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200米宽的车道  

2010-09-06 22: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保军是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他说前不久去一个新的开发区,说你猜猜马路有多宽。

我犹豫一下,说八个车道?

他说你再猜,尽情发挥想象力。

五十米?我努了一下。

住人的。” 那谁来做? 他沉吟了一下,“有关部门。” 我说哪个有关部门。 他说有关的部门有好几个。 我说我事后看到各个部门都表态了,他们并不是不懂,都能看到问题的严重性啊。 他想了一下说,可能协调有些问题吧。 3 今年的泥石流灾害让人痛心,我自己写过好几篇说满心忧患,后来想忧患也没用啊,怎么办吧。 杨保军说到一个例子,是巴西的库里蒂巴市,这城市是联合国首批命名的最适宜人居住的城市之一,也是联合国推荐的样板城市,当年年年发洪水,死人。后来来了一个市长,给治好了。 他说“就两条。第一,它尊重自然,就是这个城市也有一条河,有一条河,我们都知道这个河流它就有老实的时候,它有不老实的时候。老实的时候当然很亲和,大家去玩,不老实的时候它就发洪水呗。那么在过去,大家盖房子就乱盖,盖盖盖就盖到河谷里头去了,大家觉得这个地不用白不用,完了以后在这我也照样可以赚钱,过了两年,哗,一场洪水,大家全泡到水里。” 我说“哦,也这样。” “一下子家里头积累的这点财富全没了。然后水退了以后,大家抱怨抱怨,然后又收拾收拾,又盖,盖房子,过几年哗一场又没了。” “好熟悉啊。” “这个市长就是一个规划师,那么他就给做了一个规划,第一条经验就是他说这个河谷地带,这个就是水住的地方,水住的地方就归水,人住的地方归人,你别跟它去抢啊。所以他就把那个河道给辟出来了,就给河道呗,就把它做成公园,然后平时鸟类在里头繁殖,有鱼,老百姓可以在里头散步、健身、钓鱼都可以,就是说也是我们的一个休闲的地方,但是不是盖房子的地方。那房子要盖就盖在安全的地方,并且好好盖。所以第一个他就是说把人跟自然的关系,就不打架了,就相当于这两个不打架了。” “听着不就是一个常识吗?” “很多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个常识,都不深奥。然后盖房子的地方它怎么盖,就是他把这个城市设计一条公交的主轴,一下那个公交站就有高强度的开发,步行500米范围之内就住了很多人。这样这个城市就是几条轴向发展,然后那些公共活动,商场、商厦这些就在那个公交站点附近集中,所以你一看这个城市,它就是一排高楼沿着一条公交轴。他就是说你就不用开车了,你可以拥有汽车,然后周末你开到郊区去玩吧,平时公共交通解决了这个城市百分之七八十的出行。为什么联合国要授予它示范呢?就是它耗能最少,环境最好,经济也很发达。就两条经验。” 这市长一当二十年,又是规划师出身。所以我问杨“您说的这种情况在中国太理想主义了吧” 他说“是,那就还有第二个办法,别管你谁当市长,都听规划师的,行么?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规划法》说的,就是说你要根据这个规划来建设,而不是你去改那个规划。假如说你是一个画家,很有名的画家我相信你能画出一幅比较好的画。我现在把全世界最有名的画家全部把他们叫来,就在这块图板上让他们做一幅画,但是每个人画5笔,互相之间不

他笑着看看我“两百米”。

什么?

最近有观众批评我有点七情上面,我知道我是,还真不好控制。

就这样的城市,年年涝,年年花大钱修地下管道,翻了修,修了翻。

杨说,“谁都知道,地底下越扎实,上面将来就越可持续。但是他们就在想,不能够投到地下去,因为谁都看不见。”

他跟领导谈“你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形象的东西呢?我说你的基础设施都没有。”

