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医生的故事  

2010-09-19 18: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吃饭的时候,遇上一位医生,又红又专还会讲故事。 他当年援疆,刚去就遇上个棘手事,当地一个很有威望的老人重病,已经昏迷了,大口呼吸,肌肉痉挛。 当地什么医疗条件都没有,开胸,上呼吸机,都不可能。 他两手空空,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说找张报纸来。 当地人当他是个巫医,但也没别的办法了,“什么样的报纸?” 他想了下说,那就当天的机关报吧。 有人飞奔着买了张崭新的来。 他从里面还挑一下,挑出张头版,卷了一个锥筒,搁在老人脸上,罩住他的口鼻。 大家都等着,五六分钟后,老人开始正常呼吸,一小时后已经能够说话了。 亲属们仆通跪了一地叫神医,我们一桌人也听傻了,他说病人其实是呼吸性碱中毒,因为快速呼吸,把体内酸性的二氧化碳过度呼出了,所以罩个纸锥子,相当于把呼出的二氧化碳部分回吸,就好了。 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机关报?” 他一笑“纸好,硬。”。 二 后来他治了很多病,被称为新疆人民的一盏神灯,维族大妈治好病,感激地握着

一 吃饭的时候,遇上一位医生,又红又专还会讲故事。 他当年援疆,刚去就遇上个棘手事,当地一个很有威望的老人重病,已经昏迷了,大口呼吸,肌肉痉挛。 当地什么医疗条件都没有,开胸,上呼吸机,都不可能。 他两手空空,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说找张报纸来。 当地人当他是个巫医,但也没别的办法了,“什么样的报纸?” 他想了下说,那就当天的机关报吧。 有人飞奔着买了张崭新的来。 他从里面还挑一下,挑出张头版,卷了一个锥筒,搁在老人脸上,罩住他的口鼻。 大家都等着,五六分钟后,老人开始正常呼吸,一小时后已经能够说话了。 亲属们仆通跪了一地叫神医,我们一桌人也听傻了,他说病人其实是呼吸性碱中毒,因为快速呼吸,把体内酸性的二氧化碳过度呼出了,所以罩个纸锥子,相当于把呼出的二氧化碳部分回吸,就好了。 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机关报?” 他一笑“纸好,硬。”。 二 后来他治了很多病,被称为新疆人民的一盏神灯,维族大妈治好病,感激地握着

吃饭的时候,遇上一位医生,又红又专还会讲故事。

他当年援疆,刚去就遇上个棘手事,当地一个很有威望的老人重病,已经昏迷了,大口呼吸,肌肉痉挛。

当地什么医疗条件都没有,开胸,上呼吸机,都不可能。

他的手“一定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带个好” 他诚恳地说“大妈,现在是第三代领导集体了”。 我有天半夜想起这对话,笑得直抖。 三 他说一辈子没碰到过医疗纠纷,他手下的科室也没有,我听着不信。 他一笑,说一故事,说手下有位同志,一辈子看的都是老年常见病,最年青的患者也八十了,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来了一个姑娘看病,两人又聊又笑,听诊器听来听去,给看了十五分钟。第二名是位老太,一直排在后头等着。总算到了,这位同志光顾着跟姑娘告别了,没看老太一眼,老太说“给我听听”,被一脸不耐烦拿听诊器在衣服上挨了一下,就说完了,一分多钟,看病结束。 老太不乐意了,喊“流氓” 闹大了,他在楼上听见了,让护士给请上来,护士隆重介绍说“这才是我们领导,最权威的大夫” 他上来握着老太的手,一脸沉痛“太过分了,您给我说说,我开除他。” 老太太不好意思了“不用不用,给个处分就行了”。 然后他亲自给老太看病,老太太递上自己的病历,老人家每天每十五分钟 他两手空空,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说找张报纸来。

