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澄清   

2012-10-11 11: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晚上我在清华有一个讲座,因为是清华内部课程,未对外公开视频音频与文字实录,今天看到媒体报道,不长,但多处不准确,却传播甚广,且波及到同行。我与清华的师生核对录音后,不能不澄清一下。 1 报道说:“她说自己20多岁就开始做调查报道,这在世界新闻史上都是空前绝后的。” 我讲课的内容是,“ 我在23,4岁成为国家电视台的新闻主持人,主持(东方时空)16分钟的深度时评节目,这样的状态是世界新闻史上也是少见的-----一个年青人被放到深度时事评论的位置上。这是我们刚刚起步的年青的电视新闻决定的特殊要求。在以后它也不会更多地出现。就象一个盆栽的植物必须按照规律生长,它要想变得粗壮,强韧,就必须到土地里头,直接接受风吹日晒雨淋,去做一个记者,再一点一点,一片叶子一片叶子地长出来。你才能够在比较成熟的时候再去成为主持人。所以我后来去做调查记者。如果没有非常夯实的报道作为基础,评论只能是沙中筑塔。我做记者时间越长,对这句话理解越深。人们偏见的根源往往来自无知,我们对一件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容易形成看法,而且越容易形成强烈的,单纯的看法。记者要梳理事实和因果。” 2 报道说,“讲座中,央视的‘你幸福吗?’的调查屡次被提及。柴静认为这种提问方式是简单粗暴,无视被采访对象的心里感受的行为。” 在这次讲座中,我从未提及过央视“你幸福吗?”的调查,更没说过“这种提问方式简单粗暴,无视被采访对象的心里感受”。听众提问也没有谈到这个问题,这段报道不知从何而来,很不负责任。清华大学

前天晚上我在清华有一个讲座,因为是清华内部课程,未对外公开视频音频与文字实录,今天看到媒体报道,不长,但多处不准确,却传播甚广,且波及到同行。我与清华的师生核对录音后,不能不澄清一下。

已经作出公开声明,说“已听过全程视频,未有涉及此事,希望媒体对不实信息作出处理。” 我在讲座中,是说到我采访11岁的感染艾滋病的孩子时,看到他的纪录片,他在家中吃火锅,不敢拿筷子夹粉条,父亲让他夹,他不肯,继母让他夹,他也不肯,大人催促他,他站起来在锅边简单捞了一片叶子,说粉条没有了,过了一会儿,父亲捞了一筷子粉条,放在他碗里。 面对受到创伤的采访对象,尤其是孩子时,提问是最困难的,记者必须要问,但这个题目怎么进行?不能去问“你痛苦吗?”“你幸福吗?”“你想你妈妈吗?”……等类似这些问题。所以我当时挺为难的----无论如何试图谦逊,采访都可能是傲慢的,你面临这样的采访时才能理解这句话。但我当时必须提问,只能提问。我当时请老师坐在旁边,请老师在我问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随时告诉我,让我停下来。之后我问孩子:“老师告诉我你在四川时看了纪录片的公映,她告诉我你看的时候哭了,是在吃饭那段么?” 这个孩子突然抬起头来对我说说:“阿姨……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我没想到他反问我,当时只能把自己放回看这个纪录片时的全部感受,所以我听从我的心说的,话来得比我的头脑更早更快,来到我的嘴边上:“因为如果是我,我也会难受的。” 孩子眼睛红了,没有说话,但是我掉了眼泪,后来我让编导把这段剪掉了,后来我问我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根本没做准备,我做提纲时没预料到会这样,后来我明白,他的问题唤醒了我当时看纪录片时我落泪的感受,那一瞬间我体会了他的感受-----天大的委屈让一个孩子受了

 

1 报道说:“她说自己20多岁就开始做调查报道,这在世界新闻史上都是空前绝后的。”

  我讲课的内容是,“ 我在23,4岁成为国家电视台的新闻主持人,主持(东方时空)16分钟的深度时评节目,这样的状态是世界新闻史上也是少见的-----一个年青人被放到深度时事评论的位置上。这是我们刚刚起步的年青的电视新闻决定的特殊要求。在以后它也不会更多地出现。就象一个盆栽的植物必须按照规律生长,它要想变得粗壮,强韧,就必须到土地里头,直接接受风吹日晒雨淋,去做一个记者,再一点一点,一片叶子一片叶子地长出来。你才能够在比较成熟的时候再去成为主持人。所以我后来去做调查记者。如果没有非常夯实的报道作为基础,评论只能是沙中筑塔。我做记者时间越长,对这句话理解越深。人们偏见的根源往往来自无知,我们对一件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容易形成看法,而且越容易形成强烈的,单纯的看法。记者要梳理事实和因果。”