杨保军是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他说前不久去一个新的开发区,说你猜猜马路有多宽。 我犹豫一下,说八个车道? 他说你再猜,尽情发挥想象力。 五十米?我努了一下。 他笑着看看我“两百米”。 什么? 最近有观众批评我有点七情上面,我知道我是,还真不好控制。 就这样的城市,年年涝,年年花大钱修地下管道,翻了修,修了翻。 杨说,“谁都知道,地底下越扎实,上面将来就越可持续。但是他们就在想,不能够投到地下去,因为谁都看不见。” 他跟领导谈“你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形象的东西呢?我说你的基础设施都没有。” 领导也推心置腹,“有个地方,它就是地下管网漏水,是一个缺水的地方,管网沿途就给你漏掉30%了,那这个损失太大了。他们就攻关成功了,就把那个漏水率大大降低了,基本上就不怎么漏了,你想想看要节约多少吧。然后上级领导来视察就汇报,你们都做了点啥工作啊?他说我们做了这么个东西,他说,太好了,现在提倡节能环保是吧,我去看看。” 回答说,“领导,没的看,管网在地底下,我不能刨开让你看。” 领导很不爽,说你说了半天,这个东西又不能看又不能宣传,电视都拍不了,这你做的有啥用啊? 2 2010年7月28日南京一家化工厂发生爆炸。紧跟着是有的城市原油泄露。 “那是不是做规划工作的人就没有设计好呢?”我问杨。 杨保军说“规划当中有布局原则的,第一,一定要远离城市,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第二个,就是选址的时候你要在下风下水,就是你不能处在上风向,上风向一爆炸,一着火,风一吹,城市不就殃及池鱼了吗?另外一个,你要泄漏到水里去了,你要在上游,我在取水口受到危险。所以当时的原则就是下风向以及河的下游,然后有隔离,还要有防护。” “既然有这样的明确的原则,为什么我们看到近期的这些灾害是违背这些原则的呢?” “它那个是在比较早就建了这个厂子的,当时南京没那么大,它就选在郊区了,这是符合规划的。然后这些年都发展,可能企业也在发展,城市也在发展,慢慢慢慢就接起来了。这个时候规划上的处理往往是要,一方面要限制你这个企业的发展规模,就是你不能再扩张了,另外一个就是说限制城市进一步向它靠近,如果你做不到这个,也就是说城市不得已必须要往它靠近的话,那对不起,它要迁移。” 那就搬厂呗。 杨说,搬?谁出钱?企业问政府要,政府能出么?只能等着有房地产商来买这个地皮,卖了再搬。 “那难道这个事儿就无解了吗?” “也不是无解,安全防护,要么是利用原有的自然地形,像山坡什么的给它挡住,就是围在一个地方,就把它的扩散影响范围尽量缩小。有些地方就要有些措施,工程措施。你像我们煤气储气站也好,炸药库也好它都要做这个。为什么炸药库不能放在城里头呢?万一它爆炸,不行。所以要放在洞里头。另外一个,化工厂也可能爆炸,所以他要算,计算它当量、强度,爆炸影响距离是多远,这个范围是不能够

领导也推心置腹,“有个地方,它就是地下管网漏水,是一个缺水的地方,管网沿途就给你漏掉30%了,那这个损失太大了。他们就攻关成功了,就把那个漏水率大大降低了,基本上就不怎么漏了,你想想看要节约多少吧。然后上级领导来视察就汇报,你们都做了点啥工作啊?他说我们做了这么个东西,他说,太好了,现在提倡节能环保是吧,我去看看。”

回答说,“领导,没的看,管网在地底下,我不能刨开让你看。”

领导很不爽,说你说了半天,这个东西又不能看又不能宣传,电视都拍不了,这你做的有啥用啊?

