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专访李永波(视频与文字实录)   

2012-09-17 14: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PART1

【演播室】:这是中国羽毛球队的总教练李永波,在伦敦奥运会上,率队首次包揽羽毛球项目的全部冠军之后的留影,这张照片上,他把五块金牌都挂在胸前,笑容灿烂,不过,了解更多背景的人,也许能够从这张照片中读出更深的意味,在那一时刻,这位中国羽毛球的掌门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荣耀,也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影像:林丹夺金 李永波冲上去拥抱)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解说:旁观者也许很难想像李永波这一刻的心情,这拥抱和欢呼,代表着中国羽毛球队夺取奥运五枚金牌的巅峰时刻,但也代表着,他率领的中国羽毛球队克服了这十几天来沉重的舆论质疑,交出了他们在体育成绩上的完美答卷,但是,还有另一份答卷在等待着他。这场原本普通的小组赛,最终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最受关注和争议的比赛之一。来自中国、韩国、印尼三个国家的四对选手,被认为违反了世界羽联的运动员行为条例,即“未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做出了明显有辱于或有害于羽毛球运动的行为”,被认定“消极比赛”,最终全部被取消剩余比赛的参赛资格。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在8月1号向公众道歉之后,第二天在微博上公布:“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并称:“等比赛结束我会择机把过程分析给大家听。”。但是,一个月以来,他一直没再提起此事,任何媒体问起,他都以“不要再纠缠过去”来回答。但这件事情,在他自己心底会反复交战,挥之不去。

 

李永波:太草率了吧,凭什么取消运动员的比赛,我不明白。//10年来世界羽联从来没有处罚过任何消极比赛的人,没有任何轻微的处罚。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记者:我听你的说法等于说其实象这样校际比赛的情况以前都发生过?

李永波:在汤姆斯杯当中,/ 印尼跟马来西亚比赛都不愿意碰到中国队的时候// 他让单打运动员去打双打,双打运动员打单打,这是不是消极比赛? 应该是吧/结果怎么样呢,世界羽联也不会罚。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记者:有没有这种说法,他说明显有辱于羽毛球运动,就是觉得做的太明显了?//

李永波:这个比赛打到这样确实是肯定不好看的,作为我来讲,非常难看,但是你之前前面没有从来没有标准,你制订的规则有问题//人家只是钻你的空子。

记者:它可能觉得这个方式公然的嘲弄裁判和观众的智商?

李永波:其他不是吗,博尔特跑到最后20米的他不使劲跑了,他已经第一了,是不是消极比赛?足球比赛已经出线了,我主力不上场,我全派非主力,是不是消极比赛?NBA的篮球比赛,还剩下最后10分钟,领先30分垃圾时间全是替补上场,是不是消极比赛?都可以处罚的。

记者:以前出现过用这样的方式消极比赛吗?

李永波:消极比赛一定要有方式吗?对你来讲消极比赛的方式是什么?

记者:运动员没有拼尽全力去比赛,我说的这个方式甚至说发球不过网,而且一再出线这样的方式。

李永波:这个很尴尬的,是你说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等等等等,当然一定是,关键是他们都不想赢,//你发过网了,你发过去了你肯定,人家不接。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解说:这次消极比赛的出现,与伦敦奥运会上国际羽联制定的新比赛规则有关。为了增加明星球员的出场次数,减少比赛偶然性,国际羽联决定把以前的“淘汰赛制”改为先小组赛,再淘汰赛,容易出现同一国高水平选手提前相遇并火拼的情况,导致一些比赛中出现双方都不想赢,“竞输”却能获利的局面。在本场比赛之前,于洋/王晓理和韩国的郑景银/金荷娜均已小组出线,他们之间的胜者将获得小组第一,由于早先中国队另一对女双组合在D组名列小组第二,因此如果于洋/王晓理击败韩国选手,那么她们作为A组第一和D组第二将很有可能在半决赛中提前相遇。李永波说,在他原来的推断中,韩国队如果赢了这场球,刚好可以和她们本国选手避开,但是没想到韩国队也求输,宁可自己碰上,也要让中国队选手撞车,李永波说这对他来说也是意外。

记者:就是说打的这种方式是现场出现的?

李永波:对,是现场出现的。

记者:不是你之前的战术布置?

李永波:当然不是我的战术布置了,怎么可能呢,谁不知道这样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羽毛球运动,怎么可能这样/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影像:嘘声 )

 

记者:你是那么珍爱荣誉的人,如果坐那场边,然后听到观众的嘘声。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李永波: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而且我们的选择是没有伤害第三者,是不好看, 打的不好看。

记者:他可能是觉得会伤害那些购票进入这么多的观众吧。

李永波:6000观众。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记者:包括看电视直播的人。您觉得也不用管他们的反映吗?

李永波:不是,如果想到这个反映了就不会这样了//所以说我们没想到,最终他激励我们一定要打好比赛,没受影响,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经验教训,宝贵的教训,所以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解说:此事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发出声明,“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各参赛队伍要继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维护奥林匹克宗旨”。很快,李永波公开道歉:

 

李永波的道歉。

 

解说:而因为多个国家都出现了消极比赛,舆论也关注规则争议。

记者:我想知道在程序上你们教练员有没有可能对这个规则进行申诉?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李永波:没有用啊,没有用,世界羽联根本不听你。

    记者:你试过是吗?

    李永波:试过无数次提案,没有用没有一次被接纳的,7届奥运会全是淘汰赛,如果是淘汰赛沿袭以前的方式,它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事情,就算咱们打,你只要输了就没有机会,我们也必须全力以赴,你非正了小组赛,让大家去先打一打,你就不知道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PART1 【演播室】:这是中国羽毛球队的总教练李永波,在伦敦奥运会上,率队首次包揽羽毛球项目的全部冠军之后的留影,这张照片上,他把五块金牌都挂在胸前,笑容灿烂,不过,了解更多背景的人,也许能够从这张照片中读出更深的意味,在那一时刻,这位中国羽毛球的掌门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荣耀,也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影像:林丹夺金 李永波冲上去拥抱) 解说:旁观者也许很难想像李永波这一刻的心情,这拥抱和欢呼,代表着中国羽毛球队夺取奥运五枚金牌的巅峰时刻,但也代表着,他率领的中国羽毛球队克服了这十几天来沉重的舆论质疑,交出了他们在体育成绩上的完美答卷,但是,还有另一份答卷在等待着他。这场原本普通的小组赛,最终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最受关注和争议的比赛之一。来自中国、韩国、印尼三个国家的四对选手,被认为违反了世界羽联的运动员行为条例,即“未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做出了明显有辱于或有害于羽毛球运动的行为”,被认定“消极比赛”,最终全部被取消剩余比赛的参赛资格。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在8月1号向公众道歉之后,第二天在微博上公布:“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并称:“等比赛结束我会择机把过程分析给大家听。”。但是,一个月以来,他一直没再提起此事,任何媒体问起,他都以“不要再纠缠过去”来回答。但这件事情,在他自己心底会反复交战,挥之不去。 李永波:太草率了吧,凭什么取消运动员的比赛,我不明白。10年来世界羽联从来没有处罚过任何消极比赛的人,没有任何轻微的处罚。 记者:我听你的说法等于说其实象这样校际比赛的情况以前都发生过? 李永波:在汤姆斯杯当中, 印尼跟马来西亚比赛都不愿意碰到中国队的时候 他让单打运动员去打双打,双打运动员打单打,这是不是消极比赛? 应该是吧结果怎么样呢,世界羽联也不会罚。 记者:有没有这种说法,他说明显有辱于羽毛球运动,就是觉得做的太明显了? 李永波:这个比赛打到这样确实是肯定不好看的,作为我来讲,非常难看,但是你之前前面没有从来没有标准,你制订的规则有问题人家只是钻你的空子。 记者:它可能觉得这个方式公然的嘲弄裁判和观众的智商? 李永波:其他不是吗,博尔特跑到最后20米的他不使劲跑了,他已经第一了,是不是消极比赛?足球比赛已经出线了,我主力不上场,我全派非主力,是不是消极比赛?NBA的篮球比赛,还剩下最后10分钟,领先30分垃圾时间全是替补上场,是不是消极比赛?都可以处罚的。 记者:以前出现过用这样的方式消极比赛吗? 李永波:消极比赛一定要有方式吗?对你来讲消极比赛的方式是什么? 记者:运动员没有拼尽全力去比赛,我说的这个方式甚至说发球不过网,而且一再出线这样的方式。 李永波:这个很尴尬的,是你说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等等等等,当然一定是,关键是他们都不想赢,你发过网了,你发过去了你肯定,人家不接。 解说:这次消极比赛的出现,与伦敦奥运会上国际羽联制定的新比赛规则有关。为了增加明星球员的出场次数,减少比赛偶然性,国际羽联决定把以前的“淘汰赛制”改为先小组赛,再淘汰赛,容易出现同一国高水平选手提前相遇并火拼的情况,导致一些比赛中出现双方都不想赢,“竞输”却能获利的局面。在本场比赛之前,于洋王晓理和韩国的郑景银金荷娜均已小组出线,他们之间的胜者将获得小组第一,由于早先中国队另一对女双组合在D组名列小组第二,因此如果于洋王晓理击败韩国选手,那么她们作为A组第一和D组第二将很有可能在半决赛中提前相遇。李永波说,在他原来的推断中,韩国队如果赢了这场球,刚好可以和她们本国选手避开,但是没想到韩国队也求输,宁可自己碰上,也要让中国队选手撞车,李永波说这对他来说也是意外。 记者:就是说打的这种方式是现场出现的? 李永波:对,是现场出现的。 记者:不是你之前的战术布置? 李永波:当然不是我的战术布置了,怎么可能呢,谁不知道这样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羽毛球运动,怎么可能这样 (影像:嘘声 ) 记者:你是那么珍爱荣誉的人,如果坐那场边,然后听到观众的嘘声。 李永波: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而且我们的选择是没有伤害第三者,是不好看, 打的不好看。 记者:他可能是觉得会伤害那些购票进入这么多的观众吧。 李永波:6000观众。 记者:包括看电视直播的人。您觉得也不用管他们的反映吗? 李永波:不是,如果想到这个反映了就不会这样了所以说我们没想到,最终他激励我们一定要打好比赛,没受影响,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经验教训,宝贵的教训,所以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解说:此事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发出声明,“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各参赛队伍要继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维护奥林匹克宗旨”。很快,李永波公开道歉: 李永波的道歉。 解说:而因为多个国家都出现了消极比赛,舆论也关注规则争议。 记者:我想知道在程序上你们教练员有没有可能对这个规则进行申诉? 李永波:没有用啊,没有用,世界羽联根本不听你。 记者:你试过是吗? 李永波:试过无数次提案,没有用没有一次被接纳的,7届奥运会全是淘汰赛,如果是淘汰赛沿袭以前的方式,它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事情,就算咱们打,你只要输了就没有机会,我们也必须全力以赴,你非正了小组赛,让大家去先打一打,你就不知道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记者:当时主流的声音也是说,规则可以利用,只是不是这么个利用法。 李永波:只能说当时的想法。 解说:因为多个国家出现类似让球事件,世界羽联也在反思此事,将在今年11月召开会议,对各方意见持开放态度。而对于李永波,舆论也出现多方看法,有媒体认为,人们总在批评他‘太想赢’,不想赢的教练员还能当教练吗?我们很多人都被岁月磨圆了,但是李永波是少有的那么几个,没被磨圆还有棱角的人。他是一个有缺点的真汉子,而不是外表看起来无懈可击的伪君子或者说完人” 但也有媒体责备李永波“我只是利用一下规则”的想法在执教生涯中一直存在。现年50岁的李永波,领军中国羽毛球队近20年,曾培养出73个世界冠军球员,他的意志、决断、训练方法,曾经让中国羽毛球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得到16枚奥运金牌,20座团体赛奖杯,他曾被认为,为了更有把握夺冠,要求队员之间让球,也会通过让高水平运动员退赛使中国其他运动员拿到更多积分,获得奥运入场券。 (李永波同期:让球是因为有实力,外国人想让让不了。) 解说:媒体在描述李永波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他个性强势,坐阵比赛现场时,如果他认为发生不公正,会直接对裁判叫喊,也会直接对球员喊话来形成场上压力,他说用这个方式来帮助自己的队员。 李永波:规则允许的事情,其实是可以做的。 记者:你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受到过警示,或者处罚吗? 李永波:有提醒过,说不要这样因为他们跟我太熟了,我1981年开始参加国际比赛,世界羽联换了多少代人了,主席换了10个了,裁判换了多少批了,我当运动员跟我当裁判人的现在当裁判长了,我当总教练了。 记者:是不是你觉得您的江湖地位你觉得可以不要那么多顾忌? 李永波:有的时候会钻一点空子,就会觉得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要是其他教练他们肯定不允许的,我这边他们最多笑一笑,确实资格很老。 记者:所以有一部分人会认为你这么做是非常捍卫自己球队和自己球员的利益,很感动,也有人觉得这样做,会比较蛮横,比较跋扈,你怎么讲? 李永波:如果是因为跋扈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但是确实对我的队员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我宁可这样做。竟技场上呢,因为金牌是唯一的标准。 记者:唯一的? 李永波:唯一的。 片花 PART2 解说:在成为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之前,李永波是一位出色的羽毛球运动员,曾经获得多项世界冠军。他和田秉义组合的男子双打,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维持在世界顶尖水平长达六七年之久。他个性很强,打得不如意时,会在场上摔拍子,冲裁判和队友叫嚷,因为成绩好,没有受过处罚。作为运动员,这种个性,反映在大赛中,有求胜的渴望和坚强的意志,1992年,羽毛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李永波退役前最后一场比赛,但首场比赛即意外受伤,之后他带伤上阵和田秉毅一路坚持拼到半决赛,最后获得一枚铜牌。 记者:你自己如果说明知道说夺金无望,而且对身体会造成伤害,为什么还要这么玩命? 李永波:受伤了,坚持了,就算断了你也会坚持去打,就算明知道说下一场球可能会断掉,也不会放弃,就是想反正是最后一个比赛了。我觉得我就是能豁得出去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记者:你豁得出去是为了得到什么? 李永波:荣誉吧,我想是荣誉。

