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给我签个名吧  

2006-04-20 00:5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宴刚散。

大概是功夫茶的原因,加上从海上来的夜风,人没有睡意。

刚刚在桌上和我们一位老摄像坐在一起,大家叫他喜大爷。

喝了一点点红酒,他忽然跟我说起一件事。

是有一年在天安门做直播的时候,他正在试机器。

有个小男孩看见他拿着的话筒上中央台的台标,跑过来“给我签个名吧”

“你认识我么?”

小男孩摇摇头。

他正忙着,用手一指远处的海霞“那是名人,你去找她吧”

那个小孩把手里的本子缩回来,走了,没有去找谁。

喜大爷说“他脸上那个失落和难过的表情,我老记着。我想,他可能是一个从外地来的孩子,只是把我当成了中央台的一员,想留个纪念。可是…”

有人过来打岔,他喝了一杯。

然后又转过头跟我说“当时我要是给他签了那个名就好了”

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会讲这个故事给我听。

他说“我看见你下午给那些学生签名,想起来的”

是在厦大,连战走后,我们撤机器的时候,有些学生和市民过来了。

在工作的时候我不会有时间做别的事,所以有同学说“我等了很久,给我签个名吧”

然后有很多本子递过来。

其实在别人本子上签字,对我来说总有一种隐隐的羞耻感。

柴静,这个名字只属于我自己,我从小歪歪斜斜地写在自己作业本上,长大了最多签在要报销的发票背面,但是要把它写在陌生人的书上,或是本子上,留在那儿,在我看来,再荒诞不过。

甚至有人递给我一张皱巴巴的过路费,要我在背面签上这两个字。

当然,有更多递本子的人其实根本不认识我。

上午直播完,我坐在车里,摄像老李刚打开车门出去。

有个女孩子叫了一声“别关门,让我看一下那个女的”

然后她的朋友们就围上来,我就那样举着吃了半只的香蕉尴尬地暴露着。

“看”她惊喜地说“她会吃香蕉”

相信我,这种情况下给人签名,绝不会是件愉快的事。

但是,我还是会签。

甚至偶尔,还要给小胖子的T恤上画个兔子。

给那个帮我们拉线的武警的直播证上多写几个字“辛苦了,多谢你”

给我们开车的吴师傅的小电话本上给他的孩子写两句话。

一个记者,给别人签名,要克服内心相当的不适。

但是,我一直记得,在我十四五岁的时候,我曾经写信给一个台湾电台的主持人,希望他帮我要一个郑智化的签名,我有点记不清为什么那种情感会那么强烈,但我记得我每天去邮箱前等,心砰砰跳。

一直等了半年,才死了心。

今天这些签名,大部分,一转头就会被撕下来丢掉,但我仍然会在形形色色的递过来的纸上潦草地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我不知道人群中有没有一个,因为被拒绝而会感到刺痛的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7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