住人的。” 那谁来做? 他沉吟了一下,“有关部门。” 我说哪个有关部门。 他说有关的部门有好几个。 我说我事后看到各个部门都表态了,他们并不是不懂,都能看到问题的严重性啊。 他想了一下说,可能协调有些问题吧。 3 今年的泥石流灾害让人痛心,我自己写过好几篇说满心忧患,后来想忧患也没用啊,怎么办吧。 杨保军说到一个例子,是巴西的库里蒂巴市,这城市是联合国首批命名的最适宜人居住的城市之一,也是联合国推荐的样板城市,当年年年发洪水,死人。后来来了一个市长,给治好了。 他说“就两条。第一,它尊重自然,就是这个城市也有一条河,有一条河,我们都知道这个河流它就有老实的时候,它有不老实的时候。老实的时候当然很亲和,大家去玩,不老实的时候它就发洪水呗。那么在过去,大家盖房子就乱盖,盖盖盖就盖到河谷里头去了,大家觉得这个地不用白不用,完了以后在这我也照样可以赚钱,过了两年,哗,一场洪水,大家全泡到水里。” 我说“哦,也这样。” “一下子家里头积累的这点财富全没了。然后水退了以后,大家抱怨抱怨,然后又收拾收拾,又盖,盖房子,过几年哗一场又没了。” “好熟悉啊。” “这个市长就是一个规划师,那么他就给做了一个规划,第一条经验就是他说这个河谷地带,这个就是水住的地方,水住的地方就归水,人住的地方归人,你别跟它去抢啊。所以他就把那个河道给辟出来了,就给河道呗,就把它做成公园,然后平时鸟类在里头繁殖,有鱼,老百姓可以在里头散步、健身、钓鱼都可以,就是说也是我们的一个休闲的地方,但是不是盖房子的地方。那房子要盖就盖在安全的地方,并且好好盖。所以第一个他就是说把人跟自然的关系,就不打架了,就相当于这两个不打架了。” “听着不就是一个常识吗?” “很多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个常识,都不深奥。然后盖房子的地方它怎么盖,就是他把这个城市设计一条公交的主轴,一下那个公交站就有高强度的开发,步行500米范围之内就住了很多人。这样这个城市就是几条轴向发展,然后那些公共活动,商场、商厦这些就在那个公交站点附近集中,所以你一看这个城市,它就是一排高楼沿着一条公交轴。他就是说你就不用开车了,你可以拥有汽车,然后周末你开到郊区去玩吧,平时公共交通解决了这个城市百分之七八十的出行。为什么联合国要授予它示范呢?就是它耗能最少,环境最好,经济也很发达。就两条经验。” 这市长一当二十年,又是规划师出身。所以我问杨“您说的这种情况在中国太理想主义了吧” 他说“是,那就还有第二个办法,别管你谁当市长,都听规划师的,行么?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规划法》说的,就是说你要根据这个规划来建设,而不是你去改那个规划。假如说你是一个画家,很有名的画家我相信你能画出一幅比较好的画。我现在把全世界最有名的画家全部把他们叫来,就在这块图板上让他们做一幅画,但是每个人画5笔,互相之间不

 

2

2010年7月28日南京一家化工厂发生爆炸。紧跟着是有的城市原油泄露。

“那是不是做规划工作的人就没有设计好呢?”我问杨。

杨保军说“规划当中有布局原则的,第一,一定要远离城市,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第二个,就是选址的时候你要在下风下水,就是你不能处在上风向,上风向一爆炸,一着火,风一吹,城市不就殃及池鱼了吗?另外一个,你要泄漏到水里去了,你要在上游,我在取水口受到危险。所以当时的原则就是下风向以及河的下游,然后有隔离,还要有防护。”

“既然有这样的明确的原则,为什么我们看到近期的这些灾害是违背这些原则的呢?”

