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兰考弃儿   

2013-01-14 13: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医院袁厉害纪实】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小孩:…妈妈。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生前影像】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解说:1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柴静:着过火吗?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2、为何会没人管?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袁袁:俺不觉得。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柴静:你不觉得。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2004年到2006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袁厉害:难割舍。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福利院采访】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柴静:想你妈了?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采访袁厉害】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9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县长:意识的问题。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玩游戏,手舞足蹈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10  袁芳  8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1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到福利院。袁厉害去开封考察之后对条件表示满意,但回到家后,却又不愿意了。 【采访福利院院长】 王院长:我曾经和她表达过,我福利院可以帮助你,当时他就说,王院长我不需要什么钱财,当时跟我表达过。孩子大了,她有感情。 柴静:你要送过去了呢你自己负担也能轻一点?你那个时候想过说把袁袁和袁明辉他们送过去吗? 袁厉害:没有。袁袁谁送(都不行),这一次拉走的时候,送她的时候,她都把人家脸挖烂了,她不去,推她都不走,她说上学呢。 柴静:就是感情上分不开? 袁厉害:难割舍。 【福利院采访】 柴静:这个家庭里你最爱谁? 袁袁:俺妈,我每天都跟俺妈睡。因为我不是睡觉的时候好衔东西睡,然后,俺妈每次穿的衣服都可滑,我衔着她的衣服。 柴静:你用嘴叼着她衣服啊? 袁袁:嗯。 柴静:有人可能觉得说你看这个地方好像(福利院)更干净,吃得也更饱。 袁袁:我还想回到俺妈那儿。俺觉得,(她那里)挺好的,吃白菜跟吃肉一样的。 柴静:你心里头你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袁袁:缺了她,就等于缺了一块肉一样。 柴静:你知道她为什么跟你们生活在一块吗? 袁袁: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喜欢我们,才跟我们在一块。 柴静:你怎么感觉到她喜欢你呢? 袁袁:因为我喜欢她。 解说:2011年,在那篇叫做“命若垃圾”的摄影报道刊发后,兰考民政局曾经再次试图解决袁厉害的问题,希望袁厉害给孩子们换一个地方。 县长:那个地方太简陋了。 柴静:你们觉得他条件不行,为什么不能够给她提供一个房子,或者帮她找一个比较宽敞,比较舒服的地方,如果只向她提要求的话,那不是只能给她压力和为难吗? 县长:当时执行的时候,这个民政部门也没有想到那么多。 柴静:会有一种看法,觉得好像民政部门具体做这些工作的人,并没有把这些孩子真的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没想到这些事儿,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县长:批评我们接受,但是因为啥,确实我们工作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 解说:在福利院呆的这几天,孩子们的条件和伙食都改善了不少,袁袁跟阿姨玩游戏的时候也非常开心,不过,阿姨后来告诉我们,袁袁背着人的时候一直闷闷不乐,下午还冲弟弟妹妹发了火。 