 

2  报道说,“讲座中,央视的‘你幸福吗?’的调查屡次被提及。柴静认为这种提问方式是简单粗暴,无视被采访对象的心里感受的行为。”

  

已经作出公开声明,说“已听过全程视频,未有涉及此事,希望媒体对不实信息作出处理。” 我在讲座中,是说到我采访11岁的感染艾滋病的孩子时,看到他的纪录片,他在家中吃火锅,不敢拿筷子夹粉条,父亲让他夹,他不肯,继母让他夹,他也不肯,大人催促他,他站起来在锅边简单捞了一片叶子,说粉条没有了,过了一会儿,父亲捞了一筷子粉条,放在他碗里。 面对受到创伤的采访对象,尤其是孩子时,提问是最困难的,记者必须要问,但这个题目怎么进行?不能去问“你痛苦吗?”“你幸福吗?”“你想你妈妈吗?”……等类似这些问题。所以我当时挺为难的----无论如何试图谦逊,采访都可能是傲慢的,你面临这样的采访时才能理解这句话。但我当时必须提问,只能提问。我当时请老师坐在旁边,请老师在我问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随时告诉我,让我停下来。之后我问孩子:“老师告诉我你在四川时看了纪录片的公映,她告诉我你看的时候哭了,是在吃饭那段么?” 这个孩子突然抬起头来对我说说:“阿姨……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我没想到他反问我,当时只能把自己放回看这个纪录片时的全部感受,所以我听从我的心说的,话来得比我的头脑更早更快,来到我的嘴边上:“因为如果是我,我也会难受的。” 孩子眼睛红了,没有说话,但是我掉了眼泪,后来我让编导把这段剪掉了,后来我问我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根本没做准备,我做提纲时没预料到会这样,后来我明白,他的问题唤醒了我当时看纪录片时我落泪的感受,那一瞬间我体会了他的感受-----天大的委屈让一个孩子受了

在这次讲座中,我从未提及过央视“你幸福吗?”的调查,更没说过“这种提问方式简单粗暴,无视被采访对象的心里感受”。听众提问也没有谈到这个问题,这段报道不知从何而来,很不负责任。清华大学已经作出公开声明,说“已听过全程视频,未有涉及此事,希望媒体对不实信息作出处理。”

 

我在讲座中,是说到我采访11岁的感染艾滋病的孩子时,看到他的纪录片,他在家中吃火锅,不敢拿筷子夹粉条,父亲让他夹,他不肯,继母让他夹,他也不肯,大人催促他,他站起来在锅边简单捞了一片叶子,说粉条没有了,过了一会儿,父亲捞了一筷子粉条,放在他碗里。

面对受到创伤的采访对象,尤其是孩子时,提问是最困难的,记者必须要问,但这个题目怎么进行?不能去问“你痛苦吗?”“你幸福吗?”“你想你妈妈吗?”……等类似这些问题。所以我当时挺为难的----无论如何试图谦逊,采访都可能是傲慢的,你面临这样的采访时才能理解这句话。但我当时必须提问,只能提问。我当时请老师坐在旁边,请老师在我问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随时告诉我,让我停下来。之后我问孩子:“老师告诉我你在四川时看了纪录片的公映,她告诉我你看的时候哭了,是在吃饭那段么?”

这个孩子突然抬起头来对我说说:“阿姨……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我没想到他反问我,当时只能把自己放回看这个纪录片时的全部感受,所以我听从我的心说的,话来得比我的头脑更早更快,来到我的嘴边上:“因为如果是我,我也会难受的。”

孩子眼睛红了,没有说话,但是我掉了眼泪,后来我让编导把这段剪掉了,后来我问我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根本没做准备,我做提纲时没预料到会这样,后来我明白,他的问题唤醒了我当时看纪录片时我落泪的感受,那一瞬间我体会了他的感受-----天大的委屈让一个孩子受了。面对这样的委屈,采访本身有可能是傲慢的,你唯一消减这个傲慢的办法是只能把自己的感受投入其中。”

 

3 报道中说:也有好奇的学生向柴静提问:“柴静,你幸福吗?”聪明的柴静没有透露个人的感情生活,是用胡适的一句话来回答:“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即使开了一辆老掉牙的破车,只要在前行就好,偶尔吹点小风,这就是幸福.”