他的手“一定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带个好” 他诚恳地说“大妈,现在是第三代领导集体了”。 我有天半夜想起这对话,笑得直抖。 三 他说一辈子没碰到过医疗纠纷,他手下的科室也没有,我听着不信。 他一笑,说一故事,说手下有位同志,一辈子看的都是老年常见病,最年青的患者也八十了,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来了一个姑娘看病,两人又聊又笑,听诊器听来听去,给看了十五分钟。第二名是位老太,一直排在后头等着。总算到了,这位同志光顾着跟姑娘告别了,没看老太一眼,老太说“给我听听”,被一脸不耐烦拿听诊器在衣服上挨了一下,就说完了,一分多钟,看病结束。 老太不乐意了,喊“流氓” 闹大了,他在楼上听见了,让护士给请上来,护士隆重介绍说“这才是我们领导,最权威的大夫” 他上来握着老太的手,一脸沉痛“太过分了,您给我说说,我开除他。” 老太太不好意思了“不用不用,给个处分就行了”。 然后他亲自给老太看病,老太太递上自己的病历,老人家每天每十五分钟 当地人当他是个巫医,但也没别的办法了,“什么样的报纸?”
他想了下说,那就当天的机关报吧。

给自己量一次血压,所以纪录大概有长篇小说那么厚。 他说其实这些东西对看病没什么用,但医生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把这些数字都“陶醉”地看一遍,然后仔细地给老太太听诊了半天,最重要的是,“眼神勾兑了一下”。 老太太出门的时候说“病已经好了一半。” 四 他去陕西义诊,治过一个偏瘫患者,第二年去回访,见这人一歪一瘸走来了,说治好了,千感谢万感谢。 他只好说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不是党中央派我来的嘛。 对方又羞涩又惊喜“总书记那么忙,还惦记着我吗?” 他咳嗽了一声,“可不是吗”。

有人飞奔着买了张崭新的来。

他从里面还挑一下,挑出张头版,卷了一个锥筒,搁在老人脸上,罩住他的口鼻。

大家都等着,五六分钟后,老人开始正常呼吸,一小时后已经能够说话了。

亲属们仆通跪了一地叫神医,我们一桌人也听傻了,他说病人其实是呼吸性碱中毒,因为他的手“一定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带个好” 他诚恳地说“大妈,现在是第三代领导集体了”。 我有天半夜想起这对话,笑得直抖。 三 他说一辈子没碰到过医疗纠纷,他手下的科室也没有,我听着不信。 他一笑,说一故事,说手下有位同志,一辈子看的都是老年常见病,最年青的患者也八十了,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来了一个姑娘看病,两人又聊又笑,听诊器听来听去,给看了十五分钟。第二名是位老太,一直排在后头等着。总算到了,这位同志光顾着跟姑娘告别了,没看老太一眼,老太说“给我听听”,被一脸不耐烦拿听诊器在衣服上挨了一下,就说完了,一分多钟,看病结束。 老太不乐意了,喊“流氓” 闹大了,他在楼上听见了,让护士给请上来,护士隆重介绍说“这才是我们领导,最权威的大夫” 他上来握着老太的手,一脸沉痛“太过分了,您给我说说,我开除他。” 老太太不好意思了“不用不用,给个处分就行了”。 然后他亲自给老太看病,老太太递上自己的病历,老人家每天每十五分钟快速呼吸,把体内酸性的二氧化碳过度呼出了,所以罩个纸锥子,相当于把呼出的二氧化碳部分回吸,就好了。

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机关报?”