柴静:我听他们说,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妹妹已经把家忘了。 袁袁:俺妈,给他们养活那么大,她都忘了。 柴静:想你妈了? 袁袁:(点头,抹眼泪) 解说:在医院里,袁厉害对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见见孩子。 【采访袁厉害】 袁厉害:现在他的条件比我的条件强,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就是想见见他,在那说说话,我坐坐就回来,什么要求都没有。 柴静:他也想你,昨天跟我们说的时候都哭了。 袁厉害:我那个小妮,临走上路。我可不容易啊,我的娇儿啊。 解说:2011年9月15日兰考县曾经向上级打报告,申请建一个县级福利院。2012年,批复下来,国家拨款90万元,地方配套资金将近400万,但是,选址还未完成时,火灾就发生了。根据河南省民政厅的推算,全省每年出生的残疾儿童大概5万至8万名,弃婴几千名,但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过公安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其他不知下落,有相当一部分散落在民间。 县长: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经过反思,我们必须政府承担主体,来担当下来。 柴静:归根结底,您觉得这是一个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意识的问题? 县长:意识的问题。 解说:民政部近日表态:兰考火灾事件暴露了孤儿救助体系存在的漏洞。民政部将吸取教训,主动做好对于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全面提高孤儿收留养育的能力。兰考县占地15亩的县孤儿院将在今年的6月建成,8月份投入使用。当地政府说,袁厉害如果将来想办一家民间收养机构,可以一起来讨论和商量民办公助的方式,如果她个人愿意,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个人收养几位已经有感情的孩子,袁厉害说她现在太想孩子,想见一面,但医生怕刺激她情绪引发病情加重暂时不同意,我们答应她,在福利院拍下孩子的画面,让她在病房的电视上看一眼他们。 孩子们的速写: 袁袁 10岁 玩游戏,手舞足蹈 袁 聪 15岁 画大房子,大房子里都是小朋友 袁明艳 8 岁 念儿歌“白鹅白鹅,走上山坡,一同回家,亲亲热热。” 袁明辉 10岁 很努力地搬一大叠书 杜明亮 9 岁 袁晶晶 10岁 袁芳 8岁 袁各各 7个月 袁妞 1岁 袁三毛 7 岁 模仿大人写字,还折起来送给柴静,让柴静亲他的脸颊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了这个家属楼给她。外界对于袁厉害的传言一直很多,也有媒体报道说,有人举报袁厉害有买卖孩子盈利的行为,在这样的报道中我们找不到具体的消息源,就向袁厉害求证。 柴静:之前媒体有一些说法,说你原来养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让别人收养了,然后对方会给一些钱。 袁厉害:要是我要人家钱了,掂枪枪毙,就是找枪毙了我。我都说了,说话不要亏心。给你小孩,我上你家看看,我都不要你的一分钱。 解说:我们在县城附近的村庄里,找到了一家从袁厉害处收养了一名“兔唇”男婴的家庭。老人说是在医院看病的时候,遇到袁厉害抱着孩子打针认识的,当时天冷,孩子弱,她俩觉得把孩子放到家里养可能能活下来,所以没有办什么手续就抱了回来。 【收养家庭调查】 村民:她也没给我要钱,我也没给她钱,俺两个是没有这个讲钱的事,她也是说,她说你不能给人家,给人家是违法的,我也不给人家。 解说:一直在医院照顾袁厉害的张大姐,跟袁厉害做邻居已经七八年,她告诉我们,这两年有了一些社会捐款,袁厉害的经济情况比以前有一些好转了,但在她看来,这样的条件要想多雇几个人照顾孩子,目前还不太可能。 张大姐:她穿的袄,她里头套坎外边穿个袄,一脱袄是夏天的,一冷穿上个袄,就是(冬天的)。 柴静:就这两件衣服? 张大姐:嗯。就这样,俺天天说她,你这是啥,穿的是啥啊,吃饭呢,她上谁的家,给她做好她不舍得吃,她再兜着回家,给小孩吃啊。 柴静:你看那些小孩对她怎么样? 张大姐:那小孩对她也可亲。 解说:在这样的困境里生活,有媒体报道《命若垃圾》,对这种养育环境提出了质疑。这样的环境的确存在着很多生存的隐患,在二十多年里,100多个弃婴当中,三分之一的孩子本身有残疾,得不到更多的医治,离开了人世,但也有很多被遗弃原本没有生存希望的孩子在这里长大成人。 