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晚霞  

2010-07-20 23: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小包儿,专心致志地往里看,帘子特别密,他什么也看不见。我在屋里,悄悄地走过去,也蹲着,跟他对着看,我能看见他狐疑的黑眼睛,他看不清我。过一会儿,我拿手指轻轻一点那个小包,他吓一跳,飞一样跑了,我自己乐半天。 傍晚学校一下全空了,我洗完头,拽个躺椅去操场上,那么大地方就我一人,那时候树都在,荒草野长着,地里是刚痛痛快快下完雨的土腥气,向西坐着,头靠在塑料布上,往下一陷,把木把手咔啦啦往后一掰,看晚云。 有时候小皮孩子没走,就偷偷跑到躺椅后边蹲着,把我的头往前一推,没等我追打他,就叫着跑了。 我那时候老以为长大了才有更好的

 

这两天楼下两个小学都在施工,白天晚上都没个停,打个条幅“为了祖国的花朵,请您理解”

世界呢。 到了北京十几年,噪声还在,看出去是一丛丛的楼,再远,还是楼。 只有二十楼有一根黑色的铁丝,斜斜地挂着,鸽子每天傍晚站一排,鲜红的脚爪从容一扣。我家窗朝南,看不到夕阳,只能看见它们头向着西,金光闪闪地站在高处。 碰上这样的时候,我就看它们一会儿,听一遍小娟的《晚霞》。 居民楼里肯定有很多人受不了这噪音,只有我充耳不闻。

我从小跟着我妈在小学里长大,每天听的都是祖国花朵儿的噪音,那个声音是个固体,一大团高分贝的白光。听了十几年,我已经嵌在里头了,就这么练出来的。

一个小包儿,专心致志地往里看,帘子特别密,他什么也看不见。我在屋里,悄悄地走过去,也蹲着,跟他对着看,我能看见他狐疑的黑眼睛,他看不清我。过一会儿,我拿手指轻轻一点那个小包,他吓一跳,飞一样跑了,我自己乐半天。 傍晚学校一下全空了,我洗完头,拽个躺椅去操场上,那么大地方就我一人,那时候树都在,荒草野长着,地里是刚痛痛快快下完雨的土腥气,向西坐着,头靠在塑料布上,往下一陷,把木把手咔啦啦往后一掰,看晚云。 有时候小皮孩子没走,就偷偷跑到躺椅后边蹲着,把我的头往前一推,没等我追打他,就叫着跑了。 我那时候老以为长大了才有更好的

白天只有中午,小孩儿都睡了,能安静一小会儿,所以我不喜欢午觉,天热得都成白的了,只有大桐树底下一片一片浓黑的凉,我蹲在里头,玩冰棍棒,蝉声没头没尾的。

偶尔也有不睡的小孩儿,跑到我们家属院,在我家帘子外头蹲着,向里头瞧,小男孩鼻子顶着竹帘子,顶出一个小包儿,专心致志地往里看,帘子特别密,他什么也看不见。我在屋里,悄悄地走过去,也蹲着,跟他对着看,我能看见他狐疑的黑眼睛,他看不清我。过一会儿,我拿手指轻轻一点那个小包,他吓一跳,飞一样跑了,我自己乐半天。

傍晚学校一下全空了,我洗完头,拽个躺椅去操场上,那么大地方就我一人,那时候树都在,荒草野长着,地里是刚痛痛快快下完雨的土腥气,向西坐着,头靠在塑料布上,往下一陷,把木把手咔啦啦往后一掰,看晚云。

这两天楼下两个小学都在施工,白天晚上都没个停,打个条幅“为了祖国的花朵,请您理解” 居民楼里肯定有很多人受不了这噪音,只有我充耳不闻。 我从小跟着我妈在小学里长大,每天听的都是祖国花朵儿的噪音,那个声音是个固体,一大团高分贝的白光。听了十几年,我已经嵌在里头了,就这么练出来的。 白天只有中午,小孩儿都睡了,能安静一小会儿,所以我不喜欢午觉,天热得都成白的了,只有大桐树底下一片一片浓黑的凉,我蹲在里头,玩冰棍棒,蝉声没头没尾的。 偶尔也有不睡的小孩儿,跑到我们家属院,在我家帘子外头蹲着,向里头瞧,小男孩鼻子顶着竹帘子,顶出

有时候小皮孩子没走,就偷偷跑到躺椅后边蹲着,把我的头往前一推,没等我追打他,就叫着跑了。

我那时候老以为长大了才有更好的世界呢。

到了北京十几年,噪声还在,看出去是一丛丛的楼,再远,还是楼。

世界呢。 到了北京十几年,噪声还在,看出去是一丛丛的楼,再远,还是楼。 只有二十楼有一根黑色的铁丝,斜斜地挂着,鸽子每天傍晚站一排,鲜红的脚爪从容一扣。我家窗朝南,看不到夕阳,只能看见它们头向着西,金光闪闪地站在高处。 碰上这样的时候,我就看它们一会儿,听一遍小娟的《晚霞》。

只有二十楼有一根黑色的铁丝,斜斜地挂着,鸽子每天傍晚站一排,鲜红的脚爪从容一扣。我家窗朝南,看不到夕阳,只能看见它们头向着西,金光闪闪地站在高处。

碰上这样的时候,我就看它们一会儿,听一遍小娟的《晚霞》。

 

世界呢。 到了北京十几年,噪声还在,看出去是一丛丛的楼,再远,还是楼。 只有二十楼有一根黑色的铁丝,斜斜地挂着,鸽子每天傍晚站一排,鲜红的脚爪从容一扣。我家窗朝南,看不到夕阳,只能看见它们头向着西,金光闪闪地站在高处。 碰上这样的时候,我就看它们一会儿,听一遍小娟的《晚霞》。

  评论这张
 
阅读(30581)| 评论(2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