  记者:当时主流的声音也是说,规则可以利用,只是不是这么个利用法。

李永波:只能说当时的想法。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解说:因为多个国家出现类似让球事件,世界羽联也在反思此事,将在今年11月召开会议,对各方意见持开放态度。而对于李永波,舆论也出现多方看法,有媒体认为,人们总在批评他‘太想赢’,不想赢的教练员还能当教练吗?我们很多人都被岁月磨圆了,但是李永波是少有的那么几个,没被磨圆还有棱角的人。他是一个有缺点的真汉子,而不是外表看起来无懈可击的伪君子或者说完人”

但也有媒体责备李永波“我只是利用一下规则”的想法在执教生涯中一直存在。现年50岁的李永波,领军中国羽毛球队近20年,曾培养出73个世界冠军球员,他的意志、决断、训练方法,曾经让中国羽毛球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得到16枚奥运金牌,20座团体赛奖杯,他曾被认为,为了更有把握夺冠,要求队员之间让球,也会通过让高水平运动员退赛使中国其他运动员拿到更多积分,获得奥运入场券。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李永波同期:让球是因为有实力,外国人想让让不了。)

 

解说:媒体在描述李永波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他个性强势,坐阵比赛现场时,如果他认为发生不公正,会直接对裁判叫喊,也会直接对球员喊话来形成场上压力,他说用这个方式来帮助自己的队员。

PART1 【演播室】:这是中国羽毛球队的总教练李永波,在伦敦奥运会上,率队首次包揽羽毛球项目的全部冠军之后的留影,这张照片上,他把五块金牌都挂在胸前,笑容灿烂,不过,了解更多背景的人,也许能够从这张照片中读出更深的意味,在那一时刻,这位中国羽毛球的掌门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荣耀,也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影像:林丹夺金 李永波冲上去拥抱) 解说:旁观者也许很难想像李永波这一刻的心情,这拥抱和欢呼,代表着中国羽毛球队夺取奥运五枚金牌的巅峰时刻,但也代表着,他率领的中国羽毛球队克服了这十几天来沉重的舆论质疑,交出了他们在体育成绩上的完美答卷,但是,还有另一份答卷在等待着他。这场原本普通的小组赛,最终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最受关注和争议的比赛之一。来自中国、韩国、印尼三个国家的四对选手,被认为违反了世界羽联的运动员行为条例,即“未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做出了明显有辱于或有害于羽毛球运动的行为”,被认定“消极比赛”,最终全部被取消剩余比赛的参赛资格。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在8月1号向公众道歉之后,第二天在微博上公布:“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并称:“等比赛结束我会择机把过程分析给大家听。”。但是,一个月以来,他一直没再提起此事,任何媒体问起,他都以“不要再纠缠过去”来回答。但这件事情,在他自己心底会反复交战,挥之不去。 李永波:太草率了吧,凭什么取消运动员的比赛,我不明白。10年来世界羽联从来没有处罚过任何消极比赛的人,没有任何轻微的处罚。 记者:我听你的说法等于说其实象这样校际比赛的情况以前都发生过? 李永波:在汤姆斯杯当中, 印尼跟马来西亚比赛都不愿意碰到中国队的时候 他让单打运动员去打双打,双打运动员打单打,这是不是消极比赛? 应该是吧结果怎么样呢,世界羽联也不会罚。 记者:有没有这种说法,他说明显有辱于羽毛球运动,就是觉得做的太明显了? 李永波:这个比赛打到这样确实是肯定不好看的,作为我来讲,非常难看,但是你之前前面没有从来没有标准,你制订的规则有问题人家只是钻你的空子。 记者:它可能觉得这个方式公然的嘲弄裁判和观众的智商? 李永波:其他不是吗,博尔特跑到最后20米的他不使劲跑了,他已经第一了,是不是消极比赛?足球比赛已经出线了,我主力不上场,我全派非主力,是不是消极比赛?NBA的篮球比赛,还剩下最后10分钟,领先30分垃圾时间全是替补上场,是不是消极比赛?都可以处罚的。 记者:以前出现过用这样的方式消极比赛吗? 李永波:消极比赛一定要有方式吗?对你来讲消极比赛的方式是什么? 记者:运动员没有拼尽全力去比赛,我说的这个方式甚至说发球不过网,而且一再出线这样的方式。 李永波:这个很尴尬的,是你说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等等等等,当然一定是,关键是他们都不想赢,你发过网了,你发过去了你肯定,人家不接。 解说:这次消极比赛的出现,与伦敦奥运会上国际羽联制定的新比赛规则有关。为了增加明星球员的出场次数,减少比赛偶然性,国际羽联决定把以前的“淘汰赛制”改为先小组赛,再淘汰赛,容易出现同一国高水平选手提前相遇并火拼的情况,导致一些比赛中出现双方都不想赢,“竞输”却能获利的局面。在本场比赛之前,于洋王晓理和韩国的郑景银金荷娜均已小组出线,他们之间的胜者将获得小组第一,由于早先中国队另一对女双组合在D组名列小组第二,因此如果于洋王晓理击败韩国选手,那么她们作为A组第一和D组第二将很有可能在半决赛中提前相遇。李永波说,在他原来的推断中,韩国队如果赢了这场球,刚好可以和她们本国选手避开,但是没想到韩国队也求输,宁可自己碰上,也要让中国队选手撞车,李永波说这对他来说也是意外。 记者:就是说打的这种方式是现场出现的? 李永波:对,是现场出现的。 记者:不是你之前的战术布置? 李永波:当然不是我的战术布置了,怎么可能呢,谁不知道这样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羽毛球运动,怎么可能这样 (影像:嘘声 ) 记者:你是那么珍爱荣誉的人,如果坐那场边,然后听到观众的嘘声。 李永波: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而且我们的选择是没有伤害第三者,是不好看, 打的不好看。 记者:他可能是觉得会伤害那些购票进入这么多的观众吧。 李永波:6000观众。 记者:包括看电视直播的人。您觉得也不用管他们的反映吗? 李永波:不是,如果想到这个反映了就不会这样了所以说我们没想到,最终他激励我们一定要打好比赛,没受影响,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经验教训,宝贵的教训,所以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解说:此事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发出声明,“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各参赛队伍要继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维护奥林匹克宗旨”。很快,李永波公开道歉: 李永波的道歉。 解说:而因为多个国家都出现了消极比赛,舆论也关注规则争议。 记者:我想知道在程序上你们教练员有没有可能对这个规则进行申诉? 李永波:没有用啊,没有用,世界羽联根本不听你。 记者:你试过是吗? 李永波:试过无数次提案,没有用没有一次被接纳的,7届奥运会全是淘汰赛,如果是淘汰赛沿袭以前的方式,它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事情,就算咱们打,你只要输了就没有机会,我们也必须全力以赴,你非正了小组赛,让大家去先打一打,你就不知道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记者:当时主流的声音也是说,规则可以利用,只是不是这么个利用法。 李永波:只能说当时的想法。 解说:因为多个国家出现类似让球事件,世界羽联也在反思此事,将在今年11月召开会议,对各方意见持开放态度。而对于李永波,舆论也出现多方看法,有媒体认为,人们总在批评他‘太想赢’,不想赢的教练员还能当教练吗?我们很多人都被岁月磨圆了,但是李永波是少有的那么几个,没被磨圆还有棱角的人。他是一个有缺点的真汉子,而不是外表看起来无懈可击的伪君子或者说完人” 但也有媒体责备李永波“我只是利用一下规则”的想法在执教生涯中一直存在。现年50岁的李永波,领军中国羽毛球队近20年,曾培养出73个世界冠军球员,他的意志、决断、训练方法,曾经让中国羽毛球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得到16枚奥运金牌,20座团体赛奖杯,他曾被认为,为了更有把握夺冠,要求队员之间让球,也会通过让高水平运动员退赛使中国其他运动员拿到更多积分,获得奥运入场券。 (李永波同期:让球是因为有实力,外国人想让让不了。) 解说:媒体在描述李永波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他个性强势,坐阵比赛现场时,如果他认为发生不公正,会直接对裁判叫喊,也会直接对球员喊话来形成场上压力,他说用这个方式来帮助自己的队员。 李永波:规则允许的事情,其实是可以做的。 记者:你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受到过警示,或者处罚吗? 李永波:有提醒过,说不要这样因为他们跟我太熟了,我1981年开始参加国际比赛,世界羽联换了多少代人了,主席换了10个了,裁判换了多少批了,我当运动员跟我当裁判人的现在当裁判长了,我当总教练了。 记者:是不是你觉得您的江湖地位你觉得可以不要那么多顾忌? 李永波:有的时候会钻一点空子,就会觉得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要是其他教练他们肯定不允许的,我这边他们最多笑一笑,确实资格很老。 记者:所以有一部分人会认为你这么做是非常捍卫自己球队和自己球员的利益,很感动,也有人觉得这样做,会比较蛮横,比较跋扈,你怎么讲? 李永波:如果是因为跋扈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但是确实对我的队员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我宁可这样做。竟技场上呢,因为金牌是唯一的标准。 记者:唯一的? 李永波:唯一的。 片花 PART2 解说:在成为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之前,李永波是一位出色的羽毛球运动员,曾经获得多项世界冠军。他和田秉义组合的男子双打,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维持在世界顶尖水平长达六七年之久。他个性很强,打得不如意时,会在场上摔拍子,冲裁判和队友叫嚷,因为成绩好,没有受过处罚。作为运动员,这种个性,反映在大赛中,有求胜的渴望和坚强的意志,1992年,羽毛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李永波退役前最后一场比赛,但首场比赛即意外受伤,之后他带伤上阵和田秉毅一路坚持拼到半决赛,最后获得一枚铜牌。 记者:你自己如果说明知道说夺金无望,而且对身体会造成伤害,为什么还要这么玩命? 李永波:受伤了,坚持了,就算断了你也会坚持去打,就算明知道说下一场球可能会断掉,也不会放弃,就是想反正是最后一个比赛了。我觉得我就是能豁得出去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记者:你豁得出去是为了得到什么? 李永波:荣誉吧,我想是荣誉。

 

 

李永波:规则允许的事情,其实是可以做的。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记者:你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受到过警示,或者处罚吗?

李永波:有提醒过,说不要这样//因为他们跟我太熟了,我1981年开始参加国际比赛,世界羽联换了多少代人了,主席换了10个了,裁判换了多少批了,我当运动员跟我当裁判人的现在当裁判长了,我当总教练了。

记者:是不是你觉得您的江湖地位你觉得可以不要那么多顾忌?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李永波:有的时候会钻一点空子,就会觉得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要是其他教练他们肯定不允许的,//我这边他们最多笑一笑,//确实资格很老。

记者:所以有一部分人会认为你这么做是非常捍卫自己球队和自己球员的利益,很感动,也有人觉得这样做,会比较蛮横,比较跋扈,你怎么讲?

李永波:如果是因为跋扈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但是确实对我的队员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我宁可这样做。///竟技场上呢,因为金牌是唯一的标准。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记者:唯一的?

李永波:唯一的。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片花

 

PART2

解说:在成为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之前,李永波是一位出色的羽毛球运动员,曾经获得多项世界冠军。他和田秉义组合的男子双打,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维持在世界顶尖水平长达六七年之久。他个性很强,打得不如意时,会在场上摔拍子,冲裁判和队友叫嚷,因为成绩好,没有受过处罚。作为运动员,这种个性,反映在大赛中,有求胜的渴望和坚强的意志,1992年,羽毛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李永波退役前最后一场比赛,但首场比赛即意外受伤,之后他带伤上阵和田秉毅一路坚持拼到半决赛,最后获得一枚铜牌。

 

记者:你自己如果说明知道说夺金无望,而且对身体会造成伤害,为什么还要这么玩命?

李永波:受伤了,坚持了,就算断了你也会坚持去打,就算明知道说下一场球可能会断掉,也不会放弃,就是想反正是最后一个比赛了。我觉得我就是能豁得出去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记者:你豁得出去是为了得到什么?