柴静:我看有人说你们,他觉得住的条件不好,吃的也不太好,好像觉得你们… 袁袁:俺不觉得。 柴静:你不觉得。 袁袁:嗯。反正俺只觉得快乐得很。 解说:我们采访的时候,没有孩子抱怨过物质,他们最不满的,是被人歧视和欺负,有些街上的男孩叫袁明辉“白脸”,他们几个就合伙跟对方打架,打完架不告诉袁厉害实情,袁厉害怕他们调皮出事,会打他,他就藏起来。 柴静:你哭了没? 袁明辉:没有!一点都不疼。 柴静:你觉得她打你是让你害怕吗? 袁明辉: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 柴静:那你为什么还藏起来啊? 袁明辉:我怕她生气啊。 解说:孩子说,最高兴的事是有这么多伙伴在一起玩。 柴静:你们都玩啥啊? 袁袁:俺都骑着洋车跑着去上学校,如果学校没有开门,俺再上其他的地遛遛,然后再上那超市看看,俺没有拿钱,然后给那儿看看。 解说:他们生活的地方被别人叫垃圾场,但他们守护这个地方,把这儿叫家。袁松是当年从这里长大成人的,今年他已经20岁。 柴静:有的人替你们觉得委屈,你自己心里怎么想? 袁松:我不委屈啊,小时候吃饭穿衣服都有,有啥,不委屈,这委屈啥,并不是说谁都能当太子的,是不是? 柴静:你觉得她给你最重要的东西是啥? 袁松:她叫我有个妈,就这样,其他的都不重要。 3、二十多年为何没人管他们? 解说:袁厉害抚养弃婴,并非一朝一夕,二十多年来,前后100多个弃婴,以一个原本在医院门口摆水果摊的妇女之力,是无法给这么多弃婴提供足够安全洁净的生存环境的。那么,为什么现实会如此?悲剧发生之后,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这两天,分管民政的吴县长一直在看媒体和网络的各种报道和声音。 柴静:可能这些声音当中也有说,说您作为分管工作的领导,应该被处理,应该“下课”,您看到这样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县长:如果我被处理,我并没有啥可想的,因为啥,比起这七个孩子的生命,我这是微不足道的。我一想我就睡不着,被梦所惊醒。 柴静:什么样的梦? 县长:噩梦,梦见烧死这7个孩子的现场,我也是,有过孩童时代,很复杂,这些孩子已经享受不到天伦之乐了。 柴静:你会自责吗? 县长:我一直都在自责,自责就是我在工作中,有失误。 解说:袁厉害的收养从1986年开始,那时,一个患有唇腭裂的男婴刚刚出生就被遗弃在她摆摊的医院门口,医院付给了袁厉害20元,让她来负责处理,她不忍心抛弃,这成为她抚养的第一个弃婴。之后,每次看到被遗弃的婴儿时,她就带回去。日积月累,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弃婴妈妈”。名声传播之后,遗弃在她门口的弃婴越来越多,在生下她的小儿子杜鸣才一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小儿子送到了河北的奶奶家,因为她没有能力照料。小儿子一直到12岁才回到母亲身边,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母亲这件事情。 【采访小儿子】 柴静: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把你送走? 杜鸣:她说,因为我是她亲生的,跟俺爹应该是血缘比较近吧,然后俺奶奶会更照顾我,给我这个解释。 柴静:我听你的口气,觉得说她给你这个解释不是很让你心服? 杜鸣:我曾经想问过她,但是没问。 柴静:你想问她啥原来? 杜鸣:啥给我送老家,不送俺哥,因为那时候俺哥比我大。小时候,自己多少有点孤僻嘛,不好吭,不好咋着,有啥事自己在心里搁着。 柴静:你那时候为什么比较孤僻内向? 杜鸣:别的小孩,反正叫我,风言风语嘛,小孩说这说那,没妈了,啥的。 解说:他12岁回到兰考之后,杜鸣是跟养母一起住,连妈都几乎没有叫过。一直到我们采访的时候,杜鸣才知道当年母亲把刚生下的他送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别人刚刚送来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弃婴,还得了肺炎,袁厉害没有能力同时照顾两个婴儿。 柴静: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把这个婴儿送给别人,自己带自己的? 袁厉害:谁要啊,那时候没人要。穷,兰考二十多年穷,也没人要。 柴静:你这么点就把他送给他奶奶那去了? 袁厉害:送过去以后我跟傻了一样,我就光想他,那儿穷的很,没有奶瓶,我在河南买了奶瓶,就送到河北,经常半年以后去那地,那墙多高,我跳到墙都过去了,那也是想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是个啥人。 