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我很庆幸不必面对他的双眼  

2006-03-31 00:0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很庆幸不必面对他的双眼 - 柴静 - 柴静·观察
 
临走前,在西湖边上的茶座坐坐。
空气实在好,风从湖上来,人忍不住先屏息一下,再深深地,无声地呼吸。
深翡翠绿的湖水边上,樱花的细蕊象雪一样,不觉察的时候,一会儿落得头上身上都是。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松鼠突然从叶丛中窜起,然后悄无声息地在湿黑的樟树梢上隐藏。但还是没逃过小孩子的眼睛。
他大概四五岁,圆滚滚的大脑袋,仰脸向天,张着嘴跟松鼠对着看。
两对乌溜溜的眼珠,一动不动,已经对视了五分钟了。
我忍不住笑,是他爸爸吧,也向我微笑过来。
有三个年青人走过来,指着我身边的空椅子“有人坐么?”
“没有”。
他们拽过去,放在众人面前那片最接近湖边的草地上。排排坐。
那个涂美丽的浅绿色眼影的女孩子熟练地从包里拿支烟。
烟雾飘过来,小男孩头一下子拧过来了,乌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走过去轻声提醒她“小姐,您坐在上风口。”
她看我一眼,站起身拉起椅子走到一边。
不到一分钟,又来两个年青女孩子,不知从哪里拽的椅子,同样的位置,坐下。
坐下的同时,她们都从包里拿出烟。
我站起身的时候,看见那个爸爸牵着孩子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老樟树的树枝上,空空落落,只有枝叶轻颤。


写来留言的是位年青的妈妈。
她家小朋友四岁,对城铁有一种迷恋,把城铁当玩具当看风景的交通工具,春暧花开,妈妈常常带他去四处看风景。
她说“城铁里人怎么那么急呢?看上去每个人都在地铁地心急火燎的,我家小朋友也没什么急事,但我觉得这种紧张与焦虑已经传染给了这个四岁的小朋友了,他看见这么多人如此匆忙,也在拼命催促我快点快点”
从城铁往东直门地铁换票的时候,小朋友自告奋勇要自己去换,妈妈站在二十米开外看着他去。
“与他同时换票的两个成人并没有特别回避一下小孩,而后面一个年轻人差点把我家小朋友的换得的票取走,小朋友得到票后,迳直朝我跑来,一位中年妇女也急匆匆地去换票,差点将小朋友撞倒。”
就在那位妇女差点撞倒他时,小朋友回头就骂了一句妈妈在家从没有听他说过的话:你有病哪!
妈妈愣住了。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四岁小朋友骂人的话,怎么在这样一个场景中那么合理那么自然地就说出来了呢?”
她把孩子叫到身边,问他是谁教他如此骂人,是在幼儿园小朋友那儿学的还是电视节目中,小朋友想了一想,说不知道!他真的是不知道。
妈妈说,以后不要骂人,别人撞了你是无意的,你骂人却是故意的,你得知错,他点点头。
年青的妈妈在夜里写了长长的留言给我,说“什么时候我能让孩子觉得这是一个让人尊敬的城市呢?”


给你看这张照片。
这个孩子也是四岁,抽烟成瘾。
教会他抽烟的是他父亲瓦厂的工友。每天给他烟抽,以此取乐。
“现在他每天没烟抽都不行,”工友乐不可支,“这小老头,有瘾了”
他爸爸不以为这有什么问题“挺好玩的”
他妈妈说“别人给他抽我有什么办法”
这孩子夹着烟的手势如此娴熟。
我看着他手背上清晰的小肉涡。
真奇怪,看了一下午几百封写给新闻调查的邮件,那么多事情,好象都不如这几个小小的涡让我感觉更气闷。
这个我们为之奋斗的世界,将来不是都是留给这些小胖手掌的么?
我们将不能不留给他们腐臭的河流,不能不留给他们看不见的星空,不能不留给他们拆迁迨尽的故乡,不能不留给他们没有传说和民谣的历史,不能不留给他们有沙尘暴的春天,不能不留给他们永远再也见不到的野生物种…
但是我们起码能不能留下-----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应该珍重和向往的?善和美是什么?做一个人最基本的尊严是什么?
登载这张照片的时候,这个四岁孩子的双眼被马赛克遮住了。
我很庆幸不用面对这双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127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