他一笑“纸好,硬。”。

给自己量一次血压,所以纪录大概有长篇小说那么厚。 他说其实这些东西对看病没什么用,但医生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把这些数字都“陶醉”地看一遍,然后仔细地给老太太听诊了半天,最重要的是,“眼神勾兑了一下”。 老太太出门的时候说“病已经好了一半。” 四 他去陕西义诊,治过一个偏瘫患者,第二年去回访,见这人一歪一瘸走来了,说治好了,千感谢万感谢。 他只好说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不是党中央派我来的嘛。 对方又羞涩又惊喜“总书记那么忙,还惦记着我吗?” 他咳嗽了一声,“可不是吗”。

他的手“一定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带个好” 他诚恳地说“大妈,现在是第三代领导集体了”。 我有天半夜想起这对话,笑得直抖。 三 他说一辈子没碰到过医疗纠纷,他手下的科室也没有,我听着不信。 他一笑,说一故事,说手下有位同志,一辈子看的都是老年常见病,最年青的患者也八十了,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来了一个姑娘看病,两人又聊又笑,听诊器听来听去,给看了十五分钟。第二名是位老太,一直排在后头等着。总算到了,这位同志光顾着跟姑娘告别了,没看老太一眼,老太说“给我听听”,被一脸不耐烦拿听诊器在衣服上挨了一下,就说完了,一分多钟,看病结束。 老太不乐意了,喊“流氓” 闹大了,他在楼上听见了,让护士给请上来,护士隆重介绍说“这才是我们领导,最权威的大夫” 他上来握着老太的手,一脸沉痛“太过分了,您给我说说,我开除他。” 老太太不好意思了“不用不用,给个处分就行了”。 然后他亲自给老太看病,老太太递上自己的病历,老人家每天每十五分钟 后来他治了很多病, 一 吃饭的时候,遇上一位医生,又红又专还会讲故事。 他当年援疆,刚去就遇上个棘手事,当地一个很有威望的老人重病,已经昏迷了,大口呼吸,肌肉痉挛。 当地什么医疗条件都没有,开胸,上呼吸机,都不可能。 他两手空空,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说找张报纸来。 当地人当他是个巫医,但也没别的办法了,“什么样的报纸?” 他想了下说,那就当天的机关报吧。 有人飞奔着买了张崭新的来。 他从里面还挑一下,挑出张头版,卷了一个锥筒,搁在老人脸上,罩住他的口鼻。 大家都等着,五六分钟后,老人开始正常呼吸,一小时后已经能够说话了。 亲属们仆通跪了一地叫神医,我们一桌人也听傻了,他说病人其实是呼吸性碱中毒,因为快速呼吸,把体内酸性的二氧化碳过度呼出了,所以罩个纸锥子,相当于把呼出的二氧化碳部分回吸,就好了。 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机关报?” 他一笑“纸好,硬。”。 二 后来他治了很多病,被称为新疆人民的一盏神灯,维族大妈治好病,感激地握着被称为新疆人民的一盏神灯,维族大妈治好病,感激地握着他的手“一定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带个好”

给自己量一次血压,所以纪录大概有长篇小说那么厚。 他说其实这些东西对看病没什么用,但医生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把这些数字都“陶醉”地看一遍,然后仔细地给老太太听诊了半天,最重要的是,“眼神勾兑了一下”。 老太太出门的时候说“病已经好了一半。” 四 他去陕西义诊,治过一个偏瘫患者,第二年去回访,见这人一歪一瘸走来了,说治好了,千感谢万感谢。 他只好说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不是党中央派我来的嘛。 对方又羞涩又惊喜“总书记那么忙,还惦记着我吗?” 他咳嗽了一声,“可不是吗”。 他诚恳地说“大妈,现在是第三代领导集体了”。

他的手“一定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带个好” 他诚恳地说“大妈,现在是第三代领导集体了”。 我有天半夜想起这对话,笑得直抖。 三 他说一辈子没碰到过医疗纠纷,他手下的科室也没有,我听着不信。 他一笑,说一故事,说手下有位同志,一辈子看的都是老年常见病,最年青的患者也八十了,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来了一个姑娘看病,两人又聊又笑,听诊器听来听去,给看了十五分钟。第二名是位老太,一直排在后头等着。总算到了,这位同志光顾着跟姑娘告别了,没看老太一眼,老太说“给我听听”,被一脸不耐烦拿听诊器在衣服上挨了一下,就说完了,一分多钟,看病结束。 老太不乐意了,喊“流氓” 闹大了,他在楼上听见了,让护士给请上来,护士隆重介绍说“这才是我们领导,最权威的大夫” 他上来握着老太的手,一脸沉痛“太过分了,您给我说说,我开除他。” 老太太不好意思了“不用不用,给个处分就行了”。 然后他亲自给老太看病,老太太递上自己的病历,老人家每天每十五分钟 我有天半夜想起这对话,笑得直抖。