杨保军是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他说前不久去一个新的开发区,说你猜猜马路有多宽。 我犹豫一下,说八个车道? 他说你再猜,尽情发挥想象力。 五十米?我努了一下。 他笑着看看我“两百米”。 什么? 最近有观众批评我有点七情上面,我知道我是,还真不好控制。 就这样的城市,年年涝,年年花大钱修地下管道,翻了修,修了翻。 杨说,“谁都知道,地底下越扎实,上面将来就越可持续。但是他们就在想,不能够投到地下去,因为谁都看不见。” 他跟领导谈“你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形象的东西呢?我说你的基础设施都没有。” 领导也推心置腹,“有个地方,它就是地下管网漏水,是一个缺水的地方,管网沿途就给你漏掉30%了,那这个损失太大了。他们就攻关成功了,就把那个漏水率大大降低了,基本上就不怎么漏了,你想想看要节约多少吧。然后上级领导来视察就汇报,你们都做了点啥工作啊?他说我们做了这么个东西,他说,太好了,现在提倡节能环保是吧,我去看看。” 回答说,“领导,没的看,管网在地底下,我不能刨开让你看。” 领导很不爽,说你说了半天,这个东西又不能看又不能宣传,电视都拍不了,这你做的有啥用啊? 2 2010年7月28日南京一家化工厂发生爆炸。紧跟着是有的城市原油泄露。 “那是不是做规划工作的人就没有设计好呢?”我问杨。 杨保军说“规划当中有布局原则的,第一,一定要远离城市,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第二个,就是选址的时候你要在下风下水,就是你不能处在上风向,上风向一爆炸,一着火,风一吹,城市不就殃及池鱼了吗?另外一个,你要泄漏到水里去了,你要在上游,我在取水口受到危险。所以当时的原则就是下风向以及河的下游,然后有隔离,还要有防护。” “既然有这样的明确的原则,为什么我们看到近期的这些灾害是违背这些原则的呢?” “它那个是在比较早就建了这个厂子的,当时南京没那么大,它就选在郊区了,这是符合规划的。然后这些年都发展,可能企业也在发展,城市也在发展,慢慢慢慢就接起来了。这个时候规划上的处理往往是要,一方面要限制你这个企业的发展规模,就是你不能再扩张了,另外一个就是说限制城市进一步向它靠近,如果你做不到这个,也就是说城市不得已必须要往它靠近的话,那对不起,它要迁移。” 那就搬厂呗。 杨说,搬?谁出钱?企业问政府要,政府能出么?只能等着有房地产商来买这个地皮,卖了再搬。 “那难道这个事儿就无解了吗?” “也不是无解,安全防护,要么是利用原有的自然地形,像山坡什么的给它挡住,就是围在一个地方,就把它的扩散影响范围尽量缩小。有些地方就要有些措施,工程措施。你像我们煤气储气站也好,炸药库也好它都要做这个。为什么炸药库不能放在城里头呢?万一它爆炸,不行。所以要放在洞里头。另外一个,化工厂也可能爆炸,所以他要算,计算它当量、强度,爆炸影响距离是多远,这个范围是不能够

“它那个是在比较早就建了这个厂子的,当时南京没那么大,它就选在郊区了,这是符合规划的。然后这些年都发展,可能企业也在发展,城市也在发展,慢慢慢慢就接起来了。这个时候规划上的处理往往是要,一方面要限制你这个企业的发展规模,就是你不能再扩张了,另外一个就是说限制城市进一步向它靠近,如果你做不到这个,也就是说城市不得已必须要往它靠近的话,那对不起,它要迁移。”

那就搬厂呗。

杨说,搬?谁出钱?企业问政府要,政府能出么?只能等着有房地产商来买这个地皮,卖了再搬。

“那难道这个事儿就无解了吗?”

“也不是无解,安全防护,要么是利用原有的自然地形,像山坡什么的给它挡住,就是围在一个地方,就把它的扩散影响范围尽量缩小。有些地方就要有些措施,工程措施。你像我们煤气储气站也好,炸药库也好它都要做这个。为什么炸药库不能放在城里头呢?万一它爆炸,不行。所以要放在洞里头。另外一个,化工厂也可能爆炸,所以他要算,计算它当量、强度,爆炸影响距离是多远,这个范围是不能够住人的。”

那谁来做?

