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遗忘的,不只是唐山  

2006-06-06 23:5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遗忘的,不只是唐山 - 柴静 - 柴静·观察
这张照片,是唐山的空军机场的大门,现在已经残破不堪。
三十年前,这里,是几乎所有唐山人的希望,幸存的人,都汇聚到从市区到这里的9公里的路上,那是一场空前的大逃亡。
用车运的,走路的,赤身裸体的,抬着担架的…
有人是用手抠着地上的石头,一点一点爬着来的。
因为城市已经平了,只有这里可能有水,有吃的,有医生,有生的希望。
女医生比划给我看“从你坐的地方,往北四里,往西四里,全是人,躺在雨里,地上不是雨,是血水。走路的时候踩着人过去,会动的是活人,不会动的就是死了”
医生的白大褂的下摆都染成了红色,是被伤员和家人的手拽的----医生,救救…
就那么一天,人把卫生队附近的游泳池里的一池水都喝干了。
最后一瓶氧气,她给一个伤员用上。
等回来的时候,发现氧气瓶周围躺了6个人,每人鼻子里一个导管,都接在瓶子上,也不知道哪来的。
我才知道,我当年印象深刻的的那个没有麻药,给那个小男孩用刷子头皮上往出刷沙子的医生,就是她。
“40分钟”她说“没有灯,用手电照着做的”
她一边掉眼泪一边用刀背刮那些结了血痂的淤泥。
每刮一下,小男孩的手和脚就抽搐一下。
那个6岁的小男孩,一滴泪也没掉,就是不断地念“下定决心,排除万难…”
这些年,她一直惦记着他,想见他一面,“就想看看他的头皮好了没有,留没留疤”
但是,当年的数以万计的人,都没有名字,没有照片。
当时不允许拍摄这里的任何影像资料,尤其是伤亡的人。甚至连医生也不允许告诉家人这里的情况,“这是秘密”。
这个地方,现在全是荒芜的野草。
我问医生“每年的纪念碑前的活动你们去么?这些幸存的人去不去?”
“不去”
“为什么?”
“上去说话的都是…当年赶到首都送信的人”
几乎所有的采访对象都说,唐山真正的纪念,是每年7月28日,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人们都会烧纸钱,满城飞灰,悼念亡灵。
“可是到您孙子这一代,还会记得么?”
老医生摇摇头。
可是她接着反问我。
“不记得的事情多了”她说“62年大饥荒你知道多少?反右你知道多少?”
我默不作声。
她一笑,把话收住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