前天晚上我在清华有一个讲座,因为是清华内部课程,未对外公开视频音频与文字实录,今天看到媒体报道,不长,但多处不准确,却传播甚广,且波及到同行。我与清华的师生核对录音后,不能不澄清一下。 1 报道说:“她说自己20多岁就开始做调查报道,这在世界新闻史上都是空前绝后的。” 我讲课的内容是,“ 我在23,4岁成为国家电视台的新闻主持人,主持(东方时空)16分钟的深度时评节目,这样的状态是世界新闻史上也是少见的-----一个年青人被放到深度时事评论的位置上。这是我们刚刚起步的年青的电视新闻决定的特殊要求。在以后它也不会更多地出现。就象一个盆栽的植物必须按照规律生长,它要想变得粗壮,强韧,就必须到土地里头,直接接受风吹日晒雨淋,去做一个记者,再一点一点,一片叶子一片叶子地长出来。你才能够在比较成熟的时候再去成为主持人。所以我后来去做调查记者。如果没有非常夯实的报道作为基础,评论只能是沙中筑塔。我做记者时间越长,对这句话理解越深。人们偏见的根源往往来自无知,我们对一件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容易形成看法,而且越容易形成强烈的,单纯的看法。记者要梳理事实和因果。” 2 报道说,“讲座中,央视的‘你幸福吗?’的调查屡次被提及。柴静认为这种提问方式是简单粗暴,无视被采访对象的心里感受的行为。” 在这次讲座中,我从未提及过央视“你幸福吗?”的调查,更没说过“这种提问方式简单粗暴,无视被采访对象的心里感受”。听众提问也没有谈到这个问题,这段报道不知从何而来,很不负责任。清华大学

 

没有学生问“你幸福吗?”。我说过“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是在回答另一问题“你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吗?新闻人幸福的源泉是什么?”。

“老破车”这个说法也不是实指开车,是说人的头脑有时进步,有时停滞,“需要把自己提振起来,象老汽车一样,打不着火,但还是得轰一轰油,嘎啦嘎啦响,但是每次开始跑的时候,那个小风吹过来,还挺爽的,这就是幸福。”

前天晚上我在清华有一个讲座,因为是清华内部课程,未对外公开视频音频与文字实录,今天看到媒体报道,不长,但多处不准确,却传播甚广,且波及到同行。我与清华的师生核对录音后,不能不澄清一下。 1 报道说:“她说自己20多岁就开始做调查报道,这在世界新闻史上都是空前绝后的。” 我讲课的内容是,“ 我在23,4岁成为国家电视台的新闻主持人,主持(东方时空)16分钟的深度时评节目,这样的状态是世界新闻史上也是少见的-----一个年青人被放到深度时事评论的位置上。这是我们刚刚起步的年青的电视新闻决定的特殊要求。在以后它也不会更多地出现。就象一个盆栽的植物必须按照规律生长,它要想变得粗壮,强韧,就必须到土地里头,直接接受风吹日晒雨淋,去做一个记者,再一点一点,一片叶子一片叶子地长出来。你才能够在比较成熟的时候再去成为主持人。所以我后来去做调查记者。如果没有非常夯实的报道作为基础,评论只能是沙中筑塔。我做记者时间越长,对这句话理解越深。人们偏见的根源往往来自无知,我们对一件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容易形成看法,而且越容易形成强烈的,单纯的看法。记者要梳理事实和因果。” 2 报道说,“讲座中,央视的‘你幸福吗?’的调查屡次被提及。柴静认为这种提问方式是简单粗暴,无视被采访对象的心里感受的行为。” 在这次讲座中,我从未提及过央视“你幸福吗?”的调查,更没说过“这种提问方式简单粗暴,无视被采访对象的心里感受”。听众提问也没有谈到这个问题,这段报道不知从何而来,很不负责任。清华大学

这是一个比喻。

 

 

  评论这张
 
阅读(46548)| 评论(3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