住人的。” 那谁来做? 他沉吟了一下,“有关部门。” 我说哪个有关部门。 他说有关的部门有好几个。 我说我事后看到各个部门都表态了,他们并不是不懂,都能看到问题的严重性啊。 他想了一下说,可能协调有些问题吧。 3 今年的泥石流灾害让人痛心,我自己写过好几篇说满心忧患,后来想忧患也没用啊,怎么办吧。 杨保军说到一个例子,是巴西的库里蒂巴市,这城市是联合国首批命名的最适宜人居住的城市之一,也是联合国推荐的样板城市,当年年年发洪水,死人。后来来了一个市长,给治好了。 他说“就两条。第一,它尊重自然,就是这个城市也有一条河,有一条河,我们都知道这个河流它就有老实的时候,它有不老实的时候。老实的时候当然很亲和,大家去玩,不老实的时候它就发洪水呗。那么在过去,大家盖房子就乱盖,盖盖盖就盖到河谷里头去了,大家觉得这个地不用白不用,完了以后在这我也照样可以赚钱,过了两年,哗,一场洪水,大家全泡到水里。” 我说“哦,也这样。” “一下子家里头积累的这点财富全没了。然后水退了以后,大家抱怨抱怨,然后又收拾收拾,又盖,盖房子,过几年哗一场又没了。” “好熟悉啊。” “这个市长就是一个规划师,那么他就给做了一个规划,第一条经验就是他说这个河谷地带,这个就是水住的地方,水住的地方就归水,人住的地方归人,你别跟它去抢啊。所以他就把那个河道给辟出来了,就给河道呗,就把它做成公园,然后平时鸟类在里头繁殖,有鱼,老百姓可以在里头散步、健身、钓鱼都可以,就是说也是我们的一个休闲的地方,但是不是盖房子的地方。那房子要盖就盖在安全的地方,并且好好盖。所以第一个他就是说把人跟自然的关系,就不打架了,就相当于这两个不打架了。” “听着不就是一个常识吗?” “很多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个常识,都不深奥。然后盖房子的地方它怎么盖,就是他把这个城市设计一条公交的主轴,一下那个公交站就有高强度的开发,步行500米范围之内就住了很多人。这样这个城市就是几条轴向发展,然后那些公共活动,商场、商厦这些就在那个公交站点附近集中,所以你一看这个城市,它就是一排高楼沿着一条公交轴。他就是说你就不用开车了,你可以拥有汽车,然后周末你开到郊区去玩吧,平时公共交通解决了这个城市百分之七八十的出行。为什么联合国要授予它示范呢?就是它耗能最少,环境最好,经济也很发达。就两条经验。” 这市长一当二十年,又是规划师出身。所以我问杨“您说的这种情况在中国太理想主义了吧” 他说“是,那就还有第二个办法,别管你谁当市长,都听规划师的,行么?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规划法》说的,就是说你要根据这个规划来建设,而不是你去改那个规划。假如说你是一个画家,很有名的画家我相信你能画出一幅比较好的画。我现在把全世界最有名的画家全部把他们叫来,就在这块图板上让他们做一幅画,但是每个人画5笔,互相之间不

他沉吟了一下,“有关部门。”

我说哪个有关部门。

他说有关的部门有好几个。

我说我事后看到各个部门都表态了,他们并不是不懂,都能看到问题的严重性啊。

他想了一下说,可能协调有些问题吧。

 

3

今年的泥石流灾害让人痛心,我自己写过好几篇说满心忧患,后来想忧患也没用啊,怎么办吧。

杨保军说到一个例子,是巴西的库里蒂巴市,这城市是联合国首批命名的最适宜人居住的城市之一,也是联合国推荐的样板城市,当年年年发洪水,死人。后来来了一个市长,给治好了。

要商量,你说这幅画它能画成好成什么程度?大家都是高手,但是大家都想在上面抹几笔,那么最后这个城市它能好得了吗?” 5 这几期节目,从土地,到地质,到水利,到这期规划,我听到的都差不多,现在就是一个字儿“急”----“手续从简。或者叫做先干再报批”,意外都这么发生了。 我问杨“也有可能有一种声音觉得,我先发展起来,等有了钱的时候,我再来治理,您怎么看?” 他举了东莞的例子,“它就是按照这个思路发展起来的,就是说我先什么都不管,你先搞,这样速度很快,一个项目你从报批、设计到建成要一年,在这个地方我半年就建起来了,所以我一下子就比别人快了,然后资金也很多,税收也很多,很有钱了,他说那我来重整山河吧,因为全搞乱了嘛。我们管它叫空间碎片化” 所谓碎片化就是说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像样的土地和空间了,它都是像花布一样的穿插在里头,农村、城市、工厂、仓库、学校、医院全部是插花一样的。 “那么他说我有钱了,我可以建一个很漂亮的城市。当然了它的河水也全部变臭了,老百姓说,我有钱了,我也要过好的生活,要一个好的城市。然后就开始了,我要建文化中心,建一个文化中心,他确实有钱了,他说我要花2个亿建一个文化中心,就很高了吧应该。然后就找,找不到地方了,因为什么?因为每个地方它都不干净,它都跟工厂相邻,然后光有文化中心还不够,还得建别的嘛,是吧?所以后来我就算了一笔账,他所谓原来挣的那些钱最后全得吐出来。” 节目视频地址:http:news.cntv.cnchina20100905102285.shtml

