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父与子  

2006-06-08 22:16: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不起,24万!生命!在那场灾难中离去。对不起,我,今天才知道。"
这是博客里的留言。
不,不意外。
这次在唐山,我见到了钱钢的儿子。
小钱24岁,是学物理的男生,喜欢轮滑和漂亮女生。
“我是一俗中之俗人”他老得意洋洋地这么说,以强调他和老爹一代的区别。
听到他和他爸谈起地震就那么一次----
在车上,他问“地震之前,猫啊狗的,真的会知道么?”
他爸也象跟娃娃说话一样的口气说“一看你就没好好看我的书”-----那书里,纪录了全部灾前的动物预警。
小钱后来跟我说,他在上大学前从来不知道唐山大地震的事,也没看过他爸的书“哪有时间,我忙完中考忙高考,这个事儿考试又不考”
现在嘛,要忙着研究生毕业,找一份挣钱多点儿的管理工作。
钱钢说“我没有要求过他非了解什么,顺其自然”---他连香港政府把他关于地震的文章列入教学,也很有惶恐之意,生怕历史成为考试,成为负累。
他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遗传密码,在一定年纪的时候,自会去寻找过去,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需要强求
包括小钱这次跟着他爸去唐山,也是小钱自己的想法。
“我就是尽一个儿子的义务”他嘴硬得很。
看上去一副不上心的样子,背着手,东晃西逛。他爸跟三十年前的故人聊天,他在旁边看一下,一言不发,过一会儿就转身到邻居家去看小狗。
只有一次,在医院的灵堂里,我看他拿出个数码相机拍。
我问他拍什么。
他含含糊糊敷衍一句“看看那个盒子上的雕刻”
混熟之后,我跟他说要采访他一下。
他不习惯地很“别谈那些正经的事儿”
“你到底拍什么了?”我看他的相机。
拍的是一个小孩的骨灰盒上,刻了一只凤凰。
“为什么拍这个?”我问他
他说“我觉得刻的人可能希望他重生吧”
吆…
我看见他桌上的纸,才知道他这两天正赶着交毕业论文的点儿,白天跟着去各个地方,回来恐怕得连夜写,困得滴里嗒拉。
“那你到底你来干什么?”
“说了,陪我爸”
“还有呢?”
“来看看亲戚”他狡黠笑一下。
“还有呢?”
他往后倒了一下,做一个“服你了”的表情。
我等着他说。
“我想找点东西”
“什么?”
“象我这样的人最缺的东西”他还补充了一下“迷茫的人”
“是什么?”
他有点不好出口,但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信仰”
这个词,让我愣了一下。
“在哪儿找”
“从他们(幸存者)眼神里看到一点儿”
“什么呢?”
“就是…好好活着”
“活着,并不简单”,他的父亲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因为我们曾经经历不尊重生命的年代”
 
 
 
 
 
另:
一位曾经在香港读书的朋友在留言里纠正一个说法,引文如下:
“實際上,錢鋼寫的唐山大地震不是小學的教材,而是香港高中生中國語文及文化科裏的指定課外閱讀材料之一。我記得讀書那會,有很多同學都寫這本書的,無他,因為錢鋼寫得動情之極,比較容易作抒情發揮,那時也流淚,出於天性的推己及人”
在深夜里,把大家的评论和留言逐条看过,非常温暖。唐山受灾之初,外地的列车路过唐山,必须把窗帘放下,不允许看到灾后的真相。而三十年来,遮蔽我们的东西太多了,包括我们自己内心的无知和偏见。我不知道这期节目最终能呈现出多少,但最起码,我们希望自己能够表现出人蒙尘已久的“天性”的自由。
  评论这张
 
阅读(6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