李永波:荣誉吧,我想是荣誉。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PART1 【演播室】:这是中国羽毛球队的总教练李永波,在伦敦奥运会上,率队首次包揽羽毛球项目的全部冠军之后的留影,这张照片上,他把五块金牌都挂在胸前,笑容灿烂,不过,了解更多背景的人,也许能够从这张照片中读出更深的意味,在那一时刻,这位中国羽毛球的掌门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荣耀,也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影像:林丹夺金 李永波冲上去拥抱) 解说:旁观者也许很难想像李永波这一刻的心情,这拥抱和欢呼,代表着中国羽毛球队夺取奥运五枚金牌的巅峰时刻,但也代表着,他率领的中国羽毛球队克服了这十几天来沉重的舆论质疑,交出了他们在体育成绩上的完美答卷,但是,还有另一份答卷在等待着他。这场原本普通的小组赛,最终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最受关注和争议的比赛之一。来自中国、韩国、印尼三个国家的四对选手,被认为违反了世界羽联的运动员行为条例,即“未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做出了明显有辱于或有害于羽毛球运动的行为”,被认定“消极比赛”,最终全部被取消剩余比赛的参赛资格。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在8月1号向公众道歉之后,第二天在微博上公布:“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并称:“等比赛结束我会择机把过程分析给大家听。”。但是,一个月以来,他一直没再提起此事,任何媒体问起,他都以“不要再纠缠过去”来回答。但这件事情,在他自己心底会反复交战,挥之不去。 李永波:太草率了吧,凭什么取消运动员的比赛,我不明白。10年来世界羽联从来没有处罚过任何消极比赛的人,没有任何轻微的处罚。 记者:我听你的说法等于说其实象这样校际比赛的情况以前都发生过? 李永波:在汤姆斯杯当中, 印尼跟马来西亚比赛都不愿意碰到中国队的时候 他让单打运动员去打双打,双打运动员打单打,这是不是消极比赛? 应该是吧结果怎么样呢,世界羽联也不会罚。 记者:有没有这种说法,他说明显有辱于羽毛球运动,就是觉得做的太明显了? 李永波:这个比赛打到这样确实是肯定不好看的,作为我来讲,非常难看,但是你之前前面没有从来没有标准,你制订的规则有问题人家只是钻你的空子。 记者:它可能觉得这个方式公然的嘲弄裁判和观众的智商? 李永波:其他不是吗,博尔特跑到最后20米的他不使劲跑了,他已经第一了,是不是消极比赛?足球比赛已经出线了,我主力不上场,我全派非主力,是不是消极比赛?NBA的篮球比赛,还剩下最后10分钟,领先30分垃圾时间全是替补上场,是不是消极比赛?都可以处罚的。 记者:以前出现过用这样的方式消极比赛吗? 李永波:消极比赛一定要有方式吗?对你来讲消极比赛的方式是什么? 记者:运动员没有拼尽全力去比赛,我说的这个方式甚至说发球不过网,而且一再出线这样的方式。 李永波:这个很尴尬的,是你说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等等等等,当然一定是,关键是他们都不想赢,你发过网了,你发过去了你肯定,人家不接。 解说:这次消极比赛的出现,与伦敦奥运会上国际羽联制定的新比赛规则有关。为了增加明星球员的出场次数,减少比赛偶然性,国际羽联决定把以前的“淘汰赛制”改为先小组赛,再淘汰赛,容易出现同一国高水平选手提前相遇并火拼的情况,导致一些比赛中出现双方都不想赢,“竞输”却能获利的局面。在本场比赛之前,于洋王晓理和韩国的郑景银金荷娜均已小组出线,他们之间的胜者将获得小组第一,由于早先中国队另一对女双组合在D组名列小组第二,因此如果于洋王晓理击败韩国选手,那么她们作为A组第一和D组第二将很有可能在半决赛中提前相遇。李永波说,在他原来的推断中,韩国队如果赢了这场球,刚好可以和她们本国选手避开,但是没想到韩国队也求输,宁可自己碰上,也要让中国队选手撞车,李永波说这对他来说也是意外。 记者:就是说打的这种方式是现场出现的? 李永波:对,是现场出现的。 记者:不是你之前的战术布置? 李永波:当然不是我的战术布置了,怎么可能呢,谁不知道这样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羽毛球运动,怎么可能这样 (影像:嘘声 ) 记者:你是那么珍爱荣誉的人,如果坐那场边,然后听到观众的嘘声。 李永波: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而且我们的选择是没有伤害第三者,是不好看, 打的不好看。 记者:他可能是觉得会伤害那些购票进入这么多的观众吧。 李永波:6000观众。 记者:包括看电视直播的人。您觉得也不用管他们的反映吗? 李永波:不是,如果想到这个反映了就不会这样了所以说我们没想到,最终他激励我们一定要打好比赛,没受影响,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经验教训,宝贵的教训,所以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解说:此事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发出声明,“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各参赛队伍要继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维护奥林匹克宗旨”。很快,李永波公开道歉: 李永波的道歉。 解说:而因为多个国家都出现了消极比赛,舆论也关注规则争议。 记者:我想知道在程序上你们教练员有没有可能对这个规则进行申诉? 李永波:没有用啊,没有用,世界羽联根本不听你。 记者:你试过是吗? 李永波:试过无数次提案,没有用没有一次被接纳的,7届奥运会全是淘汰赛,如果是淘汰赛沿袭以前的方式,它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事情,就算咱们打,你只要输了就没有机会,我们也必须全力以赴,你非正了小组赛,让大家去先打一打,你就不知道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记者:当时主流的声音也是说,规则可以利用,只是不是这么个利用法。 李永波:只能说当时的想法。 解说:因为多个国家出现类似让球事件,世界羽联也在反思此事,将在今年11月召开会议,对各方意见持开放态度。而对于李永波,舆论也出现多方看法,有媒体认为,人们总在批评他‘太想赢’,不想赢的教练员还能当教练吗?我们很多人都被岁月磨圆了,但是李永波是少有的那么几个,没被磨圆还有棱角的人。他是一个有缺点的真汉子,而不是外表看起来无懈可击的伪君子或者说完人” 但也有媒体责备李永波“我只是利用一下规则”的想法在执教生涯中一直存在。现年50岁的李永波,领军中国羽毛球队近20年,曾培养出73个世界冠军球员,他的意志、决断、训练方法,曾经让中国羽毛球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得到16枚奥运金牌,20座团体赛奖杯,他曾被认为,为了更有把握夺冠,要求队员之间让球,也会通过让高水平运动员退赛使中国其他运动员拿到更多积分,获得奥运入场券。 (李永波同期:让球是因为有实力,外国人想让让不了。) 解说:媒体在描述李永波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他个性强势,坐阵比赛现场时,如果他认为发生不公正,会直接对裁判叫喊,也会直接对球员喊话来形成场上压力,他说用这个方式来帮助自己的队员。 李永波:规则允许的事情,其实是可以做的。 记者:你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受到过警示,或者处罚吗? 李永波:有提醒过,说不要这样因为他们跟我太熟了,我1981年开始参加国际比赛,世界羽联换了多少代人了,主席换了10个了,裁判换了多少批了,我当运动员跟我当裁判人的现在当裁判长了,我当总教练了。 记者:是不是你觉得您的江湖地位你觉得可以不要那么多顾忌? 李永波:有的时候会钻一点空子,就会觉得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要是其他教练他们肯定不允许的,我这边他们最多笑一笑,确实资格很老。 记者:所以有一部分人会认为你这么做是非常捍卫自己球队和自己球员的利益,很感动,也有人觉得这样做,会比较蛮横,比较跋扈,你怎么讲? 李永波:如果是因为跋扈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但是确实对我的队员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我宁可这样做。竟技场上呢,因为金牌是唯一的标准。 记者:唯一的? 李永波:唯一的。 片花 PART2 解说:在成为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之前,李永波是一位出色的羽毛球运动员,曾经获得多项世界冠军。他和田秉义组合的男子双打,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维持在世界顶尖水平长达六七年之久。他个性很强,打得不如意时,会在场上摔拍子,冲裁判和队友叫嚷,因为成绩好,没有受过处罚。作为运动员,这种个性,反映在大赛中,有求胜的渴望和坚强的意志,1992年,羽毛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李永波退役前最后一场比赛,但首场比赛即意外受伤,之后他带伤上阵和田秉毅一路坚持拼到半决赛,最后获得一枚铜牌。 记者:你自己如果说明知道说夺金无望,而且对身体会造成伤害,为什么还要这么玩命? 李永波:受伤了,坚持了,就算断了你也会坚持去打,就算明知道说下一场球可能会断掉,也不会放弃,就是想反正是最后一个比赛了。我觉得我就是能豁得出去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记者:你豁得出去是为了得到什么? 李永波:荣誉吧,我想是荣誉。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PART1 【演播室】:这是中国羽毛球队的总教练李永波,在伦敦奥运会上,率队首次包揽羽毛球项目的全部冠军之后的留影,这张照片上,他把五块金牌都挂在胸前,笑容灿烂,不过,了解更多背景的人,也许能够从这张照片中读出更深的意味,在那一时刻,这位中国羽毛球的掌门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荣耀,也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影像:林丹夺金 李永波冲上去拥抱) 解说:旁观者也许很难想像李永波这一刻的心情,这拥抱和欢呼,代表着中国羽毛球队夺取奥运五枚金牌的巅峰时刻,但也代表着,他率领的中国羽毛球队克服了这十几天来沉重的舆论质疑,交出了他们在体育成绩上的完美答卷,但是,还有另一份答卷在等待着他。这场原本普通的小组赛,最终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最受关注和争议的比赛之一。来自中国、韩国、印尼三个国家的四对选手,被认为违反了世界羽联的运动员行为条例,即“未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做出了明显有辱于或有害于羽毛球运动的行为”,被认定“消极比赛”,最终全部被取消剩余比赛的参赛资格。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在8月1号向公众道歉之后,第二天在微博上公布:“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并称:“等比赛结束我会择机把过程分析给大家听。”。但是,一个月以来,他一直没再提起此事,任何媒体问起,他都以“不要再纠缠过去”来回答。但这件事情,在他自己心底会反复交战,挥之不去。 李永波:太草率了吧,凭什么取消运动员的比赛,我不明白。10年来世界羽联从来没有处罚过任何消极比赛的人,没有任何轻微的处罚。 记者:我听你的说法等于说其实象这样校际比赛的情况以前都发生过? 李永波:在汤姆斯杯当中, 印尼跟马来西亚比赛都不愿意碰到中国队的时候 他让单打运动员去打双打,双打运动员打单打,这是不是消极比赛? 应该是吧结果怎么样呢,世界羽联也不会罚。 记者:有没有这种说法,他说明显有辱于羽毛球运动,就是觉得做的太明显了? 李永波:这个比赛打到这样确实是肯定不好看的,作为我来讲,非常难看,但是你之前前面没有从来没有标准,你制订的规则有问题人家只是钻你的空子。 记者:它可能觉得这个方式公然的嘲弄裁判和观众的智商? 李永波:其他不是吗,博尔特跑到最后20米的他不使劲跑了,他已经第一了,是不是消极比赛?足球比赛已经出线了,我主力不上场,我全派非主力,是不是消极比赛?NBA的篮球比赛,还剩下最后10分钟,领先30分垃圾时间全是替补上场,是不是消极比赛?都可以处罚的。 记者:以前出现过用这样的方式消极比赛吗? 李永波:消极比赛一定要有方式吗?对你来讲消极比赛的方式是什么? 记者:运动员没有拼尽全力去比赛,我说的这个方式甚至说发球不过网,而且一再出线这样的方式。 李永波:这个很尴尬的,是你说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等等等等,当然一定是,关键是他们都不想赢,你发过网了,你发过去了你肯定,人家不接。 解说:这次消极比赛的出现,与伦敦奥运会上国际羽联制定的新比赛规则有关。为了增加明星球员的出场次数,减少比赛偶然性,国际羽联决定把以前的“淘汰赛制”改为先小组赛,再淘汰赛,容易出现同一国高水平选手提前相遇并火拼的情况,导致一些比赛中出现双方都不想赢,“竞输”却能获利的局面。在本场比赛之前,于洋王晓理和韩国的郑景银金荷娜均已小组出线,他们之间的胜者将获得小组第一,由于早先中国队另一对女双组合在D组名列小组第二,因此如果于洋王晓理击败韩国选手,那么她们作为A组第一和D组第二将很有可能在半决赛中提前相遇。李永波说,在他原来的推断中,韩国队如果赢了这场球,刚好可以和她们本国选手避开,但是没想到韩国队也求输,宁可自己碰上,也要让中国队选手撞车,李永波说这对他来说也是意外。 记者:就是说打的这种方式是现场出现的? 李永波:对,是现场出现的。 记者:不是你之前的战术布置? 李永波:当然不是我的战术布置了,怎么可能呢,谁不知道这样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羽毛球运动,怎么可能这样 (影像:嘘声 ) 记者:你是那么珍爱荣誉的人,如果坐那场边,然后听到观众的嘘声。 李永波: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而且我们的选择是没有伤害第三者,是不好看, 打的不好看。 记者:他可能是觉得会伤害那些购票进入这么多的观众吧。 李永波:6000观众。 记者:包括看电视直播的人。您觉得也不用管他们的反映吗? 李永波:不是,如果想到这个反映了就不会这样了所以说我们没想到,最终他激励我们一定要打好比赛,没受影响,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经验教训,宝贵的教训,所以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解说:此事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发出声明,“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各参赛队伍要继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维护奥林匹克宗旨”。很快,李永波公开道歉: 李永波的道歉。 解说:而因为多个国家都出现了消极比赛,舆论也关注规则争议。 记者:我想知道在程序上你们教练员有没有可能对这个规则进行申诉? 李永波:没有用啊,没有用,世界羽联根本不听你。 记者:你试过是吗? 李永波:试过无数次提案,没有用没有一次被接纳的,7届奥运会全是淘汰赛,如果是淘汰赛沿袭以前的方式,它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事情,就算咱们打,你只要输了就没有机会,我们也必须全力以赴,你非正了小组赛,让大家去先打一打,你就不知道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记者:当时主流的声音也是说,规则可以利用,只是不是这么个利用法。 李永波:只能说当时的想法。 解说:因为多个国家出现类似让球事件,世界羽联也在反思此事,将在今年11月召开会议,对各方意见持开放态度。而对于李永波,舆论也出现多方看法,有媒体认为,人们总在批评他‘太想赢’,不想赢的教练员还能当教练吗?我们很多人都被岁月磨圆了,但是李永波是少有的那么几个,没被磨圆还有棱角的人。他是一个有缺点的真汉子,而不是外表看起来无懈可击的伪君子或者说完人” 但也有媒体责备李永波“我只是利用一下规则”的想法在执教生涯中一直存在。现年50岁的李永波,领军中国羽毛球队近20年,曾培养出73个世界冠军球员,他的意志、决断、训练方法,曾经让中国羽毛球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得到16枚奥运金牌,20座团体赛奖杯,他曾被认为,为了更有把握夺冠,要求队员之间让球,也会通过让高水平运动员退赛使中国其他运动员拿到更多积分,获得奥运入场券。 (李永波同期:让球是因为有实力,外国人想让让不了。) 解说:媒体在描述李永波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他个性强势,坐阵比赛现场时,如果他认为发生不公正,会直接对裁判叫喊,也会直接对球员喊话来形成场上压力,他说用这个方式来帮助自己的队员。 李永波:规则允许的事情,其实是可以做的。 记者:你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受到过警示,或者处罚吗? 李永波:有提醒过,说不要这样因为他们跟我太熟了,我1981年开始参加国际比赛,世界羽联换了多少代人了,主席换了10个了,裁判换了多少批了,我当运动员跟我当裁判人的现在当裁判长了,我当总教练了。 记者:是不是你觉得您的江湖地位你觉得可以不要那么多顾忌? 李永波:有的时候会钻一点空子,就会觉得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要是其他教练他们肯定不允许的,我这边他们最多笑一笑,确实资格很老。 记者:所以有一部分人会认为你这么做是非常捍卫自己球队和自己球员的利益,很感动,也有人觉得这样做,会比较蛮横,比较跋扈,你怎么讲? 李永波:如果是因为跋扈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但是确实对我的队员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我宁可这样做。竟技场上呢,因为金牌是唯一的标准。 记者:唯一的? 李永波:唯一的。 片花 PART2 解说:在成为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之前,李永波是一位出色的羽毛球运动员,曾经获得多项世界冠军。他和田秉义组合的男子双打,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维持在世界顶尖水平长达六七年之久。他个性很强,打得不如意时,会在场上摔拍子,冲裁判和队友叫嚷,因为成绩好,没有受过处罚。作为运动员,这种个性,反映在大赛中,有求胜的渴望和坚强的意志,1992年,羽毛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李永波退役前最后一场比赛,但首场比赛即意外受伤,之后他带伤上阵和田秉毅一路坚持拼到半决赛,最后获得一枚铜牌。 记者:你自己如果说明知道说夺金无望,而且对身体会造成伤害,为什么还要这么玩命? 李永波:受伤了,坚持了,就算断了你也会坚持去打,就算明知道说下一场球可能会断掉,也不会放弃,就是想反正是最后一个比赛了。我觉得我就是能豁得出去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记者:你豁得出去是为了得到什么? 李永波:荣誉吧,我想是荣誉。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PART1 【演播室】:这是中国羽毛球队的总教练李永波,在伦敦奥运会上,率队首次包揽羽毛球项目的全部冠军之后的留影,这张照片上,他把五块金牌都挂在胸前,笑容灿烂,不过,了解更多背景的人,也许能够从这张照片中读出更深的意味,在那一时刻,这位中国羽毛球的掌门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荣耀,也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影像:林丹夺金 李永波冲上去拥抱) 解说:旁观者也许很难想像李永波这一刻的心情,这拥抱和欢呼,代表着中国羽毛球队夺取奥运五枚金牌的巅峰时刻,但也代表着,他率领的中国羽毛球队克服了这十几天来沉重的舆论质疑,交出了他们在体育成绩上的完美答卷,但是,还有另一份答卷在等待着他。这场原本普通的小组赛,最终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最受关注和争议的比赛之一。