他说“就两条。第一,它尊重自然,就是这个城市也有一条河,有一条河,我们都知道这个河流它就有老实的时候,它有不老实的时候。老实的时候当然很亲和,大家去玩,不老实的时候它就发洪水呗。那么在过去,大家盖房子就乱盖,盖盖盖就盖到河谷里头去了,大家觉得这个地不用白不用,完了以后在这我也照样可以赚钱,过了两年,哗,一场洪水,大家全泡到水里。”

我说“哦,也这样。”

“一下子家里头积累的这点财富全没了。然后水退了以后,大家抱怨抱怨,然后又收拾收拾,又盖,盖房子,过几年哗一场又没了。”

“好熟悉啊。”

“这个市长就是一个规划师,那么他就给做了一个规划,第一条经验就是他说这个河谷地带,这个就是水住的地方,水住的地方就归水,人住的地方归人,你别跟它去抢啊。所以他就把那个河道给辟出来了,就给河道呗,就把它做成公园,然后平时鸟类在里头繁殖,有鱼,老百姓可以在里头散步、健身、钓鱼都可以,就是说也是我们的一个休闲的地方,但是不是盖房子的地方。那房子要盖就盖在安全的地方,并且好好盖。所以第一个他就是说把人跟自然的关系,就不打架了,就相当于这两个不打架了。”

“听着不就是一个常识吗?”

“很多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个常识,都不深奥。然后盖房子的地方它怎么盖,就是他把这个城市设计一条公交的主轴,一下那个公交站就有高强度的开发,步行500米范围之内就住了很多人。这样这个城市就是几条轴向发展,然后那些公共活动,商场、商厦这些就在那个公交站点附近集中,所以你一看这个城市,它就是一排高楼沿着一条公交轴。他就是说你就不用开车了,你可以拥有汽车,然后周末你开到郊区去玩吧,平时公共交通解决了这个城市百分之七八十的出行。为什么联合国要授予它示范呢?就是它耗能最少,环境最好,经济也很发达。就两条经验。”

这市长一当二十年,又是规划师出身。所以我问杨“您说的这种情况在中国太理想主义了吧”

他说“是,那就还有第二个办法,别管你谁当市长,都听规划师的,行么?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规划法》说的,就是说你要根据这个规划来建设,而不是你去改那个规划。假如说你是一个画家,很有名的画家我相信你能画出一幅比较好的画。我现在把全世界最有名的画家全部把他们叫来,就在这块图板上让他们做一幅画,但是每个人画5笔,互相之间不要商量,你说这幅画它能画成好成什么程度?大家都是高手,但是大家都想在上面抹几笔,那么最后这个城市它能好得了吗?”

