能够原封不动的再问一遍当时的问题,让他再回答一次,他说二十天来,他一直在努力的每天练习普通话,认为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这就是周星驰。他个性如此,会在某些事上极为投入力求完善,也往往会不按常理行事,有出人意表之举。这样的个性带来的结果和影响,褒贬自由人评说,得失,他也自有承当。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节目文稿与视频如下: 【演播室】这一个多月来,香港喜剧演员、导演周星驰几乎一直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一月份,周星驰被推荐为政协委员,但因为在广东省人大开幕式上迟到、早退,受到媒体的批评。在正月初一,他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在内地公映,引起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但同时也伴随着褒贬不一的评价。三十年来,他的电影几乎陪伴着内地的几代青年人成长,应该怎样去认识和了解这位喜剧之星,今天我们采访周星驰。 1. 政协委员周星驰 【电影镜头】 司令:阿漆,国家有任务要派给你。 阿漆:真的吗?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解说】今年1月14日,周星驰的名字出现在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中, 当时他正埋头在电影《西游降魔篇》的后期制作,对一个20多年来只出演喜剧电影的演员来说,这个严肃的任务对他来说有点突然。 柴静:在你接到这个通知之前,你自己内心有这种参政议政的愿望吗? 周星驰:没有没有。 柴静:在你当时的理解当中,这个政协委员是要干嘛吗? 周星驰:政协委员应该就是在把我的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沟通一下,看看可以帮电影文化这一方面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 柴静:但是另外一些人有一些想法,觉得这个政协开会并不是一个电影团的一个会议,是有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责任,他会说那你是不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 周星驰:对对对,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因为这个时间方面是配合得不是很好。 【解说】作为一个在香港生活,从来没参加过政治事务的人,周星驰对政协的概念并不清楚。十天之后的1月25日,广东省人大开幕会议上,周星驰迟到整四十分钟。下午,他又缺席了小组讨论。这场会议媒体云集,很快以“政协委员周星驰迟到早退打酱油”为标题刊登了此事,引起热议。周星驰谈起说,他也很懊恼: 周星驰现场接受采访同期:司机走错路,塞车,迟到了,真的很失礼。 周星驰:要避免这种情况你就早一天,应该就在那边了,住酒店,就不会出现司机走错路这种情况,就是没经验。 柴静:为什么下午没有参加分组讨论? 周星驰:因为下午也要离开香港。 柴静:是你之前的安排? 周星驰:对。 柴静:你当时有没有一个顾虑,说下午你再不参加分组讨论就离开的话,可能风波会比较大。 周星驰:我没有这种考虑过。 柴静:人们会期待你不只是一个明星,而且是一个政协委员,能够履行人们期待你的职责? 周星驰:这个我越来越理解,越来越理解。很多事情你都是没有经验,当然你也会犯错,也会出现问题,你就学到,哦,原来是这样子。 柴静:我看一些评论当中写,周星驰为什么没拒绝这个身份,是不是因为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金光闪闪的,一种标志,一个帽子? 周:我个人就不觉得它,就是真的那么金光闪闪,但是可能因为我是一个拍电影的,所以大家比较关注而已。 柴静:你打算再承担下去吗,这个角色? 周星驰:对,尽力而为。 柴静:这是一个政治上的承诺? 周星驰:给点时间吧。其实我是不是政协还是怎么样,我都是在做推广电影这个工作。但是假如他们认为我这个身份是可以更有效果的去推动,这个我是非常非常愿意,非常乐意。 2.争议 【解说】周星驰坦诚自己不懂政治,只是受到能够促进电影发展的热忱驱使,考虑不周。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这些年他受到的赞誉与争论也几乎全部出之于此。