来自中国、韩国、印尼三个国家的四对选手,被认为违反了世界羽联的运动员行为条例,即“未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做出了明显有辱于或有害于羽毛球运动的行为”,被认定“消极比赛”,最终全部被取消剩余比赛的参赛资格。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在8月1号向公众道歉之后,第二天在微博上公布:“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并称:“等比赛结束我会择机把过程分析给大家听。”。但是,一个月以来,他一直没再提起此事,任何媒体问起,他都以“不要再纠缠过去”来回答。但这件事情,在他自己心底会反复交战,挥之不去。 李永波:太草率了吧,凭什么取消运动员的比赛,我不明白。10年来世界羽联从来没有处罚过任何消极比赛的人,没有任何轻微的处罚。 记者:我听你的说法等于说其实象这样校际比赛的情况以前都发生过? 李永波:在汤姆斯杯当中, 印尼跟马来西亚比赛都不愿意碰到中国队的时候 他让单打运动员去打双打,双打运动员打单打,这是不是消极比赛? 应该是吧结果怎么样呢,世界羽联也不会罚。 记者:有没有这种说法,他说明显有辱于羽毛球运动,就是觉得做的太明显了? 李永波:这个比赛打到这样确实是肯定不好看的,作为我来讲,非常难看,但是你之前前面没有从来没有标准,你制订的规则有问题人家只是钻你的空子。 记者:它可能觉得这个方式公然的嘲弄裁判和观众的智商? 李永波:其他不是吗,博尔特跑到最后20米的他不使劲跑了,他已经第一了,是不是消极比赛?足球比赛已经出线了,我主力不上场,我全派非主力,是不是消极比赛?NBA的篮球比赛,还剩下最后10分钟,领先30分垃圾时间全是替补上场,是不是消极比赛?都可以处罚的。 记者:以前出现过用这样的方式消极比赛吗? 李永波:消极比赛一定要有方式吗?对你来讲消极比赛的方式是什么? 记者:运动员没有拼尽全力去比赛,我说的这个方式甚至说发球不过网,而且一再出线这样的方式。 李永波:这个很尴尬的,是你说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等等等等,当然一定是,关键是他们都不想赢,你发过网了,你发过去了你肯定,人家不接。 解说:这次消极比赛的出现,与伦敦奥运会上国际羽联制定的新比赛规则有关。为了增加明星球员的出场次数,减少比赛偶然性,国际羽联决定把以前的“淘汰赛制”改为先小组赛,再淘汰赛,容易出现同一国高水平选手提前相遇并火拼的情况,导致一些比赛中出现双方都不想赢,“竞输”却能获利的局面。在本场比赛之前,于洋王晓理和韩国的郑景银金荷娜均已小组出线,他们之间的胜者将获得小组第一,由于早先中国队另一对女双组合在D组名列小组第二,因此如果于洋王晓理击败韩国选手,那么她们作为A组第一和D组第二将很有可能在半决赛中提前相遇。李永波说,在他原来的推断中,韩国队如果赢了这场球,刚好可以和她们本国选手避开,但是没想到韩国队也求输,宁可自己碰上,也要让中国队选手撞车,李永波说这对他来说也是意外。 记者:就是说打的这种方式是现场出现的? 李永波:对,是现场出现的。 记者:不是你之前的战术布置? 李永波:当然不是我的战术布置了,怎么可能呢,谁不知道这样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羽毛球运动,怎么可能这样 (影像:嘘声 ) 记者:你是那么珍爱荣誉的人,如果坐那场边,然后听到观众的嘘声。 李永波: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而且我们的选择是没有伤害第三者,是不好看, 打的不好看。 记者:他可能是觉得会伤害那些购票进入这么多的观众吧。 李永波:6000观众。 记者:包括看电视直播的人。您觉得也不用管他们的反映吗? 李永波:不是,如果想到这个反映了就不会这样了所以说我们没想到,最终他激励我们一定要打好比赛,没受影响,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经验教训,宝贵的教训,所以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解说:此事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发出声明,“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各参赛队伍要继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维护奥林匹克宗旨”。很快,李永波公开道歉: 李永波的道歉。 解说:而因为多个国家都出现了消极比赛,舆论也关注规则争议。 记者:我想知道在程序上你们教练员有没有可能对这个规则进行申诉? 李永波:没有用啊,没有用,世界羽联根本不听你。 记者:你试过是吗? 李永波:试过无数次提案,没有用没有一次被接纳的,7届奥运会全是淘汰赛,如果是淘汰赛沿袭以前的方式,它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事情,就算咱们打,你只要输了就没有机会,我们也必须全力以赴,你非正了小组赛,让大家去先打一打,你就不知道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记者:当时主流的声音也是说,规则可以利用,只是不是这么个利用法。 李永波:只能说当时的想法。 解说:因为多个国家出现类似让球事件,世界羽联也在反思此事,将在今年11月召开会议,对各方意见持开放态度。而对于李永波,舆论也出现多方看法,有媒体认为,人们总在批评他‘太想赢’,不想赢的教练员还能当教练吗?我们很多人都被岁月磨圆了,但是李永波是少有的那么几个,没被磨圆还有棱角的人。他是一个有缺点的真汉子,而不是外表看起来无懈可击的伪君子或者说完人” 但也有媒体责备李永波“我只是利用一下规则”的想法在执教生涯中一直存在。现年50岁的李永波,领军中国羽毛球队近20年,曾培养出73个世界冠军球员,他的意志、决断、训练方法,曾经让中国羽毛球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得到16枚奥运金牌,20座团体赛奖杯,他曾被认为,为了更有把握夺冠,要求队员之间让球,也会通过让高水平运动员退赛使中国其他运动员拿到更多积分,获得奥运入场券。 (李永波同期:让球是因为有实力,外国人想让让不了。) 解说:媒体在描述李永波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他个性强势,坐阵比赛现场时,如果他认为发生不公正,会直接对裁判叫喊,也会直接对球员喊话来形成场上压力,他说用这个方式来帮助自己的队员。 李永波:规则允许的事情,其实是可以做的。 记者:你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受到过警示,或者处罚吗? 李永波:有提醒过,说不要这样因为他们跟我太熟了,我1981年开始参加国际比赛,世界羽联换了多少代人了,主席换了10个了,裁判换了多少批了,我当运动员跟我当裁判人的现在当裁判长了,我当总教练了。 记者:是不是你觉得您的江湖地位你觉得可以不要那么多顾忌? 李永波:有的时候会钻一点空子,就会觉得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要是其他教练他们肯定不允许的,我这边他们最多笑一笑,确实资格很老。 记者:所以有一部分人会认为你这么做是非常捍卫自己球队和自己球员的利益,很感动,也有人觉得这样做,会比较蛮横,比较跋扈,你怎么讲? 李永波:如果是因为跋扈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但是确实对我的队员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我宁可这样做。竟技场上呢,因为金牌是唯一的标准。 记者:唯一的? 李永波:唯一的。 片花 PART2 解说:在成为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之前,李永波是一位出色的羽毛球运动员,曾经获得多项世界冠军。他和田秉义组合的男子双打,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维持在世界顶尖水平长达六七年之久。他个性很强,打得不如意时,会在场上摔拍子,冲裁判和队友叫嚷,因为成绩好,没有受过处罚。作为运动员,这种个性,反映在大赛中,有求胜的渴望和坚强的意志,1992年,羽毛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李永波退役前最后一场比赛,但首场比赛即意外受伤,之后他带伤上阵和田秉毅一路坚持拼到半决赛,最后获得一枚铜牌。 记者:你自己如果说明知道说夺金无望,而且对身体会造成伤害,为什么还要这么玩命? 李永波:受伤了,坚持了,就算断了你也会坚持去打,就算明知道说下一场球可能会断掉,也不会放弃,就是想反正是最后一个比赛了。我觉得我就是能豁得出去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记者:你豁得出去是为了得到什么? 李永波:荣誉吧,我想是荣誉。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PART1 【演播室】:这是中国羽毛球队的总教练李永波,在伦敦奥运会上,率队首次包揽羽毛球项目的全部冠军之后的留影,这张照片上,他把五块金牌都挂在胸前,笑容灿烂,不过,了解更多背景的人,也许能够从这张照片中读出更深的意味,在那一时刻,这位中国羽毛球的掌门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荣耀,也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影像:林丹夺金 李永波冲上去拥抱) 解说:旁观者也许很难想像李永波这一刻的心情,这拥抱和欢呼,代表着中国羽毛球队夺取奥运五枚金牌的巅峰时刻,但也代表着,他率领的中国羽毛球队克服了这十几天来沉重的舆论质疑,交出了他们在体育成绩上的完美答卷,但是,还有另一份答卷在等待着他。这场原本普通的小组赛,最终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最受关注和争议的比赛之一。来自中国、韩国、印尼三个国家的四对选手,被认为违反了世界羽联的运动员行为条例,即“未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做出了明显有辱于或有害于羽毛球运动的行为”,被认定“消极比赛”,最终全部被取消剩余比赛的参赛资格。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在8月1号向公众道歉之后,第二天在微博上公布:“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并称:“等比赛结束我会择机把过程分析给大家听。”。但是,一个月以来,他一直没再提起此事,任何媒体问起,他都以“不要再纠缠过去”来回答。但这件事情,在他自己心底会反复交战,挥之不去。 李永波:太草率了吧,凭什么取消运动员的比赛,我不明白。10年来世界羽联从来没有处罚过任何消极比赛的人,没有任何轻微的处罚。 记者:我听你的说法等于说其实象这样校际比赛的情况以前都发生过? 李永波:在汤姆斯杯当中, 印尼跟马来西亚比赛都不愿意碰到中国队的时候 他让单打运动员去打双打,双打运动员打单打,这是不是消极比赛? 应该是吧结果怎么样呢,世界羽联也不会罚。 记者:有没有这种说法,他说明显有辱于羽毛球运动,就是觉得做的太明显了? 李永波:这个比赛打到这样确实是肯定不好看的,作为我来讲,非常难看,但是你之前前面没有从来没有标准,你制订的规则有问题人家只是钻你的空子。 记者:它可能觉得这个方式公然的嘲弄裁判和观众的智商? 李永波:其他不是吗,博尔特跑到最后20米的他不使劲跑了,他已经第一了,是不是消极比赛?足球比赛已经出线了,我主力不上场,我全派非主力,是不是消极比赛?NBA的篮球比赛,还剩下最后10分钟,领先30分垃圾时间全是替补上场,是不是消极比赛?都可以处罚的。 记者:以前出现过用这样的方式消极比赛吗? 李永波:消极比赛一定要有方式吗?对你来讲消极比赛的方式是什么? 记者:运动员没有拼尽全力去比赛,我说的这个方式甚至说发球不过网,而且一再出线这样的方式。 李永波:这个很尴尬的,是你说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等等等等,当然一定是,关键是他们都不想赢,你发过网了,你发过去了你肯定,人家不接。 解说:这次消极比赛的出现,与伦敦奥运会上国际羽联制定的新比赛规则有关。为了增加明星球员的出场次数,减少比赛偶然性,国际羽联决定把以前的“淘汰赛制”改为先小组赛,再淘汰赛,容易出现同一国高水平选手提前相遇并火拼的情况,导致一些比赛中出现双方都不想赢,“竞输”却能获利的局面。在本场比赛之前,于洋王晓理和韩国的郑景银金荷娜均已小组出线,他们之间的胜者将获得小组第一,由于早先中国队另一对女双组合在D组名列小组第二,因此如果于洋王晓理击败韩国选手,那么她们作为A组第一和D组第二将很有可能在半决赛中提前相遇。李永波说,在他原来的推断中,韩国队如果赢了这场球,刚好可以和她们本国选手避开,但是没想到韩国队也求输,宁可自己碰上,也要让中国队选手撞车,李永波说这对他来说也是意外。 记者:就是说打的这种方式是现场出现的? 李永波:对,是现场出现的。 记者:不是你之前的战术布置? 李永波:当然不是我的战术布置了,怎么可能呢,谁不知道这样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羽毛球运动,怎么可能这样 (影像:嘘声 ) 记者:你是那么珍爱荣誉的人,如果坐那场边,然后听到观众的嘘声。 李永波: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而且我们的选择是没有伤害第三者,是不好看, 打的不好看。 记者:他可能是觉得会伤害那些购票进入这么多的观众吧。 李永波:6000观众。 记者:包括看电视直播的人。您觉得也不用管他们的反映吗? 李永波:不是,如果想到这个反映了就不会这样了所以说我们没想到,最终他激励我们一定要打好比赛,没受影响,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经验教训,宝贵的教训,所以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解说:此事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发出声明,“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各参赛队伍要继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维护奥林匹克宗旨”。很快,李永波公开道歉: 李永波的道歉。 解说:而因为多个国家都出现了消极比赛,舆论也关注规则争议。 记者:我想知道在程序上你们教练员有没有可能对这个规则进行申诉? 李永波:没有用啊,没有用,世界羽联根本不听你。 记者:你试过是吗? 李永波:试过无数次提案,没有用没有一次被接纳的,7届奥运会全是淘汰赛,如果是淘汰赛沿袭以前的方式,它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事情,就算咱们打,你只要输了就没有机会,我们也必须全力以赴,你非正了小组赛,让大家去先打一打,你就不知道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记者:当时主流的声音也是说,规则可以利用,只是不是这么个利用法。 李永波:只能说当时的想法。 解说:因为多个国家出现类似让球事件,世界羽联也在反思此事,将在今年11月召开会议,对各方意见持开放态度。而对于李永波,舆论也出现多方看法,有媒体认为,人们总在批评他‘太想赢’,不想赢的教练员还能当教练吗?我们很多人都被岁月磨圆了,但是李永波是少有的那么几个,没被磨圆还有棱角的人。他是一个有缺点的真汉子,而不是外表看起来无懈可击的伪君子或者说完人” 但也有媒体责备李永波“我只是利用一下规则”的想法在执教生涯中一直存在。现年50岁的李永波,领军中国羽毛球队近20年,曾培养出73个世界冠军球员,他的意志、决断、训练方法,曾经让中国羽毛球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得到16枚奥运金牌,20座团体赛奖杯,他曾被认为,为了更有把握夺冠,要求队员之间让球,也会通过让高水平运动员退赛使中国其他运动员拿到更多积分,获得奥运入场券。 (李永波同期:让球是因为有实力,外国人想让让不了。) 解说:媒体在描述李永波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他个性强势,坐阵比赛现场时,如果他认为发生不公正,会直接对裁判叫喊,也会直接对球员喊话来形成场上压力,他说用这个方式来帮助自己的队员。 李永波:规则允许的事情,其实是可以做的。 记者:你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受到过警示,或者处罚吗? 李永波:有提醒过,说不要这样因为他们跟我太熟了,我1981年开始参加国际比赛,世界羽联换了多少代人了,主席换了10个了,裁判换了多少批了,我当运动员跟我当裁判人的现在当裁判长了,我当总教练了。 记者:是不是你觉得您的江湖地位你觉得可以不要那么多顾忌? 李永波:有的时候会钻一点空子,就会觉得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要是其他教练他们肯定不允许的,我这边他们最多笑一笑,确实资格很老。 记者:所以有一部分人会认为你这么做是非常捍卫自己球队和自己球员的利益,很感动,也有人觉得这样做,会比较蛮横,比较跋扈,你怎么讲? 李永波:如果是因为跋扈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但是确实对我的队员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我宁可这样做。竟技场上呢,因为金牌是唯一的标准。 记者:唯一的? 李永波:唯一的。 片花 PART2 解说:在成为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之前,李永波是一位出色的羽毛球运动员,曾经获得多项世界冠军。他和田秉义组合的男子双打,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维持在世界顶尖水平长达六七年之久。他个性很强,打得不如意时,会在场上摔拍子,冲裁判和队友叫嚷,因为成绩好,没有受过处罚。作为运动员,这种个性,反映在大赛中,有求胜的渴望和坚强的意志,1992年,羽毛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李永波退役前最后一场比赛,但首场比赛即意外受伤,之后他带伤上阵和田秉毅一路坚持拼到半决赛,最后获得一枚铜牌。 记者:你自己如果说明知道说夺金无望,而且对身体会造成伤害,为什么还要这么玩命? 李永波:受伤了,坚持了,就算断了你也会坚持去打,就算明知道说下一场球可能会断掉,也不会放弃,就是想反正是最后一个比赛了。我觉得我就是能豁得出去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记者:你豁得出去是为了得到什么? 李永波:荣誉吧,我想是荣誉。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1 【演播室】:这是中国羽毛球队的总教练李永波,在伦敦奥运会上,率队首次包揽羽毛球项目的全部冠军之后的留影,这张照片上,他把五块金牌都挂在胸前,笑容灿烂,不过,了解更多背景的人,也许能够从这张照片中读出更深的意味,在那一时刻,这位中国羽毛球的掌门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荣耀,也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影像:林丹夺金 李永波冲上去拥抱) 解说:旁观者也许很难想像李永波这一刻的心情,这拥抱和欢呼,代表着中国羽毛球队夺取奥运五枚金牌的巅峰时刻,但也代表着,他率领的中国羽毛球队克服了这十几天来沉重的舆论质疑,交出了他们在体育成绩上的完美答卷,但是,还有另一份答卷在等待着他。这场原本普通的小组赛,最终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最受关注和争议的比赛之一。来自中国、韩国、印尼三个国家的四对选手,被认为违反了世界羽联的运动员行为条例,即“未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做出了明显有辱于或有害于羽毛球运动的行为”,被认定“消极比赛”,最终全部被取消剩余比赛的参赛资格。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在8月1号向公众道歉之后,第二天在微博上公布:“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并称:“等比赛结束我会择机把过程分析给大家听。”。但是,一个月以来,他一直没再提起此事,任何媒体问起,他都以“不要再纠缠过去”来回答。但这件事情,在他自己心底会反复交战,挥之不去。 李永波:太草率了吧,凭什么取消运动员的比赛,我不明白。10年来世界羽联从来没有处罚过任何消极比赛的人,没有任何轻微的处罚。 记者:我听你的说法等于说其实象这样校际比赛的情况以前都发生过? 李永波:在汤姆斯杯当中, 印尼跟马来西亚比赛都不愿意碰到中国队的时候 他让单打运动员去打双打,双打运动员打单打,这是不是消极比赛? 