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曹雪芹是个好记者  

2006-05-25 22:4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跟两位大侠聊了一天。
全是专业上的硬事儿。
这会儿回到家心神都涣散了。
啥也别说了,每次这个时候,我就叼根冰根,把《红楼梦》和《西游记》翻出来看看,安慰一下我消化不良的脑子。
随手翻到那儿都看得下去,这儿,第60回,赵姨娘看见贾环从芳官那儿得了不是蔷薇硝而是茉莉粉,就骂.
"贾又愧又急,说:你这么会说,你又不敢去,这会儿又调唆我和毛丫头们去闹,你不怕三姐姐?你敢去,我就服你”只这一句话,便戳了他娘的肺,便喊说:我肠子里爬出来的,我再怕不成,这屋里越发有得说了”一面说,一面拿了那包子,便飞也似的往园中去了。"
可巧宝玉不在,去黛玉那里了,“赵姨娘也不答话,走上来,便将粉往芳官脸上撒来,指着芳官骂“小淫妇!你是我银子钱买来学戏的,不过娼妇,粉头之类的…”
一通乱骂。
芳官一行哭,一行说“…我一个女孩儿,知道什么是粉头面头的,姨奶奶犯不着来骂我…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呢”
袭人忙说“休胡说”赵姨娘气得上来便打了两个耳括子。
芳官哪里肯依,撞头打滚,泼哭泼闹起来"你打得起我么?你照照你那模样再动手…”
几个芳官唱戏的小朋友听说了,四人一齐跑进怡红院,“豆官先一头几乎不曾将赵姨娘撞了一跤。那三个也拥上来,放声大哭,手撕头撞,把个赵姨娘裹住。
晴雯一面笑,一面假意去拉。
蕊官,藕官两边一边一个,抱住左右手,其他两个前后头顶住。四人只说“你只打死我们四个就罢”
芳官直挺挺躺在地下哭得死过去。
等探春带人来将四个喝住,赵姨娘“气得瞪了眼,粗了筋,一五一十,说个不清”
哈哈之余,心想,曹雪芹老师要在现在做记者,哪有我们出来混?
用这笔法写现场报道,一个废字没有,更没形容词,都是动词和直接引语。事实自己就狂吠出来,声光色影,好看得很,引车卖浆之人也看得懂。
古代如有职业新闻界,强人多的是。
《西游记》第56回,唐僧被强盗抓了吊在树上,悟空来了。
叫道“师父,这是怎么说话?这都是些什么歹人?三藏道“徒弟呀,还不救我一救,还问甚的?”行者道“是干甚勾当的?”三藏道“这一伙拦路的,把我拦住,要买路钱,因身边无物,遂把我吊在这里,只等你来计较计较,不然,把这匹马送与他罢”行者闻言笑道“师父不济,天下也有和尚,似你这样皮松的却少,唐太宗差你往西天取经,谁教你把龙马送人?”三藏道“徒弟呀,似这般吊起来,打着要,怎生是好,他打得我急了,没奈何,把你供出来也”
那伙贼撒开势围将上来,行者放下包袱,道“列位长官,不要嚷,盘缠有些在此…只望放下我师父来,我就一并奉承”那伙贼闻言都甚欢喜“这老和尚悭吝,这小和尚倒还慷慨”教:放下来。那长老得了性命,跳上马,顾不得行者,操着鞭,一直跑回旧路。"
呵呵。
"行者展开棍子,幌一幌,有井栏粗细,七八丈长短,荡的一棍,把一个打倒在地,嘴唇
揞土,再不做声…”
打死两个强盗头子儿,众喽罗四路逃生而走。
唐僧吩咐八戒把人葬了,然后撮土焚香祷告“…我以好话,哀告殷勤,尔等不听,返善生嗔,却遭行者,棍棒伤身…你到森罗殿下兴词,倒树寻根,他姓孙,我姓陈…冤有头,债有主,切莫告我取经僧人”
八戒笑道“师父推了干净,他打时却也没有我们两个”
三藏真个又撮土祷告道:好汉告状,只告行者,也不干八戒,沙僧之事”
看到这儿,忍不住大笑。
再往下看。
“大圣闻言…攥着铁棒,望那坟上捣了三下,道:遭瘟的强盗,你听着!我被你前七八棍,后七八棍,打得我不疼不痒的,触恼了性子,一差二误,将你打死了,尽你到哪里去千,我老孙实是不怕,玉帝认得我,天王随得我,二十八宿惧我,府县城隍跪我,东岳天齐怖我…随你到哪里去告!”
唉,学讲故事,我们也不用远学《60分钟》,近学《华尔街日报》,先向两位老前辈叩头就行。
最近又发现一位师父,就是郭德纲。
老六的《读库》上有他这么段相声:
后来我日子就过穷了---父母有病,媳妇下岗,孩子等着上学交不起这学费,全家这么些口人住着一个四平米的房子---晚上都站着睡觉。十冬腊月大雪纷飞,全家人穿一条棉裤衩,怎么过冬啊,我媳妇到外边捡了点毛线头,拼好了,给我织了一条毛线的内裤,那玩意穿上不舒服---刺痒,那也得穿着呀,得活着呀。好容易把身上穿好了---脑袋上没有帽子,穿着一双塑料的拖鞋,底下就是我这毛线的内裤,处边套条单裤,上边穿着一件塑料的棉袄,二两棉花,还在袖口这儿了…挎着一个兜子,里边有两张1976年的《北京晚报》---
出去卖报纸挣钱,十冬腊月,街上没什么人,顺着河边往前走,天阴沉沉的,刮着小风,几片树叶从上边掉下来转着圈地落在你脚底下,雨里边夹着雪打在身上扎骨头这么疼,身上无衣腹内无食都迈不动眇,回头看---万家灯火!噍着二环上的车一辆一辆往前走着,灯火通明,想到自己,我死的心都有,可是上有老下小,我得出去转去啊,攥着这张晚报“看报啊,看看新闻吧,四人帮粉碎啦…”
看人家这情境描写。
 
 
 
  评论这张
 
阅读(73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