 

他的手“一定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带个好” 他诚恳地说“大妈,现在是第三代领导集体了”。 我有天半夜想起这对话,笑得直抖。 三 他说一辈子没碰到过医疗纠纷,他手下的科室也没有,我听着不信。 他一笑,说一故事,说手下有位同志,一辈子看的都是老年常见病,最年青的患者也八十了,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来了一个姑娘看病,两人又聊又笑,听诊器听来听去,给看了十五分钟。第二名是位老太,一直排在后头等着。总算到了,这位同志光顾着跟姑娘告别了,没看老太一眼,老太说“给我听听”,被一脸不耐烦拿听诊器在衣服上挨了一下,就说完了,一分多钟,看病结束。 老太不乐意了,喊“流氓” 闹大了,他在楼上听见了,让护士给请上来,护士隆重介绍说“这才是我们领导,最权威的大夫” 他上来握着老太的手,一脸沉痛“太过分了,您给我说说,我开除他。” 老太太不好意思了“不用不用,给个处分就行了”。 然后他亲自给老太看病,老太太递上自己的病历,老人家每天每十五分钟

他说一辈子没碰到过医疗纠纷,他手下的科室也没有,我听着不信。

他一笑,说一故事,说手下有位同志,一辈子看的都是老年常见病,最年青的患者也八十了,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来了一个姑娘看病,两人又聊又笑,听诊器听来听去,给看了十五分钟。第二名是位老太,一直排在后头等着。总算到了,这位同志光顾着跟姑娘告别了,没看老太一眼,老太说“给我听听”,被一脸不耐烦拿听诊器在衣服上挨了一下,就说完了,一分多钟,看病结束。

他的手“一定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带个好” 他诚恳地说“大妈,现在是第三代领导集体了”。 我有天半夜想起这对话,笑得直抖。 三 他说一辈子没碰到过医疗纠纷,他手下的科室也没有,我听着不信。 他一笑,说一故事,说手下有位同志,一辈子看的都是老年常见病,最年青的患者也八十了,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来了一个姑娘看病,两人又聊又笑,听诊器听来听去,给看了十五分钟。第二名是位老太,一直排在后头等着。总算到了,这位同志光顾着跟姑娘告别了,没看老太一眼,老太说“给我听听”,被一脸不耐烦拿听诊器在衣服上挨了一下,就说完了,一分多钟,看病结束。 老太不乐意了,喊“流氓” 闹大了,他在楼上听见了,让护士给请上来,护士隆重介绍说“这才是我们领导,最权威的大夫” 他上来握着老太的手,一脸沉痛“太过分了,您给我说说,我开除他。” 老太太不好意思了“不用不用,给个处分就行了”。 然后他亲自给老太看病,老太太递上自己的病历,老人家每天每十五分钟 老太不乐意了,喊“流氓”

闹大了,他在楼上听见了,让护士给请上来,护士隆重介绍说“这才是我们领导,最权威的大夫”