杨保军是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他说前不久去一个新的开发区,说你猜猜马路有多宽。 我犹豫一下,说八个车道? 他说你再猜,尽情发挥想象力。 五十米?我努了一下。 他笑着看看我“两百米”。 什么? 最近有观众批评我有点七情上面,我知道我是,还真不好控制。 就这样的城市,年年涝,年年花大钱修地下管道,翻了修,修了翻。 杨说,“谁都知道,地底下越扎实,上面将来就越可持续。但是他们就在想,不能够投到地下去,因为谁都看不见。” 他跟领导谈“你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形象的东西呢?我说你的基础设施都没有。” 领导也推心置腹,“有个地方,它就是地下管网漏水,是一个缺水的地方,管网沿途就给你漏掉30%了,那这个损失太大了。他们就攻关成功了,就把那个漏水率大大降低了,基本上就不怎么漏了,你想想看要节约多少吧。然后上级领导来视察就汇报,你们都做了点啥工作啊?他说我们做了这么个东西,他说,太好了,现在提倡节能环保是吧,我去看看。” 回答说,“领导,没的看,管网在地底下,我不能刨开让你看。” 领导很不爽,说你说了半天,这个东西又不能看又不能宣传,电视都拍不了,这你做的有啥用啊? 2 2010年7月28日南京一家化工厂发生爆炸。紧跟着是有的城市原油泄露。 “那是不是做规划工作的人就没有设计好呢?”我问杨。 杨保军说“规划当中有布局原则的,第一,一定要远离城市,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第二个,就是选址的时候你要在下风下水,就是你不能处在上风向,上风向一爆炸,一着火,风一吹,城市不就殃及池鱼了吗?另外一个,你要泄漏到水里去了,你要在上游,我在取水口受到危险。所以当时的原则就是下风向以及河的下游,然后有隔离,还要有防护。” “既然有这样的明确的原则,为什么我们看到近期的这些灾害是违背这些原则的呢?” “它那个是在比较早就建了这个厂子的,当时南京没那么大,它就选在郊区了,这是符合规划的。然后这些年都发展,可能企业也在发展,城市也在发展,慢慢慢慢就接起来了。这个时候规划上的处理往往是要,一方面要限制你这个企业的发展规模,就是你不能再扩张了,另外一个就是说限制城市进一步向它靠近,如果你做不到这个,也就是说城市不得已必须要往它靠近的话,那对不起,它要迁移。” 那就搬厂呗。 杨说,搬?谁出钱?企业问政府要,政府能出么?只能等着有房地产商来买这个地皮,卖了再搬。 “那难道这个事儿就无解了吗?” “也不是无解,安全防护,要么是利用原有的自然地形,像山坡什么的给它挡住,就是围在一个地方,就把它的扩散影响范围尽量缩小。有些地方就要有些措施,工程措施。你像我们煤气储气站也好,炸药库也好它都要做这个。为什么炸药库不能放在城里头呢?万一它爆炸,不行。所以要放在洞里头。另外一个,化工厂也可能爆炸,所以他要算,计算它当量、强度,爆炸影响距离是多远,这个范围是不能够

5

这几期节目,从土地,到地质,到水利,到这期规划,我听到的都差不多,现在就是一个字儿“急”----“手续从简。或者叫做先干再报批”,意外都这么发生了。

我问杨“也有可能有一种声音觉得,我先发展起来,等有了钱的时候,我再来治理,您怎么看?”

他举了东莞的例子,“它就是按照这个思路发展起来的,就是说我先什么都不管,你先搞,这样速度很快,一个项目你从报批、设计到建成要一年,在这个地方我半年就建起来了,所以我一下子就比别人快了,然后资金也很多,税收也很多,很有钱了,他说那我来重整山河吧,因为全搞乱了嘛。我们管它叫空间碎片化”

所谓碎片化就是说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像样的土地和空间了,它都是像花布一样的穿插在里头,农村、城市、工厂、仓库、学校、医院全部是插花一样的。

“那么他说我有钱了,我可以建一个很漂亮的城市。当然了它的河水也全部变臭了,老百姓说,我有钱了,我也要过好的生活,要一个好的城市。然后就开始了,我要建文化中心,建一个文化中心,他确实有钱了,他说我要花2个亿建一个文化中心,就很高了吧应该。然后就找,找不到地方了,因为什么?因为每个地方它都不干净,它都跟工厂相邻,然后光有文化中心还不够,还得建别的嘛,是吧?所以后来我就算了一笔账,他所谓原来挣的那些钱最后全得吐出来。”

节目视频地址:http://news.cntv.cn/china/20100905/102285.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31353)| 评论(6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