应该是吧结果怎么样呢,世界羽联也不会罚。 记者:有没有这种说法,他说明显有辱于羽毛球运动,就是觉得做的太明显了? 李永波:这个比赛打到这样确实是肯定不好看的,作为我来讲,非常难看,但是你之前前面没有从来没有标准,你制订的规则有问题人家只是钻你的空子。 记者:它可能觉得这个方式公然的嘲弄裁判和观众的智商? 李永波:其他不是吗,博尔特跑到最后20米的他不使劲跑了,他已经第一了,是不是消极比赛?足球比赛已经出线了,我主力不上场,我全派非主力,是不是消极比赛?NBA的篮球比赛,还剩下最后10分钟,领先30分垃圾时间全是替补上场,是不是消极比赛?都可以处罚的。 记者:以前出现过用这样的方式消极比赛吗? 李永波:消极比赛一定要有方式吗?对你来讲消极比赛的方式是什么? 记者:运动员没有拼尽全力去比赛,我说的这个方式甚至说发球不过网,而且一再出线这样的方式。 李永波:这个很尴尬的,是你说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等等等等,当然一定是,关键是他们都不想赢,你发过网了,你发过去了你肯定,人家不接。 解说:这次消极比赛的出现,与伦敦奥运会上国际羽联制定的新比赛规则有关。为了增加明星球员的出场次数,减少比赛偶然性,国际羽联决定把以前的“淘汰赛制”改为先小组赛,再淘汰赛,容易出现同一国高水平选手提前相遇并火拼的情况,导致一些比赛中出现双方都不想赢,“竞输”却能获利的局面。在本场比赛之前,于洋王晓理和韩国的郑景银金荷娜均已小组出线,他们之间的胜者将获得小组第一,由于早先中国队另一对女双组合在D组名列小组第二,因此如果于洋王晓理击败韩国选手,那么她们作为A组第一和D组第二将很有可能在半决赛中提前相遇。李永波说,在他原来的推断中,韩国队如果赢了这场球,刚好可以和她们本国选手避开,但是没想到韩国队也求输,宁可自己碰上,也要让中国队选手撞车,李永波说这对他来说也是意外。 记者:就是说打的这种方式是现场出现的? 李永波:对,是现场出现的。 记者:不是你之前的战术布置? 李永波:当然不是我的战术布置了,怎么可能呢,谁不知道这样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羽毛球运动,怎么可能这样 (影像:嘘声 ) 记者:你是那么珍爱荣誉的人,如果坐那场边,然后听到观众的嘘声。 李永波: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而且我们的选择是没有伤害第三者,是不好看, 打的不好看。 记者:他可能是觉得会伤害那些购票进入这么多的观众吧。 李永波:6000观众。 记者:包括看电视直播的人。您觉得也不用管他们的反映吗? 李永波:不是,如果想到这个反映了就不会这样了所以说我们没想到,最终他激励我们一定要打好比赛,没受影响,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经验教训,宝贵的教训,所以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解说:此事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发出声明,“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各参赛队伍要继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维护奥林匹克宗旨”。很快,李永波公开道歉: 李永波的道歉。 解说:而因为多个国家都出现了消极比赛,舆论也关注规则争议。 记者:我想知道在程序上你们教练员有没有可能对这个规则进行申诉? 李永波:没有用啊,没有用,世界羽联根本不听你。 记者:你试过是吗? 李永波:试过无数次提案,没有用没有一次被接纳的,7届奥运会全是淘汰赛,如果是淘汰赛沿袭以前的方式,它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事情,就算咱们打,你只要输了就没有机会,我们也必须全力以赴,你非正了小组赛,让大家去先打一打,你就不知道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记者:当时主流的声音也是说,规则可以利用,只是不是这么个利用法。 李永波:只能说当时的想法。 解说:因为多个国家出现类似让球事件,世界羽联也在反思此事,将在今年11月召开会议,对各方意见持开放态度。而对于李永波,舆论也出现多方看法,有媒体认为,人们总在批评他‘太想赢’,不想赢的教练员还能当教练吗?我们很多人都被岁月磨圆了,但是李永波是少有的那么几个,没被磨圆还有棱角的人。他是一个有缺点的真汉子,而不是外表看起来无懈可击的伪君子或者说完人” 但也有媒体责备李永波“我只是利用一下规则”的想法在执教生涯中一直存在。现年50岁的李永波,领军中国羽毛球队近20年,曾培养出73个世界冠军球员,他的意志、决断、训练方法,曾经让中国羽毛球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得到16枚奥运金牌,20座团体赛奖杯,他曾被认为,为了更有把握夺冠,要求队员之间让球,也会通过让高水平运动员退赛使中国其他运动员拿到更多积分,获得奥运入场券。 (李永波同期:让球是因为有实力,外国人想让让不了。) 解说:媒体在描述李永波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他个性强势,坐阵比赛现场时,如果他认为发生不公正,会直接对裁判叫喊,也会直接对球员喊话来形成场上压力,他说用这个方式来帮助自己的队员。 李永波:规则允许的事情,其实是可以做的。 记者:你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受到过警示,或者处罚吗? 李永波:有提醒过,说不要这样因为他们跟我太熟了,我1981年开始参加国际比赛,世界羽联换了多少代人了,主席换了10个了,裁判换了多少批了,我当运动员跟我当裁判人的现在当裁判长了,我当总教练了。 记者:是不是你觉得您的江湖地位你觉得可以不要那么多顾忌? 李永波:有的时候会钻一点空子,就会觉得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要是其他教练他们肯定不允许的,我这边他们最多笑一笑,确实资格很老。 记者:所以有一部分人会认为你这么做是非常捍卫自己球队和自己球员的利益,很感动,也有人觉得这样做,会比较蛮横,比较跋扈,你怎么讲? 李永波:如果是因为跋扈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但是确实对我的队员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我宁可这样做。竟技场上呢,因为金牌是唯一的标准。 记者:唯一的? 李永波:唯一的。 片花 PART2 解说:在成为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之前,李永波是一位出色的羽毛球运动员,曾经获得多项世界冠军。他和田秉义组合的男子双打,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维持在世界顶尖水平长达六七年之久。他个性很强,打得不如意时,会在场上摔拍子,冲裁判和队友叫嚷,因为成绩好,没有受过处罚。作为运动员,这种个性,反映在大赛中,有求胜的渴望和坚强的意志,1992年,羽毛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李永波退役前最后一场比赛,但首场比赛即意外受伤,之后他带伤上阵和田秉毅一路坚持拼到半决赛,最后获得一枚铜牌。 记者:你自己如果说明知道说夺金无望,而且对身体会造成伤害,为什么还要这么玩命? 李永波:受伤了,坚持了,就算断了你也会坚持去打,就算明知道说下一场球可能会断掉,也不会放弃,就是想反正是最后一个比赛了。我觉得我就是能豁得出去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记者:你豁得出去是为了得到什么? 李永波:荣誉吧,我想是荣誉。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PART1 【演播室】:这是中国羽毛球队的总教练李永波,在伦敦奥运会上,率队首次包揽羽毛球项目的全部冠军之后的留影,这张照片上,他把五块金牌都挂在胸前,笑容灿烂,不过,了解更多背景的人,也许能够从这张照片中读出更深的意味,在那一时刻,这位中国羽毛球的掌门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荣耀,也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影像:林丹夺金 李永波冲上去拥抱) 解说:旁观者也许很难想像李永波这一刻的心情,这拥抱和欢呼,代表着中国羽毛球队夺取奥运五枚金牌的巅峰时刻,但也代表着,他率领的中国羽毛球队克服了这十几天来沉重的舆论质疑,交出了他们在体育成绩上的完美答卷,但是,还有另一份答卷在等待着他。这场原本普通的小组赛,最终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最受关注和争议的比赛之一。来自中国、韩国、印尼三个国家的四对选手,被认为违反了世界羽联的运动员行为条例,即“未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做出了明显有辱于或有害于羽毛球运动的行为”,被认定“消极比赛”,最终全部被取消剩余比赛的参赛资格。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在8月1号向公众道歉之后,第二天在微博上公布:“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并称:“等比赛结束我会择机把过程分析给大家听。”。但是,一个月以来,他一直没再提起此事,任何媒体问起,他都以“不要再纠缠过去”来回答。但这件事情,在他自己心底会反复交战,挥之不去。 李永波:太草率了吧,凭什么取消运动员的比赛,我不明白。10年来世界羽联从来没有处罚过任何消极比赛的人,没有任何轻微的处罚。 记者:我听你的说法等于说其实象这样校际比赛的情况以前都发生过? 李永波:在汤姆斯杯当中, 印尼跟马来西亚比赛都不愿意碰到中国队的时候 他让单打运动员去打双打,双打运动员打单打,这是不是消极比赛? 应该是吧结果怎么样呢,世界羽联也不会罚。 记者:有没有这种说法,他说明显有辱于羽毛球运动,就是觉得做的太明显了? 李永波:这个比赛打到这样确实是肯定不好看的,作为我来讲,非常难看,但是你之前前面没有从来没有标准,你制订的规则有问题人家只是钻你的空子。 记者:它可能觉得这个方式公然的嘲弄裁判和观众的智商? 李永波:其他不是吗,博尔特跑到最后20米的他不使劲跑了,他已经第一了,是不是消极比赛?足球比赛已经出线了,我主力不上场,我全派非主力,是不是消极比赛?NBA的篮球比赛,还剩下最后10分钟,领先30分垃圾时间全是替补上场,是不是消极比赛?都可以处罚的。 记者:以前出现过用这样的方式消极比赛吗? 李永波:消极比赛一定要有方式吗?对你来讲消极比赛的方式是什么? 记者:运动员没有拼尽全力去比赛,我说的这个方式甚至说发球不过网,而且一再出线这样的方式。 李永波:这个很尴尬的,是你说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等等等等,当然一定是,关键是他们都不想赢,你发过网了,你发过去了你肯定,人家不接。 解说:这次消极比赛的出现,与伦敦奥运会上国际羽联制定的新比赛规则有关。为了增加明星球员的出场次数,减少比赛偶然性,国际羽联决定把以前的“淘汰赛制”改为先小组赛,再淘汰赛,容易出现同一国高水平选手提前相遇并火拼的情况,导致一些比赛中出现双方都不想赢,“竞输”却能获利的局面。在本场比赛之前,于洋王晓理和韩国的郑景银金荷娜均已小组出线,他们之间的胜者将获得小组第一,由于早先中国队另一对女双组合在D组名列小组第二,因此如果于洋王晓理击败韩国选手,那么她们作为A组第一和D组第二将很有可能在半决赛中提前相遇。李永波说,在他原来的推断中,韩国队如果赢了这场球,刚好可以和她们本国选手避开,但是没想到韩国队也求输,宁可自己碰上,也要让中国队选手撞车,李永波说这对他来说也是意外。 记者:就是说打的这种方式是现场出现的? 李永波:对,是现场出现的。 记者:不是你之前的战术布置? 李永波:当然不是我的战术布置了,怎么可能呢,谁不知道这样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羽毛球运动,怎么可能这样 (影像:嘘声 ) 记者:你是那么珍爱荣誉的人,如果坐那场边,然后听到观众的嘘声。 李永波: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而且我们的选择是没有伤害第三者,是不好看, 打的不好看。 记者:他可能是觉得会伤害那些购票进入这么多的观众吧。 李永波:6000观众。 记者:包括看电视直播的人。您觉得也不用管他们的反映吗? 李永波:不是,如果想到这个反映了就不会这样了所以说我们没想到,最终他激励我们一定要打好比赛,没受影响,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经验教训,宝贵的教训,所以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解说:此事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发出声明,“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各参赛队伍要继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维护奥林匹克宗旨”。很快,李永波公开道歉: 李永波的道歉。 解说:而因为多个国家都出现了消极比赛,舆论也关注规则争议。 记者:我想知道在程序上你们教练员有没有可能对这个规则进行申诉? 李永波:没有用啊,没有用,世界羽联根本不听你。 记者:你试过是吗? 李永波:试过无数次提案,没有用没有一次被接纳的,7届奥运会全是淘汰赛,如果是淘汰赛沿袭以前的方式,它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事情,就算咱们打,你只要输了就没有机会,我们也必须全力以赴,你非正了小组赛,让大家去先打一打,你就不知道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记者:当时主流的声音也是说,规则可以利用,只是不是这么个利用法。 李永波:只能说当时的想法。 解说:因为多个国家出现类似让球事件,世界羽联也在反思此事,将在今年11月召开会议,对各方意见持开放态度。而对于李永波,舆论也出现多方看法,有媒体认为,人们总在批评他‘太想赢’,不想赢的教练员还能当教练吗?我们很多人都被岁月磨圆了,但是李永波是少有的那么几个,没被磨圆还有棱角的人。他是一个有缺点的真汉子,而不是外表看起来无懈可击的伪君子或者说完人” 但也有媒体责备李永波“我只是利用一下规则”的想法在执教生涯中一直存在。现年50岁的李永波,领军中国羽毛球队近20年,曾培养出73个世界冠军球员,他的意志、决断、训练方法,曾经让中国羽毛球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得到16枚奥运金牌,20座团体赛奖杯,他曾被认为,为了更有把握夺冠,要求队员之间让球,也会通过让高水平运动员退赛使中国其他运动员拿到更多积分,获得奥运入场券。 (李永波同期:让球是因为有实力,外国人想让让不了。) 解说:媒体在描述李永波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他个性强势,坐阵比赛现场时,如果他认为发生不公正,会直接对裁判叫喊,也会直接对球员喊话来形成场上压力,他说用这个方式来帮助自己的队员。 李永波:规则允许的事情,其实是可以做的。 记者:你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受到过警示,或者处罚吗? 李永波:有提醒过,说不要这样因为他们跟我太熟了,我1981年开始参加国际比赛,世界羽联换了多少代人了,主席换了10个了,裁判换了多少批了,我当运动员跟我当裁判人的现在当裁判长了,我当总教练了。 记者:是不是你觉得您的江湖地位你觉得可以不要那么多顾忌? 李永波:有的时候会钻一点空子,就会觉得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要是其他教练他们肯定不允许的,我这边他们最多笑一笑,确实资格很老。 记者:所以有一部分人会认为你这么做是非常捍卫自己球队和自己球员的利益,很感动,也有人觉得这样做,会比较蛮横,比较跋扈,你怎么讲? 李永波:如果是因为跋扈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但是确实对我的队员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我宁可这样做。竟技场上呢,因为金牌是唯一的标准。 记者:唯一的? 李永波:唯一的。 片花 PART2 解说:在成为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之前,李永波是一位出色的羽毛球运动员,曾经获得多项世界冠军。他和田秉义组合的男子双打,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维持在世界顶尖水平长达六七年之久。他个性很强,打得不如意时,会在场上摔拍子,冲裁判和队友叫嚷,因为成绩好,没有受过处罚。作为运动员,这种个性,反映在大赛中,有求胜的渴望和坚强的意志,1992年,羽毛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李永波退役前最后一场比赛,但首场比赛即意外受伤,之后他带伤上阵和田秉毅一路坚持拼到半决赛,最后获得一枚铜牌。 记者:你自己如果说明知道说夺金无望,而且对身体会造成伤害,为什么还要这么玩命? 李永波:受伤了,坚持了,就算断了你也会坚持去打,就算明知道说下一场球可能会断掉,也不会放弃,就是想反正是最后一个比赛了。我觉得我就是能豁得出去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记者:你豁得出去是为了得到什么? 李永波:荣誉吧,我想是荣誉。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错衡量。 记者:因为毕竟是公众人物。 李永波:但是公众人物也不能装啊,当你是公众人物的时候,你不表露真的东西,你是公众人物你就装,那你给人家的影响是什么,不是真实的自己,这个公共人物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意义吗? 记者:你已经带领中国羽毛球到这个境界之后,人们可能会有一个更高的期许,他们会希望是要呈现的是更高的体育文明,这个你理解吗? 李永波:现在大家在喊的时候,我也都理解了,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很突然,很多人为外国人加油,我很不理解,现在没问题。这样的话,队员们也慢慢接受,也承受这样东西,他承受的东西更多,他可能对他将来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会更有针对性的面对,会有方法,这并没有什么不行的。 解说:人们的期待和愿望都在发生改变,从单一的胜负论中摆脱出来。对叶钊颖、周密的让球事件,他还会本能地为自己当年的决定解释,但他也坦承当年的作法不当,造成伤害。 李永波:我想能避免的就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避免。 记者:避免什么? 李永波:就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确实不论是对媒体也好,对体育比赛也好,还是对个人也好,都是一种伤害,其实我是非常不赞成的。 李永波:那时候是很年轻的时候,2004年很年轻,而且那时候队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强,那时候需要一些好的成绩来巩固整个羽毛球的很多很多的当时,会做出一些选择,后来我回来,我们总局领导也批评我。 记者:是吗? 李永波: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所以后来我们也借鉴也就不会再这样做。 解说:李永波有个性强硬的一面,但他的内心,也在随着外界评判而调整。在伦敦奥运会处罚刚下的时候,他曾经很愤怒,但随着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严正声明,以及国内舆论的推动,他也向外界作出道歉。 李永波:其实我现在已经学会当别人骂我的时候,我也理解。他站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就认为我这件事做的不对,他就会骂我。我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人骂你,你就不会再进步了,所以说我会正确的看这样的声音,所以有时候我说我还要感谢那些骂我的人,真的,他们在帮助我进步,帮助我强大。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解说:第二天他曾在微博里写过“该我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不过,在中国羽毛球队在巨大压力下获得五块金牌之后,他不再向外界提及此事。而曾经要求他“下课”的呼声,在这五块金牌后渐渐平息。网络调查,有人认为“李永波,还欠一个解释”,但也有21.5%的人认为,他可以功过相抵。