他上来握着老太的手,一脸沉痛“他的手“一定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带个好” 他诚恳地说“大妈,现在是第三代领导集体了”。 我有天半夜想起这对话,笑得直抖。 三 他说一辈子没碰到过医疗纠纷,他手下的科室也没有,我听着不信。 他一笑,说一故事,说手下有位同志,一辈子看的都是老年常见病,最年青的患者也八十了,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来了一个姑娘看病,两人又聊又笑,听诊器听来听去,给看了十五分钟。第二名是位老太,一直排在后头等着。总算到了,这位同志光顾着跟姑娘告别了,没看老太一眼,老太说“给我听听”,被一脸不耐烦拿听诊器在衣服上挨了一下,就说完了,一分多钟,看病结束。 老太不乐意了,喊“流氓” 闹大了,他在楼上听见了,让护士给请上来,护士隆重介绍说“这才是我们领导,最权威的大夫” 他上来握着老太的手,一脸沉痛“太过分了,您给我说说,我开除他。” 老太太不好意思了“不用不用,给个处分就行了”。 然后他亲自给老太看病,老太太递上自己的病历,老人家每天每十五分钟太过分了,您给我说说,我开除他。”

一 吃饭的时候,遇上一位医生,又红又专还会讲故事。 他当年援疆,刚去就遇上个棘手事,当地一个很有威望的老人重病,已经昏迷了,大口呼吸,肌肉痉挛。 当地什么医疗条件都没有,开胸,上呼吸机,都不可能。 他两手空空,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说找张报纸来。 当地人当他是个巫医,但也没别的办法了,“什么样的报纸?” 他想了下说,那就当天的机关报吧。 有人飞奔着买了张崭新的来。 他从里面还挑一下,挑出张头版,卷了一个锥筒,搁在老人脸上,罩住他的口鼻。 大家都等着,五六分钟后,老人开始正常呼吸,一小时后已经能够说话了。 亲属们仆通跪了一地叫神医,我们一桌人也听傻了,他说病人其实是呼吸性碱中毒,因为快速呼吸,把体内酸性的二氧化碳过度呼出了,所以罩个纸锥子,相当于把呼出的二氧化碳部分回吸,就好了。 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机关报?” 他一笑“纸好,硬。”。 二 后来他治了很多病,被称为新疆人民的一盏神灯,维族大妈治好病,感激地握着老太太不好意思了“不用不用,给个处分就行了”。

一 吃饭的时候,遇上一位医生,又红又专还会讲故事。 他当年援疆,刚去就遇上个棘手事,当地一个很有威望的老人重病,已经昏迷了,大口呼吸,肌肉痉挛。 当地什么医疗条件都没有,开胸,上呼吸机,都不可能。 他两手空空,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说找张报纸来。 当地人当他是个巫医,但也没别的办法了,“什么样的报纸?” 他想了下说,那就当天的机关报吧。 有人飞奔着买了张崭新的来。 他从里面还挑一下,挑出张头版,卷了一个锥筒,搁在老人脸上,罩住他的口鼻。 大家都等着,五六分钟后,老人开始正常呼吸,一小时后已经能够说话了。 亲属们仆通跪了一地叫神医,我们一桌人也听傻了,他说病人其实是呼吸性碱中毒,因为快速呼吸,把体内酸性的二氧化碳过度呼出了,所以罩个纸锥子,相当于把呼出的二氧化碳部分回吸,就好了。 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机关报?” 他一笑“纸好,硬。”。 二 后来他治了很多病,被称为新疆人民的一盏神灯,维族大妈治好病,感激地握着然后他亲自给老太看病,老太太递上自己的病历,老人家每天每十五分钟给自己量一次血压,所以纪录大概有长篇小说那么厚。

给自己量一次血压,所以纪录大概有长篇小说那么厚。 他说其实这些东西对看病没什么用,但医生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把这些数字都“陶醉”地看一遍,然后仔细地给老太太听诊了半天,最重要的是,“眼神勾兑了一下”。 老太太出门的时候说“病已经好了一半。” 四 他去陕西义诊,治过一个偏瘫患者,第二年去回访,见这人一歪一瘸走来了,说治好了,千感谢万感谢。 他只好说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不是党中央派我来的嘛。 对方又羞涩又惊喜“总书记那么忙,还惦记着我吗?” 他咳嗽了一声,“可不是吗”。 他说其实这些东西对看病没什么用,但医生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把这些数字都“陶醉”地看一遍,然后仔细地给老太太听诊了半天,最重要的是,“眼神勾兑了一下”。

