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死亡本身并无意义  

2006-06-06 00:1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亡本身并无意义 - 柴静 - 柴静·观察
这是一张小女孩的照片。
照片的背后是一只盒子。
这只盒子是装骨灰的。
它放在四百多个盒子中间,上面写的日期都是1976年7月28号。
放盒子的屋子在一所医院的角落里,据说是唐山唯一一个灵堂。它很小,很旧,就要拆掉了。
 
在留言里,有人问我“有那么多人民更关心的事,为什么要做陈年的旧事?”
是,土地拆迁,医疗事故,教育腐败…哪一项都是“人民”更现实更切身的问题。这次来到唐山,我发现作为记者的我,一直也在问自己“为
什么要做这个节目?人为什么需要纪念?重新掀动这个历史有价值吗?”
这张三十年前小女孩的照片,对她亲人之外的人,有意义么?
而且对唐山,三十年来,我们听得并不少。
唐山有2500平方米,讲解资料10多万字的抗震纪念馆,是“全国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陈列着《今日唐山——唐山市建设成就展览》.
要看地震的遗址,大概有四处,当初是作为科学研究用才保留下来。
其中之一在矿院,每个想要进去看的人,都要交10块钱。看者寥寥。
前天我写纪念墙的时候,以为没有刻上名字的人很多是因为钱。昨天在新华书店里,遇到了钱钢书里写过的,失去了两个小儿子的父亲。
我问他“你没有想过把他们的名字刻在纪念墙上?”
他的回答让我很意外“他们又没有为国家做什么贡献”
“你觉得有贡献的人才能刻上去么?”
他犹豫了一下“他们只是孩子”
"你不觉得每个普通的人都应该被纪念么?”
他含糊了一下…“也是”。
一个具体的生命在宏大的国家面前是微小的,即使在做父亲的人看来也是一样。
 
从书店离开的时候,老人家说,医院的小灵堂要拆了,他打算和他的妻子,去看看孩子。
年迈的父母手抖抖地从小袋子里拿出两块巧克力,在两个小盒子面前各放一块的时候,我偶然回头看,和我们同行的香港记者OLGA在一边哭得满脸泪。
她说因为她从小就在语文课本里看过钱钢描写他们的那段文章。
“一个戴鸭舌帽的极可爱的大眼睛男孩,我简直不忍心正视他,他的骨灰盒上,放着一个小小的花圈,挽带上写着“韩治安息你的爸爸妈妈”
旁边还有一个小花圈,上面是同样的字迹:韩松安息你的爸爸妈妈失去了这样一对可爱的孩子,不知道这对父母是在用什么支撑自己的生命和感情”
这是香港小学生的教材。
灾难中的哀恸,留在小小孩子的心里,让他跟遥远城市里的人发生联系,让他们在成年之后,敬重生命,感同身受他人的痛苦。并且去思考这
样的哀伤是如何造成的。
而对很多三十年来长大的大陆孩子来说,唐山地震,这个造成24万同胞死亡的灾难,也许只不过是一个听说过的事实,一个历史课上不会考的
事情。一段没有什么理由去知道的过去。

在广岛原子爆炸的纪念碑里放置着85本名册,上面纪录的是242437人的名字。
在60周年的纪念仪式上,日本众议院的院长在发言中说“是这些受害者让我们认清肩负的责任…是我们在选择方向上犯了错误,走上了战争之
路,与国际社会为敌的结果之一就是---美国投下了原子弹”
纪念碑上,碑文是“请安息长眠,我们不会重复错误”。
死亡本身并无意义,对死亡的思考才有意义。
三十年前,一个小女孩在唐山地震中死去,她叫孙淑擎。
跟她一起遇难的还有242768人。
他们让我们认清什么?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现实切身的问题,但是,没有一个尊重每个具体生命的价值体系,没有对历史的思考习惯,我们就不可能期望这些问题能够
得到解决。
  评论这张
 
阅读(6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