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她们的一个世纪  

2010-02-23 22:44: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去看老姑,她讲小时候的事情,我奶奶刚嫁去,她才8岁,第一件事是把新嫁娘的红锦被尿湿。

我笑。

我小时候也这么折腾我奶奶,甚至刻意这么干,再唤醒她,看她脸上的神色----小小孩子竟然用做错事来体会有人无怨无尤的爱。

奶奶夜里以纳鞋为名,油灯下偷偷读小说给几个小姑子听。

她们一起在窑洞躲战乱,头顶全是士兵跑步的声音,老姑咳嗽止不住,有人递一片梨子给她,就停了。
“那一片梨真甜”,八十八岁的老人说。

她哥哥被征兵,逃掉,一家人都关起来,“你爸爸小小一点点,不知道怕,两只手抓住栅栏向外看,问,什么时候送饭来”。

土改时,她被叫去,烙铁,绳子,水桶放在眼前。有个青年人趁人不注意,低声对她说“不怕,问你什么,说不知道”。她一辈子记得这人的好。

她来北京五十年,我爸问“要不要回家看看?”

她问我爸“北厦里的屏风还在?青瓷瓶子?爷爷的像呢?”

我爸说,都没了,连门窗也被偷光。

她不说话。

她唯一从家乡带出来的,是一只写着“毛泽东思想万万岁”的箱子。

奶奶能留存于世的,也只一枚翡翠戒指,幼年的我系根线,挂在胸前。

她们的一个世纪,欢乐苦短,忧愁实多。

春节渐远,如果还有时间,去跟家里的老人聊聊吧,或者也读读这本书。

足以忘我。

http://webnotes.sitefrost.com/dnovelread.php?tid=867&page=4

 

 

 

  评论这张
 
阅读(4086)|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