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什么叫气质?  

2010-11-07 17: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代性,现代性,后现代性,都是任意武断的概念” 那人又问,哲学到底有什么用? 他说了个故事,有个教哲学的老师给学生上第一课,说“你们当中有人要当律师,有人当官员,有人当士兵,我说的东西,对于你们要训练的技能,不管在哪方面都没有丝毫用处。但有一点可以向你们保证,上完这个课,你们总能看清人们什么时候在胡说八道。”

认为总算找着了一个能用术语对话的人。 整个一晚上,他都雄崌一角,说着各种洋气的哲学和政治派别,说到外国人名就上英文,弄得本来八卦的饭局气氛全无。 我想起刘瑜前不久一篇文章,意思是爱说教的人不爱直视人生经验,特别爱翻山越岭,比如明明是推销专制思想,但不说“董仲舒说”或者‘张春桥说’,非要说“施密特说”。 她写,“你可能会问,施密特是谁?------这就对了,如果你也知道了施密特是谁,好些人还怎么用它装神弄鬼?” 3 伯林是个有名的哲学家,有人敬畏地问他“您认为现代性的主要特征是什么?” 老头子说“根本没这玩意儿,什么前现1

小时候,我想过一个问题“什么叫气质?”

有个同学很严肃地回答我,听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有气质,我找了个磁带,听了半天,没听见什么叫气质。

认为总算找着了一个能用术语对话的人。 整个一晚上,他都雄崌一角,说着各种洋气的哲学和政治派别,说到外国人名就上英文,弄得本来八卦的饭局气氛全无。 我想起刘瑜前不久一篇文章,意思是爱说教的人不爱直视人生经验,特别爱翻山越岭,比如明明是推销专制思想,但不说“董仲舒说”或者‘张春桥说’,非要说“施密特说”。 她写,“你可能会问,施密特是谁?------这就对了,如果你也知道了施密特是谁,好些人还怎么用它装神弄鬼?” 3 伯林是个有名的哲学家,有人敬畏地问他“您认为现代性的主要特征是什么?” 老头子说“根本没这玩意儿,什么前现

当时《读者》上有个台湾的“傻大姐信箱”,经常回答各种人生困惑,有一次有人也问“什么叫气质?”

代性,现代性,后现代性,都是任意武断的概念” 那人又问,哲学到底有什么用? 他说了个故事,有个教哲学的老师给学生上第一课,说“你们当中有人要当律师,有人当官员,有人当士兵,我说的东西,对于你们要训练的技能,不管在哪方面都没有丝毫用处。但有一点可以向你们保证,上完这个课,你们总能看清人们什么时候在胡说八道。” 大姐回答得很抒情,“气质就是春雨的沛润,夏风的迤逦,秋日的甜美,冬云的飘逸”

我盯着这几个排比句琢磨了一会儿,就放弃了这事。

代性,现代性,后现代性,都是任意武断的概念” 那人又问,哲学到底有什么用? 他说了个故事,有个教哲学的老师给学生上第一课,说“你们当中有人要当律师,有人当官员,有人当士兵,我说的东西,对于你们要训练的技能,不管在哪方面都没有丝毫用处。但有一点可以向你们保证,上完这个课,你们总能看清人们什么时候在胡说八道。”

 

认为总算找着了一个能用术语对话的人。 整个一晚上,他都雄崌一角,说着各种洋气的哲学和政治派别,说到外国人名就上英文,弄得本来八卦的饭局气氛全无。 我想起刘瑜前不久一篇文章,意思是爱说教的人不爱直视人生经验,特别爱翻山越岭,比如明明是推销专制思想,但不说“董仲舒说”或者‘张春桥说’,非要说“施密特说”。 她写,“你可能会问,施密特是谁?------这就对了,如果你也知道了施密特是谁,好些人还怎么用它装神弄鬼?” 3 伯林是个有名的哲学家,有人敬畏地问他“您认为现代性的主要特征是什么?” 老头子说“根本没这玩意儿,什么前现

2

前阵子吃饭的时候,有位男同志中途来了,一见刘瑜,握手寒暄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说,您是一个新保守主义者了?”