解说:因为袁厉害在兰考收养弃婴孤儿的名气越来越大,在90年代,捡拾到弃婴的群众都会选择直接送到袁厉害那里,很少送到民政部门,我们采访的时候警方也承认,110发生过直接把弃婴送到袁厉害处的情况。 柴静:会不会是因为之前这二十年,就是民政部门因为有个不作为的情况,所以人们才把弃婴送到袁厉害这儿,而送到你们这儿的太少呢。 县长:一是民政部门有不作为的地方,第二个还有一个,就是兰考县没有一个福利中心。 柴静:比如网络上也会看到一种声音说,为什么这个县可以去花两千万给财政部门建一个中心,但是却没有去给弃婴去建一个福利中心,你能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吗? 县长:钱是一个条件,但是制度更是一个条件,不拿出国家的规划,项目就批不下来,土地、规划,等等都没有办法。 解说:全国2853个县,只有64个县城有儿童福利机构,比例只占到2%。1992年,《收养法》正式颁布实施之后,在第二年,袁厉害曾经想过送10个孩子到开封市福利院,但她去之后发现条件并不好,又带了回来。从2004年到2006年9月底,当地民政部门逢年过节也会去送一些物资。有案可查的救助包括:5900元、1200斤面粉、6床被子、130件旧衣服和4袋方便面。2008年,民政部等五部委对民间的私自收养行为提出加以规范的意见。当年开封福利院条件也改善了,新上任的王院长曾经三次动员袁厉害把孩子全部送
 
昨晚播出《兰考弃儿》,谢谢写信或留言提醒我们关注此事的众多观众,昨天预告较晚,很多人没有看到,今天先贴出视频与文字实录,供大家批评,之后再写博客一起讨论。 1. 火灾怎么发生的? 记者:这里是河南省兰考县城关镇,一栋有两层楼的居民小区,1月4号,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这个火灾发生的时候,屋子里面有8个孩子,其中只有一位逃生,其他七位遇难,这8个孩子曾经都是被遗弃的婴儿,他们被一个叫袁厉害的人收养在此地。 【医院袁厉害纪实】 解说:我们在医院见到了袁厉害。从1986年起,这个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口摆摊的女人陆续抚养过100多个弃婴,其中年纪最大的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最小的才几个月。火灾之前,她照料着18个孩子,火灾发生的时候她不在现场。之后,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休养。这次事故的惨烈,让这个曾经被称为“爱心妈妈”的人,不仅受到警方的调查,而且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质疑。一见面,她抱着记者哭泣起来。 袁厉害:我的孩子,我天天见着啊,死的死,活不了了,我那个小妮儿说妈妈再让我吃得好,我也想我妈妈。我妈妈好,没有房子也行。 小孩:…妈妈。 【生前影像】 解说:这是遇难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影像记录。他们当中有一些还没有名字,我们只能沿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称谓:五孩,20岁;小雨,5岁;扎根,4岁;傻妮,3岁;小哑巴,2岁;男婴,1岁;男婴,7个月。 【消防蔡队长带领观察现场】 柴静:刚开始这个起火点是在什么位置? 警察:起火点应该是在这个部位,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发。 柴静:嗯。 警察:这是一个箱体的床。 柴静:你们怎么确定能够说起火点是在这儿,不是在别的地方? 警察:它烧毁的最严重。所以说这个火势,它应该是向着两个卧室在蔓延。 柴静:当时这房间里几个孩子分别在什么位置? 警察:客厅里有四个孩子,都在地铺上面。另外还有三个孩子,在北边这个卧室里头。 解说:根据灾后的尸检报告,当时的火势发展极快,7人孩子都属于二氧化碳窒息死亡。惟一逃生的,是一个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叫袁“小十”,他在厨房被发现,后腰有灼伤,可以判断他是从屋内逃生爬到厨房的,全身烧伤面积10%,但大多集中在头部及四肢,最严重的是呼吸道灼伤,做了喉管切开。 【开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记者:他的危险期大概有多长时间? 医生:这个危险期应该在7到10天以上,今天进入第四天,这种气道烧伤的病人,实际上是死亡率是非常高的,大概是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就在火场就死掉了。 解说:事故发生之后,警方通过对胡同口监控录像拍下的41名路人的逐一排查和对遇难孩子遗体鉴定,排除了投毒放火或者人为纵火的可能,认定在火灾发生时无外人进入院子。同时,公安部的消防专家排除了由电路、电器、烟头引发的火灾可能,最后根据落在沙发残骸里的打火机盖帽初步认定,火灾是明火引燃造成的。 