近十年来,周星驰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除了平均三到四年一次的电影宣传外,平时多是一些他人评价拼凑成的形象。 【视频】众人评价 陈嘉上:周星驰,一个天才。 罗家英:天才跟那白痴,那个分隔是一线之间。 元华:就很多人说他经常都很大脾气。 黄一飞:他对价钱看得很重。 林子聪:就不停要求更高更高,更好更好。 王晶:就是主宰所有人。 【解说】可以听到,认识他的人对这位喜剧人物的评价反差很大,有人称他为天才,有人称他暴君,一方面他不断发掘新的电影,新的合作者,另一方面曾经合作的签约艺人连续解约,昔日搭档不再合作,也有生意伙伴对簿公堂。 柴静:这几个人当中有一推共同的描述,是说觉得你有一些自我? 周星驰:自我啊?当然我是一个在工作的时候很认真的人,但是有时候你知道,你认真的时候呢,就会有人不高兴。 柴静:认真为什么会引起不高兴呢? 周星驰:譬如说你拍戏,你一个镜头你就NG了一百次,这个你看有没有人不高兴啊,当然会有人不高兴啊,是吧?就是说你干嘛,你这有问题啊,你那么麻烦哪 【解说】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 柴静: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一点? 周星驰:有吗?这是谁说的?乱说的。 柴静:他本意是夸你,夸你认真。 周星驰:夸我很认真是吗?那就好,对,我就是那么认真的嘛。我们做事一定要认真才有希望嘛,是不是? 【解说】在外界争议当中,金钱一直被认为是周星驰与合作者决裂的另外一个元素。演员黄一山曾经批评他说,周星驰对钱看得重,爱钱胜过爱朋友。不肯分利于人。而跟随他工作的混音师却告诉我们,周星驰出行的时候常坐出租车,却把自己收藏的一辆古董法拉利让混音师拿去随便开。 柴静: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说法,会给我们一些迷惑,怎样是真实的? 周星驰:这个,也很难说。每一个人都会有对你有不同的看法,可能这些都是真实的。 柴静:你对金钱到底是怎样的态度? 周星驰:因为这个金钱当然是,希望可以赚多一点钱。你知道小时候穷,就是有机会有能力的话就期望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多赚一点钱这个是绝对的,是真的。有时候赚钱这回已经不止是我要赚钱,我要吃什么的,我要住什么样的,我要坐什么车,人有时候你要不断去达到一些目标。 柴静: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 周星驰:不需要有尽头的。其实你就是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嘛。 但是呢,我还是相信要把事情做好,这个是核心的事情,这个然后赚钱是配套的。 譬如在《西游》这个电影里面,我为什么不演呢?赚钱啊,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我那么爱钱。 【解说】在当年红极一时的《大话西游》里,周星驰演的孙悟空形象被视为经典,但在今年这部《除魔》系列剧里,他最终还是违背众意,由黄渤出演孙悟空,而自己并不饰演任何角色,这让身边人和制片方都很不理解,他说希望全力以赴做好一个导演的角色。两部《西游》系列剧, 题材很接近,在外界看来是一场冒险。 柴静:你担不担心观众会评价说,周星驰江郎才尽了,所以没有别的创意,只把原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在这里? 周星驰:好像在几十年前已经开始这样说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子,每一天都是面对这个,这种江郎才尽的,就是没办法想到东西的状态。 柴静:你是这么评价自己吗? 周星驰:对呀,很早就已经是这样子了。想东西越来越困难。 柴静:困难在哪儿呢? 周星驰:好像一开始你想到“爱你一万年”,好厉害呀,很好啊,但是现在你再去,观众说你不是以前想过了么。 【解说】他内心的恐惧始终存在,他曾经通过电影把它说了出来。 【电影《家有喜事》】 父亲:“你已经做了两次了,在重复自己” 儿子:“是吗?我不觉得” 父亲:“不觉得才危险呢” 柴静:这算是你对自己一个提醒吗? 周星驰:对对对。电影的最主要就是创意,创意的意思其实就是要新鲜,是新的东西。 【解说】在拍摄《西游降魔》时,联合导演郭子健曾对周星驰在电影上的性格有过一个理解,他说“周先生在拍

  评论这张
 
阅读(39116)| 评论(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