认为总算找着了一个能用术语对话的人。 整个一晚上,他都雄崌一角,说着各种洋气的哲学和政治派别,说到外国人名就上英文,弄得本来八卦的饭局气氛全无。 我想起刘瑜前不久一篇文章,意思是爱说教的人不爱直视人生经验,特别爱翻山越岭,比如明明是推销专制思想,但不说“董仲舒说”或者‘张春桥说’,非要说“施密特说”。 她写,“你可能会问,施密特是谁?------这就对了,如果你也知道了施密特是谁,好些人还怎么用它装神弄鬼?” 3 伯林是个有名的哲学家,有人敬畏地问他“您认为现代性的主要特征是什么?” 老头子说“根本没这玩意儿,什么前现 刘老师刚从剑桥回清华教政治学,这位同志可能认为总算找着了一个能用术语对话的人。

整个一晚上,他都雄崌一角,说着各种洋气的哲学和政治派别,说到外国人名就上英文,弄得本来八卦的饭局气氛全无。

1 小时候,我想过一个问题“什么叫气质?” 有个同学很严肃地回答我,听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有气质,我找了个磁带,听了半天,没听见什么叫气质。 当时《读者》上有个台湾的“傻大姐信箱”,经常回答各种人生困惑,有一次有人也问“什么叫气质?” 大姐回答得很抒情,“气质就是春雨的沛润,夏风的迤逦,秋日的甜美,冬云的飘逸” 我盯着这几个排比句琢磨了一会儿,就放弃了这事。 2 前阵子吃饭的时候,有位男同志中途来了,一见刘瑜,握手寒暄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说,您是一个新保守主义者了?” 刘老师刚从剑桥回清华教政治学,这位同志可能

我想起刘瑜前不久一篇文章,意思是爱说教的人不爱直视人生经验,特别爱翻山越岭,比如明明是推销专制思想,但不说“董仲舒说”或者‘张春桥说’,非要说“施密特说”。

代性,现代性,后现代性,都是任意武断的概念” 那人又问,哲学到底有什么用? 他说了个故事,有个教哲学的老师给学生上第一课,说“你们当中有人要当律师,有人当官员,有人当士兵,我说的东西,对于你们要训练的技能,不管在哪方面都没有丝毫用处。但有一点可以向你们保证,上完这个课,你们总能看清人们什么时候在胡说八道。” 她写,“你可能会问,施密特是谁?------1 小时候,我想过一个问题“什么叫气质?” 有个同学很严肃地回答我,听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有气质,我找了个磁带,听了半天,没听见什么叫气质。 当时《读者》上有个台湾的“傻大姐信箱”,经常回答各种人生困惑,有一次有人也问“什么叫气质?” 大姐回答得很抒情,“气质就是春雨的沛润,夏风的迤逦,秋日的甜美,冬云的飘逸” 我盯着这几个排比句琢磨了一会儿,就放弃了这事。 2 前阵子吃饭的时候,有位男同志中途来了,一见刘瑜,握手寒暄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说,您是一个新保守主义者了?” 刘老师刚从剑桥回清华教政治学,这位同志可能这就对了,如果你也知道了施密特是谁,好些人还怎么用它装神弄鬼?”

3

伯林是个有名的哲学家,有人敬畏地问他“您认为现代性的主要特征是什么?”

老头子说“根本没这玩意儿,什么前现代性,现代性,后现代性,都是任意武断的概念”

那人又问,哲学到底有什么用?

他说了个故事,有个教哲学的老师给学生上第一课,说“你们当中有人要当律师,有人当官员,有人当士兵,我说的东西,对于你们要训练的技能,不管在哪方面都没有丝毫用处。但有一点可以向你们保证,上完这个课,你们总能看清人们什么时候在胡说八道。”

认为总算找着了一个能用术语对话的人。 整个一晚上,他都雄崌一角,说着各种洋气的哲学和政治派别,说到外国人名就上英文,弄得本来八卦的饭局气氛全无。 我想起刘瑜前不久一篇文章,意思是爱说教的人不爱直视人生经验,特别爱翻山越岭,比如明明是推销专制思想,但不说“董仲舒说”或者‘张春桥说’,非要说“施密特说”。 她写,“你可能会问,施密特是谁?------这就对了,如果你也知道了施密特是谁,好些人还怎么用它装神弄鬼?” 3 伯林是个有名的哲学家,有人敬畏地问他“您认为现代性的主要特征是什么?” 老头子说“根本没这玩意儿,什么前现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71733)| 评论(5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