老太太出门的时候说“病已经好了一半。”

 

 

他的手“一定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带个好” 他诚恳地说“大妈,现在是第三代领导集体了”。 我有天半夜想起这对话,笑得直抖。 三 他说一辈子没碰到过医疗纠纷,他手下的科室也没有,我听着不信。 他一笑,说一故事,说手下有位同志,一辈子看的都是老年常见病,最年青的患者也八十了,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来了一个姑娘看病,两人又聊又笑,听诊器听来听去,给看了十五分钟。第二名是位老太,一直排在后头等着。总算到了,这位同志光顾着跟姑娘告别了,没看老太一眼,老太说“给我听听”,被一脸不耐烦拿听诊器在衣服上挨了一下,就说完了,一分多钟,看病结束。 老太不乐意了,喊“流氓” 闹大了,他在楼上听见了,让护士给请上来,护士隆重介绍说“这才是我们领导,最权威的大夫” 他上来握着老太的手,一脸沉痛“太过分了,您给我说说,我开除他。” 老太太不好意思了“不用不用,给个处分就行了”。 然后他亲自给老太看病,老太太递上自己的病历,老人家每天每十五分钟

他去陕西义诊,治过一个偏瘫患者,第二年去回访,见这人一歪一瘸走来了,说治好了,千感谢万感谢。

他的手“一定要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带个好” 他诚恳地说“大妈,现在是第三代领导集体了”。 我有天半夜想起这对话,笑得直抖。 三 他说一辈子没碰到过医疗纠纷,他手下的科室也没有,我听着不信。 他一笑,说一故事,说手下有位同志,一辈子看的都是老年常见病,最年青的患者也八十了,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来了一个姑娘看病,两人又聊又笑,听诊器听来听去,给看了十五分钟。第二名是位老太,一直排在后头等着。总算到了,这位同志光顾着跟姑娘告别了,没看老太一眼,老太说“给我听听”,被一脸不耐烦拿听诊器在衣服上挨了一下,就说完了,一分多钟,看病结束。 老太不乐意了,喊“流氓” 闹大了,他在楼上听见了,让护士给请上来,护士隆重介绍说“这才是我们领导,最权威的大夫” 他上来握着老太的手,一脸沉痛“太过分了,您给我说说,我开除他。” 老太太不好意思了“不用不用,给个处分就行了”。 然后他亲自给老太看病,老太太递上自己的病历,老人家每天每十五分钟

他只好说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不是党中央派我来的嘛。

对方又羞涩又惊喜“总书记那么忙,还惦记着我吗?”

他咳嗽了一声,“可不是吗”。

一 吃饭的时候,遇上一位医生,又红又专还会讲故事。 他当年援疆,刚去就遇上个棘手事,当地一个很有威望的老人重病,已经昏迷了,大口呼吸,肌肉痉挛。 当地什么医疗条件都没有,开胸,上呼吸机,都不可能。 他两手空空,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说找张报纸来。 当地人当他是个巫医,但也没别的办法了,“什么样的报纸?” 他想了下说,那就当天的机关报吧。 有人飞奔着买了张崭新的来。 他从里面还挑一下,挑出张头版,卷了一个锥筒,搁在老人脸上,罩住他的口鼻。 大家都等着,五六分钟后,老人开始正常呼吸,一小时后已经能够说话了。 亲属们仆通跪了一地叫神医,我们一桌人也听傻了,他说病人其实是呼吸性碱中毒,因为快速呼吸,把体内酸性的二氧化碳过度呼出了,所以罩个纸锥子,相当于把呼出的二氧化碳部分回吸,就好了。 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机关报?” 他一笑“纸好,硬。”。 二 后来他治了很多病,被称为新疆人民的一盏神灯,维族大妈治好病,感激地握着

 

 

  评论这张
 
阅读(86919)| 评论(5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