柴静:您说的那个打火机的盖帽,在哪个位置发现的? 警察:应该是在沙发这个地方,可燃的都烧掉了,它自己塌下去了。 柴静:你们当时提取的打火机机帽有几个? 警察:有三个打火机的防风罩。 解说:这几个打火机是袁厉害买的,因为晚上经常停电,她让孩子点蜡烛用的。 袁厉害:我现在也不了解我的孩子玩火。 柴静:你平常见过他们(玩火)吗? 袁厉害:我就停电了买两火机,叫五孩,因为五孩大点,叫五孩保存住。他说他放过炮,放炮我说都上桥边儿去放。 解说:1月8日,河南兰考官方发布消息,称火灾原因已经查明,起火原因是袁厉害住宅内的儿童玩火所致。不过,孩子目前大多遇难,幸存者无法开口,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我们前往开封市福利院,找到了当天不在现场而幸免遇难的10个孩子,火灾之后,他们被转移到了开封。一个叫袁明辉的孩子告诉我们,男生们平时确实玩过火,也经常会拧开厨房里的煤气灶点火玩。 【采访袁明辉】 柴静:你试过? 袁明辉:嗯。 柴静:着过火吗? 袁明辉:锅开裂了,着火了,可好玩,俺又给它弄灭了。 解说:另一个女孩袁袁也证实了这点。 袁袁:有时候他们还在家里点火。 柴静:点火的时候大人在吗? 袁袁:没有,她要发现了,不敢点。他们太捣蛋了,他们一点火,我就过去踩灭了。 解说:根据警方介绍,今年元旦的时候,这些孩子曾经将胡同外的几个垃圾箱点燃取乐。那么,这些孩子们平常接触危险火源,为什么没有人监管与保护?他们的日常生活,又由谁来照料呢? 2、为何会没人管? 解说:袁厉害说,因为需要照料的孩子比较多,只能分散在各处,她平时亲自带着另一些孩子在另一处居住。火灾当天早上,她骑着电动三轮送4个孩子去上学,在火灾发生地点本来还有一个63岁的保姆张喜梅,但她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姆,是住在离县城十里远的农村妇女,因为她的儿子不能生育,在袁厉害这里抱养了先天心脏病的小雨和唇腭裂的扎根,当成孙女和孙子养,所以常常会过来帮忙。当天,张喜梅要去医院打扫卫生挣点钱,于是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年纪最大的“五孩”,20岁的“五孩”是小儿麻痹,他只能扶着凳子走路,起火的时候连自救的能力都不及,而小雨和扎根也在火灾中身亡。 保姆张喜梅:我说你能帮我们不能? 柴静:尽可能吧。 保姆张喜梅:你再给我找一个孙子,孙女吧,你能帮得了吗?你走吧,我找谁帮我啊?谁帮我(号啕大哭)。 解说:除了袁厉害和保姆,本来还有一个人照看孩子,是袁厉害的母亲张素叶,但她当天早上骑着三轮车去送两个孩子上学,也不在家。她已经72岁,平常只能帮忙蒸点馒头,但是她连煤气罐都拧不动,还需要靠孩子们来帮忙拧开。她和63岁的张喜梅都有病,我们采访的时候,两个人相互搀扶时绊了一下,都摔倒在地。 解说:袁厉害的母亲说,平常在孩子的监管上她能做的很有限。 【采访袁母】 袁母:我腰疼,腿不好,是不是。腌点萝卜,两三瓮咸菜,想吃脆的,她就拿着吃,不想吃脆的,就搁锅里馏馏。 解说:这样的环境在旁观者看来,也许是不符合收养条件的,基本上没有肉吃,婴儿睡在稻草铺的床上,孩子们一个星期洗一次澡,有一些甚至没有刷过牙。之前很长时间他们也没有户口,上学和治病都很困难。2011年因为有人举报袁厉害非法收养,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在了解到袁厉害的特殊情况之下,为其中20个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上了低保。 【采访袁厉害】 柴静:你要养活一个孩子一个月大概得要多少钱? 袁厉害:我又不识字,赊点奶粉,买点尿不湿,赊人家的东西,还没有给人家钱呢,那个新世纪联华还欠人家几百块钱。 柴静:你以前光靠这个低保能养活他们吗? 袁厉害:养活不活,好心人,帮帮我。 柴静:您自己有收入吗? 袁厉害:我在这个边上,我拾掇个小铺,卖点米线卖点啥,地也没了。 解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说,袁厉害不像她自己形容的那么苦,采访中,有人指给我们看她居住的一处楼房,说她在做房地产的生意,我们向她求证。 柴静:外头有一种说法,说你做着房地产生意啊什么的,有这事吗? 女:你打听,我没有房,我就北门那一套,我儿子住那一层,顶上尽人家的,是给人家兑钱兑到一块儿拾掇个房,我的孩子多给我孩子住的,随便说,背地里说不人物。 解说:袁厉害还有另外一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的院子,但产权是县医院的,因为之前她和孩子就住在医院门口用铁皮搭的7间棚子里,医院让她们拆,她不肯走,说没有地方去,医院就换
 
 
  评论这张
 
阅读(13888)| 评论(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