 

李永波: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上所谓消极的事,不要再谈了,因为谈到不愉快的东西,一定会伤害别人。

PART1 【演播室】:这是中国羽毛球队的总教练李永波,在伦敦奥运会上,率队首次包揽羽毛球项目的全部冠军之后的留影,这张照片上,他把五块金牌都挂在胸前,笑容灿烂,不过,了解更多背景的人,也许能够从这张照片中读出更深的意味,在那一时刻,这位中国羽毛球的掌门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荣耀,也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影像:林丹夺金 李永波冲上去拥抱) 解说:旁观者也许很难想像李永波这一刻的心情,这拥抱和欢呼,代表着中国羽毛球队夺取奥运五枚金牌的巅峰时刻,但也代表着,他率领的中国羽毛球队克服了这十几天来沉重的舆论质疑,交出了他们在体育成绩上的完美答卷,但是,还有另一份答卷在等待着他。这场原本普通的小组赛,最终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最受关注和争议的比赛之一。来自中国、韩国、印尼三个国家的四对选手,被认为违反了世界羽联的运动员行为条例,即“未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做出了明显有辱于或有害于羽毛球运动的行为”,被认定“消极比赛”,最终全部被取消剩余比赛的参赛资格。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在8月1号向公众道歉之后,第二天在微博上公布:“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并称:“等比赛结束我会择机把过程分析给大家听。”。但是,一个月以来,他一直没再提起此事,任何媒体问起,他都以“不要再纠缠过去”来回答。但这件事情,在他自己心底会反复交战,挥之不去。 李永波:太草率了吧,凭什么取消运动员的比赛,我不明白。10年来世界羽联从来没有处罚过任何消极比赛的人,没有任何轻微的处罚。 记者:我听你的说法等于说其实象这样校际比赛的情况以前都发生过? 李永波:在汤姆斯杯当中, 印尼跟马来西亚比赛都不愿意碰到中国队的时候 他让单打运动员去打双打,双打运动员打单打,这是不是消极比赛? 应该是吧结果怎么样呢,世界羽联也不会罚。 记者:有没有这种说法,他说明显有辱于羽毛球运动,就是觉得做的太明显了? 李永波:这个比赛打到这样确实是肯定不好看的,作为我来讲,非常难看,但是你之前前面没有从来没有标准,你制订的规则有问题人家只是钻你的空子。 记者:它可能觉得这个方式公然的嘲弄裁判和观众的智商? 李永波:其他不是吗,博尔特跑到最后20米的他不使劲跑了,他已经第一了,是不是消极比赛?足球比赛已经出线了,我主力不上场,我全派非主力,是不是消极比赛?NBA的篮球比赛,还剩下最后10分钟,领先30分垃圾时间全是替补上场,是不是消极比赛?都可以处罚的。 记者:以前出现过用这样的方式消极比赛吗? 李永波:消极比赛一定要有方式吗?对你来讲消极比赛的方式是什么? 记者:运动员没有拼尽全力去比赛,我说的这个方式甚至说发球不过网,而且一再出线这样的方式。 李永波:这个很尴尬的,是你说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等等等等,当然一定是,关键是他们都不想赢,你发过网了,你发过去了你肯定,人家不接。 解说:这次消极比赛的出现,与伦敦奥运会上国际羽联制定的新比赛规则有关。为了增加明星球员的出场次数,减少比赛偶然性,国际羽联决定把以前的“淘汰赛制”改为先小组赛,再淘汰赛,容易出现同一国高水平选手提前相遇并火拼的情况,导致一些比赛中出现双方都不想赢,“竞输”却能获利的局面。在本场比赛之前,于洋王晓理和韩国的郑景银金荷娜均已小组出线,他们之间的胜者将获得小组第一,由于早先中国队另一对女双组合在D组名列小组第二,因此如果于洋王晓理击败韩国选手,那么她们作为A组第一和D组第二将很有可能在半决赛中提前相遇。李永波说,在他原来的推断中,韩国队如果赢了这场球,刚好可以和她们本国选手避开,但是没想到韩国队也求输,宁可自己碰上,也要让中国队选手撞车,李永波说这对他来说也是意外。 记者:就是说打的这种方式是现场出现的? 李永波:对,是现场出现的。 记者:不是你之前的战术布置? 李永波:当然不是我的战术布置了,怎么可能呢,谁不知道这样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羽毛球运动,怎么可能这样 (影像:嘘声 ) 记者:你是那么珍爱荣誉的人,如果坐那场边,然后听到观众的嘘声。 李永波: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而且我们的选择是没有伤害第三者,是不好看, 打的不好看。 记者:他可能是觉得会伤害那些购票进入这么多的观众吧。 李永波:6000观众。 记者:包括看电视直播的人。您觉得也不用管他们的反映吗? 李永波:不是,如果想到这个反映了就不会这样了所以说我们没想到,最终他激励我们一定要打好比赛,没受影响,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经验教训,宝贵的教训,所以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解说:此事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发出声明,“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各参赛队伍要继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维护奥林匹克宗旨”。很快,李永波公开道歉: 李永波的道歉。 解说:而因为多个国家都出现了消极比赛,舆论也关注规则争议。 记者:我想知道在程序上你们教练员有没有可能对这个规则进行申诉? 李永波:没有用啊,没有用,世界羽联根本不听你。 记者:你试过是吗? 李永波:试过无数次提案,没有用没有一次被接纳的,7届奥运会全是淘汰赛,如果是淘汰赛沿袭以前的方式,它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事情,就算咱们打,你只要输了就没有机会,我们也必须全力以赴,你非正了小组赛,让大家去先打一打,你就不知道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记者:当时主流的声音也是说,规则可以利用,只是不是这么个利用法。 李永波:只能说当时的想法。 解说:因为多个国家出现类似让球事件,世界羽联也在反思此事,将在今年11月召开会议,对各方意见持开放态度。而对于李永波,舆论也出现多方看法,有媒体认为,人们总在批评他‘太想赢’,不想赢的教练员还能当教练吗?我们很多人都被岁月磨圆了,但是李永波是少有的那么几个,没被磨圆还有棱角的人。他是一个有缺点的真汉子,而不是外表看起来无懈可击的伪君子或者说完人” 但也有媒体责备李永波“我只是利用一下规则”的想法在执教生涯中一直存在。现年50岁的李永波,领军中国羽毛球队近20年,曾培养出73个世界冠军球员,他的意志、决断、训练方法,曾经让中国羽毛球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得到16枚奥运金牌,20座团体赛奖杯,他曾被认为,为了更有把握夺冠,要求队员之间让球,也会通过让高水平运动员退赛使中国其他运动员拿到更多积分,获得奥运入场券。 (李永波同期:让球是因为有实力,外国人想让让不了。) 解说:媒体在描述李永波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他个性强势,坐阵比赛现场时,如果他认为发生不公正,会直接对裁判叫喊,也会直接对球员喊话来形成场上压力,他说用这个方式来帮助自己的队员。 李永波:规则允许的事情,其实是可以做的。 记者:你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受到过警示,或者处罚吗? 李永波:有提醒过,说不要这样因为他们跟我太熟了,我1981年开始参加国际比赛,世界羽联换了多少代人了,主席换了10个了,裁判换了多少批了,我当运动员跟我当裁判人的现在当裁判长了,我当总教练了。 记者:是不是你觉得您的江湖地位你觉得可以不要那么多顾忌? 李永波:有的时候会钻一点空子,就会觉得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要是其他教练他们肯定不允许的,我这边他们最多笑一笑,确实资格很老。 记者:所以有一部分人会认为你这么做是非常捍卫自己球队和自己球员的利益,很感动,也有人觉得这样做,会比较蛮横,比较跋扈,你怎么讲? 李永波:如果是因为跋扈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但是确实对我的队员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我宁可这样做。竟技场上呢,因为金牌是唯一的标准。 记者:唯一的? 李永波:唯一的。 片花 PART2 解说:在成为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之前,李永波是一位出色的羽毛球运动员,曾经获得多项世界冠军。他和田秉义组合的男子双打,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维持在世界顶尖水平长达六七年之久。他个性很强,打得不如意时,会在场上摔拍子,冲裁判和队友叫嚷,因为成绩好,没有受过处罚。作为运动员,这种个性,反映在大赛中,有求胜的渴望和坚强的意志,1992年,羽毛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李永波退役前最后一场比赛,但首场比赛即意外受伤,之后他带伤上阵和田秉毅一路坚持拼到半决赛,最后获得一枚铜牌。 记者:你自己如果说明知道说夺金无望,而且对身体会造成伤害,为什么还要这么玩命? 李永波:受伤了,坚持了,就算断了你也会坚持去打,就算明知道说下一场球可能会断掉,也不会放弃,就是想反正是最后一个比赛了。我觉得我就是能豁得出去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记者:你豁得出去是为了得到什么? 李永波:荣誉吧,我想是荣誉。

记者:我好像觉得是于洋王晓理已经承受这个伤害了?

他:已经在慢慢的本身在非平这个受伤的心灵,你又提他对他是又一次伤害,我其实不太回忆太多,我这个人我不喜欢古的东西。可能我这是我的思想,我一直很乐观,我喜欢未来,喜欢现在,我不喜欢过去,说北京故宫我都不喜欢去。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人的成长是需要反思过去的错误才能需要往前走。

PART1 【演播室】:这是中国羽毛球队的总教练李永波,在伦敦奥运会上,率队首次包揽羽毛球项目的全部冠军之后的留影,这张照片上,他把五块金牌都挂在胸前,笑容灿烂,不过,了解更多背景的人,也许能够从这张照片中读出更深的意味,在那一时刻,这位中国羽毛球的掌门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荣耀,也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影像:林丹夺金 李永波冲上去拥抱) 解说:旁观者也许很难想像李永波这一刻的心情,这拥抱和欢呼,代表着中国羽毛球队夺取奥运五枚金牌的巅峰时刻,但也代表着,他率领的中国羽毛球队克服了这十几天来沉重的舆论质疑,交出了他们在体育成绩上的完美答卷,但是,还有另一份答卷在等待着他。这场原本普通的小组赛,最终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最受关注和争议的比赛之一。来自中国、韩国、印尼三个国家的四对选手,被认为违反了世界羽联的运动员行为条例,即“未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做出了明显有辱于或有害于羽毛球运动的行为”,被认定“消极比赛”,最终全部被取消剩余比赛的参赛资格。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在8月1号向公众道歉之后,第二天在微博上公布:“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并称:“等比赛结束我会择机把过程分析给大家听。”。但是,一个月以来,他一直没再提起此事,任何媒体问起,他都以“不要再纠缠过去”来回答。但这件事情,在他自己心底会反复交战,挥之不去。 李永波:太草率了吧,凭什么取消运动员的比赛,我不明白。10年来世界羽联从来没有处罚过任何消极比赛的人,没有任何轻微的处罚。 记者:我听你的说法等于说其实象这样校际比赛的情况以前都发生过? 李永波:在汤姆斯杯当中, 印尼跟马来西亚比赛都不愿意碰到中国队的时候 他让单打运动员去打双打,双打运动员打单打,这是不是消极比赛? 应该是吧结果怎么样呢,世界羽联也不会罚。 记者:有没有这种说法,他说明显有辱于羽毛球运动,就是觉得做的太明显了? 李永波:这个比赛打到这样确实是肯定不好看的,作为我来讲,非常难看,但是你之前前面没有从来没有标准,你制订的规则有问题人家只是钻你的空子。 记者:它可能觉得这个方式公然的嘲弄裁判和观众的智商? 李永波:其他不是吗,博尔特跑到最后20米的他不使劲跑了,他已经第一了,是不是消极比赛?足球比赛已经出线了,我主力不上场,我全派非主力,是不是消极比赛?NBA的篮球比赛,还剩下最后10分钟,领先30分垃圾时间全是替补上场,是不是消极比赛?都可以处罚的。 记者:以前出现过用这样的方式消极比赛吗? 李永波:消极比赛一定要有方式吗?对你来讲消极比赛的方式是什么? 记者:运动员没有拼尽全力去比赛,我说的这个方式甚至说发球不过网,而且一再出线这样的方式。 李永波:这个很尴尬的,是你说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等等等等,当然一定是,关键是他们都不想赢,你发过网了,你发过去了你肯定,人家不接。 解说:这次消极比赛的出现,与伦敦奥运会上国际羽联制定的新比赛规则有关。为了增加明星球员的出场次数,减少比赛偶然性,国际羽联决定把以前的“淘汰赛制”改为先小组赛,再淘汰赛,容易出现同一国高水平选手提前相遇并火拼的情况,导致一些比赛中出现双方都不想赢,“竞输”却能获利的局面。在本场比赛之前,于洋王晓理和韩国的郑景银金荷娜均已小组出线,他们之间的胜者将获得小组第一,由于早先中国队另一对女双组合在D组名列小组第二,因此如果于洋王晓理击败韩国选手,那么她们作为A组第一和D组第二将很有可能在半决赛中提前相遇。李永波说,在他原来的推断中,韩国队如果赢了这场球,刚好可以和她们本国选手避开,但是没想到韩国队也求输,宁可自己碰上,也要让中国队选手撞车,李永波说这对他来说也是意外。 记者:就是说打的这种方式是现场出现的? 李永波:对,是现场出现的。 记者:不是你之前的战术布置? 李永波:当然不是我的战术布置了,怎么可能呢,谁不知道这样对不起观众,对不起球迷,对不起羽毛球运动,怎么可能这样 (影像:嘘声 ) 记者:你是那么珍爱荣誉的人,如果坐那场边,然后听到观众的嘘声。 李永波: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而且我们的选择是没有伤害第三者,是不好看, 打的不好看。 记者:他可能是觉得会伤害那些购票进入这么多的观众吧。 李永波:6000观众。 记者:包括看电视直播的人。您觉得也不用管他们的反映吗? 李永波:不是,如果想到这个反映了就不会这样了所以说我们没想到,最终他激励我们一定要打好比赛,没受影响,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经验教训,宝贵的教训,所以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解说:此事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发出声明,“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各参赛队伍要继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维护奥林匹克宗旨”。很快,李永波公开道歉: 李永波的道歉。 解说:而因为多个国家都出现了消极比赛,舆论也关注规则争议。 记者:我想知道在程序上你们教练员有没有可能对这个规则进行申诉? 李永波:没有用啊,没有用,世界羽联根本不听你。 记者:你试过是吗? 李永波:试过无数次提案,没有用没有一次被接纳的,7届奥运会全是淘汰赛,如果是淘汰赛沿袭以前的方式,它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事情,就算咱们打,你只要输了就没有机会,我们也必须全力以赴,你非正了小组赛,让大家去先打一打,你就不知道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记者:当时主流的声音也是说,规则可以利用,只是不是这么个利用法。 李永波:只能说当时的想法。 解说:因为多个国家出现类似让球事件,世界羽联也在反思此事,将在今年11月召开会议,对各方意见持开放态度。而对于李永波,舆论也出现多方看法,有媒体认为,人们总在批评他‘太想赢’,不想赢的教练员还能当教练吗?我们很多人都被岁月磨圆了,但是李永波是少有的那么几个,没被磨圆还有棱角的人。他是一个有缺点的真汉子,而不是外表看起来无懈可击的伪君子或者说完人” 但也有媒体责备李永波“我只是利用一下规则”的想法在执教生涯中一直存在。现年50岁的李永波,领军中国羽毛球队近20年,曾培养出73个世界冠军球员,他的意志、决断、训练方法,曾经让中国羽毛球队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得到16枚奥运金牌,20座团体赛奖杯,他曾被认为,为了更有把握夺冠,要求队员之间让球,也会通过让高水平运动员退赛使中国其他运动员拿到更多积分,获得奥运入场券。 (李永波同期:让球是因为有实力,外国人想让让不了。) 解说:媒体在描述李永波时用的最多的词是他个性强势,坐阵比赛现场时,如果他认为发生不公正,会直接对裁判叫喊,也会直接对球员喊话来形成场上压力,他说用这个方式来帮助自己的队员。 李永波:规则允许的事情,其实是可以做的。 记者:你从来没有因为这个受到过警示,或者处罚吗? 李永波:有提醒过,说不要这样因为他们跟我太熟了,我1981年开始参加国际比赛,世界羽联换了多少代人了,主席换了10个了,裁判换了多少批了,我当运动员跟我当裁判人的现在当裁判长了,我当总教练了。 记者:是不是你觉得您的江湖地位你觉得可以不要那么多顾忌? 李永波:有的时候会钻一点空子,就会觉得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要是其他教练他们肯定不允许的,我这边他们最多笑一笑,确实资格很老。 记者:所以有一部分人会认为你这么做是非常捍卫自己球队和自己球员的利益,很感动,也有人觉得这样做,会比较蛮横,比较跋扈,你怎么讲? 李永波:如果是因为跋扈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但是确实对我的队员能够起到促进的作用,我宁可这样做。竟技场上呢,因为金牌是唯一的标准。 记者:唯一的? 李永波:唯一的。 片花 PART2 解说:在成为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之前,李永波是一位出色的羽毛球运动员,曾经获得多项世界冠军。他和田秉义组合的男子双打,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维持在世界顶尖水平长达六七年之久。他个性很强,打得不如意时,会在场上摔拍子,冲裁判和队友叫嚷,因为成绩好,没有受过处罚。作为运动员,这种个性,反映在大赛中,有求胜的渴望和坚强的意志,1992年,羽毛球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李永波退役前最后一场比赛,但首场比赛即意外受伤,之后他带伤上阵和田秉毅一路坚持拼到半决赛,最后获得一枚铜牌。 记者:你自己如果说明知道说夺金无望,而且对身体会造成伤害,为什么还要这么玩命? 李永波:受伤了,坚持了,就算断了你也会坚持去打,就算明知道说下一场球可能会断掉,也不会放弃,就是想反正是最后一个比赛了。我觉得我就是能豁得出去的,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记者:你豁得出去是为了得到什么? 李永波:荣誉吧,我想是荣誉。

李永波:自己就够了

柴静:是不是你刚才说我自己看就行了,我不想当众把它说出来,是不是有这种思想?

李永波:应该是这样的。  

 

解说:8月中旬,韩国队总教练和女双教练被取消执教资格,四名队员禁赛两年。韩国总教练成汉国向媒体公开致歉表示:“不论是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必须有一些需要防守的道德底线,我对于没能守住这些道德底线需要深刻的反省;在对球员的综合管理上,作为总教练我负有不可妥协的责任,表示深深的歉意。”  

记者:关于这个问题,韩国的这个教练有一个深刻的歉意……

李永波:当你策划完了以后结果还是一个失败者的时候,你必须得这么做。

记者:你觉得是拿了5块金牌,所以就不用再……?

李永波:也不是,5块金牌是我们的目标,我曾经说过一段话,无论你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都要始终清醒在成绩过程当中寻找不足,因为这个不足会让你变的清醒,

记者:是。

李永波:所有的好成绩都掩盖不了这个不足,所以说这个不足就是经验,就是教训。

 

解说:李永波带伤拼回来的一块铜牌,当时已经是中国羽毛球队男队最好成绩,也是唯一的一块铜牌。但他说,拿了铜牌回来的他,没有人理会。 记者: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 李永波: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受伤,然后坚持,每一天的代表团的会议当中,都会反复的把我的这个精神这种精神,当成一种教材在这个会议上,总结会,小结会上来说,可当我比赛结束拿一块铜牌的时候,再也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情了,我觉得绝对是非常非常大的悲哀,实际上那种情况下,对我是一种打击。 记者:这个打击是什么? 李永波:很不是滋味对一个人来讲,就是说有一点太现实,有一点太残酷。所以说当比赛结束,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瘸一拐的回来的不再有人问你什么,你会有时候会说到底为了什么,有的时候自己会去想,你只有站在冠军领奖台上那一天才算成功,只要没拿冠军永远是失败的,总是在输。 解说:1993年,31岁的李永波在众多老教练的推荐下,从恩师王文教手中接过国家队教鞭,成为了中国羽毛球队的领军人物。上任后,他加强队伍管理,引进新鲜血液,组织新的教练班子,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年后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上,李永波带领的中国羽毛球队获得七枚铜牌,但被当时的舆论称为破铜烂铁。 记者:这就是公开的评价? 李永波:对,7块就是一堆破铜烂铁 记者:那破铜烂铁给你的刺激是什么? 李永波:必须承受啊,憋足了劲再来,只有这样。 解说:那一年,处境不好的李永波,冬天想把队员的木头窗户换成铝合金,好抵御些寒风,但他说那时一分钱都没有。对金牌的渴望,支撑着中国羽毛球队卧薪尝胆。 (李:巴塞罗那我们一块金牌也没拿到,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我希望至少拿到一块金牌) 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前夜,李永波失眠。 李永波:一直睡不着,就一直在想所有的结果,赢了会怎么怎么样,输了会怎么怎么样。 记者:那块金牌对当时的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李永波:金牌看起来不大,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巨大,所以你能想有多大就有多大。 记者:它会带来什么? 李永波:第一,从我们来讲金牌带来的说你对整个工作的肯定其次它更重要一点,说明你所制定的这些训练体系,管理体系,等等等等的一切是合理的,后人会沿着这条路不断的去发展,如果你拿不到金牌,就会带来更多的东西,对你所有的工作会置疑,你自己会怀疑,运动员会怀疑,外界也会怀疑,同行也会怀疑,人就怕犹豫。 记者:犹豫怎么了? 李永波:犹豫你找不到,你总感觉对与不对你就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你要消耗掉很多的时间,你会走很多的弯路 解说:这次奥运会,葛菲顾俊的双打为球队实现了金牌零的突破,这天之后李永波有两天时间兴奋地没有睡觉,这一次是因为奥运金牌的滋味。 记者:你之前也曾经承受过,很长时间的各种各样的怀疑,包括冷落,在那个时候认可会以什么方式来到呢? 李永波:在我们的生活体系里,非常的明显,不象普通人。当你打的不好的时候,人家看你是一种什么表情你会很清楚,当你打好的时候,人家又是一种灿烂的笑容面对你的时候,太直接了,对心灵的碰撞太直接太直接了,我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成长起来的。 李永波: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已经更不可能有了,就是你坐到那里心脏已经到心里了,然后就到嘴里了,然后又把它咽下去了 就在瞬间一秒钟的时候,心脏就含在嘴里,就等于这个心脏要从嘴里跳出来,然后又把它一下咽下去了,一秒钟之内,我最少不下10次。 (竞技 狂热 成功 失败 ) 解说:摘金之路从此展开,李永波说,年青的羽毛球队需要更多的胜利才能证明自己。2000年悉尼奥运,羽毛球女单半决赛,丹麦选手马丁率先晋级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在中国选手叶钊颖和龚智超两人之间展开。因为龚智超对马丁有更大优势,教练组讨论之后,叶钊颖让球,将龚智超送上女单决赛舞台,最终,龚智超战胜马丁拿下冠军,而叶钊颖获得铜牌。四年后雅典奥运会,这个情节再次上演。在过往采访中,李永波曾公开承认,让球事件确有其事。 影像:资料 李永波:确实,每个运动员都很难接受让球,当时叶钊颖也哭了,不愿意放弃,最后她还是哭着说尊重队伍的选择。” 柴静:这两个人都是为了打这场比赛,等了四年,练了四年,让后到现在说因为要一个更高的集体荣誉,所以我要退下来,这对他们来讲公平吗? 李永波:肯定是不公平,但是有一个前提,她的状态已经不是顶峰了,夺取冠军的概率已经很小了,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 李永波:所以在那一刻呢,他对马丁输多胜少,就是因为你已经在退下坡路,拿冠军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是需要冠军升国旗奏国歌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也同意了。 解说:这场球对叶钊颖来说,是她职业生涯夺取奥运冠军的最后机会,也是她四年前对自己的承诺: (四年前资料:叶钊颖“(夺取冠军)我还有机会,4年后,我26岁,年龄还不是很大”) (让球输了后,叶钊颖脸上的表情) 记者:她也哭了不是吗? 李永波:我也会哭啊,赢了也有哭的吗,不很多人赢了也哭了 记者:是一种释放,或者是一种百感交集的,她是为什么呢? 李永波:我不知道,因为没有太多的沟通。 记者:他的心态会不会像1992年的你,在自己退役的一战里面,她会拼尽全力? 李永波:当然我想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但它人就是这样,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你在这个集体当中,你还是要有为集体风险的精神,我是这么想的。中国人自相残杀,傻啊? 记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这不叫自相残杀? 李永波:负责任是吗?这就是不同的角度,你还可以把它上升到理论,上升到道德和体育精神,还可以上升到这里。 记者:其实这是她的感受。 李:是,她的想法我很尊重,(应该)尽可能的做到不要让人家留下遗憾。 解说: 2004年,李永波提出了“要培养一百个世界冠军”的目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包揽五金的呼声达到最高,但那一年,最后三枚金牌的战绩,让李永波未能梦想成真。在今年伦敦奥运会前,李永波曾经说:“我觉得这次外界给我们的压力远远大于任何一届,甚于2008年。人们不看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上去了就下不来了。”他生活在对金牌的巨大渴望与压力之下,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没有奥运会就好了,羽毛球可以成为更民间、更健康的运动,让人们单纯享受每一拍的乐趣。 李永波:说你打到第三名,你打到第四名,你打的非常的艰苦,你非常努力,体现出奥林匹克精神,体育精神,淋漓尽致,谁看到了,那些小孩子知道吗?不知道。他看什么,他喜不喜欢羽毛球,他看你能不能拿冠军,我体会特别深,我的儿子打羽毛球就是因为这一点,13岁那一天,在首都机场他来接,我们夺取了汤姆斯杯,他在机场的时候一看,怎么那么记者,那么多人找林丹,找鲍春来…照相,他回来跟我讲,爸爸我要打羽毛球,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就这么一件事,就这一件荣誉,它可以影响很多人。 记者:但是你之前身负重伤,当然穷尽全力的时候,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李永波:这种精神只会被那些高尚的人看到,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记者:是因为看到的人太少是吗? 李永波:对,能看到的人非常少,所以当你真正竭尽全力去最后拿一个银牌和铜牌的时候,瞬间就会被人忘掉,就会遗忘,那只有那些竭尽全力也受伤,最后还能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可能才给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我当时就是这种体会。 PART3. 解说:李永波说自己从小就不喜欢输的感觉,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要争第一,哪怕是游戏。 李永波:只是要有竞争的游戏,包括到现在为止打扑克,干什么我都是跑步我也要跑第一,无论是什么样,我都觉得我不能落后,骨子里就是这样。 记者:你会觉得自己有点胜负心比较重吗? 李永波:会,因为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整天伴随着胜负,我看重胜,我不愿面对负。 记者:你不喜欢输的感觉? 李永波: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输的感觉,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是追求胜的。 解说:在刚加入国际竞赛的最初,一个发展中国家对于竞争和求胜充满渴望,作为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本能受到激励,最鲜明的指标就是金牌,但在参与竞争近半年世纪后,中国的体育文化也在发生改变,在2011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上,李永波的爱将林丹主场对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时,在林丹领先的情况下,观众席上有不少中国观众为李宗伟加油,当时的李永波曾在媒体上公开抱怨此事,认为这些中国观众没有立场,不爱国。 李永波:就是因为那一声喊,林丹连丢四分输掉了那一局。 记者:你是很直率,但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认为是一种体育上的修养?您作为东道主来讲,对于双方都给予鼓励,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李永波:也许是这样,即便是这样,他的想法是这样的,难道我就不能说的想法吗?我只是表露我的想法而已,我不用对

 演播室:李永波在采访结束时匆忙离场是因为要赶飞机去外地,在这里我们谢谢他接受访问,从一开始他就说不愿意谈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他也有为自己辩解的人性本能,但听得出来,所有关于规则的争论和舆论的反应,都在他心里反复思量、不断调整。金牌是一个体育人的原始渴望,但是竞技体育的成熟就意味着他的参与者慢慢放下简单的胜负,必然走向更宽广的体育文明,正如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所说的,奥运精神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我们采访的场地是中国羽毛球队的训练馆,在这个馆的墙壁上,原来的标语是李永波定的,“多吃苦,苦中有甜;多流汗,汗里有金”。在我们采访的时候,这句标语已经被他改成了一句简单的话,“你对今天的自己满意吗”?在这句话里,没有了放不下的胜负与得失,而是全力以赴,为自己而战的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9240)|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