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大脑深处的灯火  

2006-07-17 00:3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我走了十天,仍然没有弄明白我最想知道的事情。
赤手空拳,坐在人的对面。
他浑身全是破绽,他满嘴谎言,他可能会毁了自己全部的声誉。
但你还是没有权力让他说出那一点最要命的真相。
你只是一个记者,没有他的允许,你不能掀开他家里的帘子去看看后面有没有人。
你不能使用超常的技术手段,尽管你知道他左口袋的手机里可能就有那个事关秘密的号码。
你也没有强制力,他可以随时站起来说“我没时间了,我需要去休假,车就在楼下”
然后在楼梯口,他叫住你,从高处把你落在桌上的本子递给你,突然一笑“你忘东西了…怎么,比我还紧张?”
失败感,是的,那是比硬币还苦涩的味道。
它象是在用海子的诗嘲弄你,“而我一无所有/两手空空"
你发现,那是你回到家看电影或是哈哈大笑时也驱除不了的感觉。
 
                   二
回来先看留言,看大家自己在评论里聊上了。
“制作泪水”问“晖”:您觉得万事万物的真相也好,“根底”也罢在哪,如何能更好地探寻呢?”
那一位回答得还真是认真,答“你的問題其實已經有一個前設,即世界是有一個真相等着我們把它找出來的。我不排除這個看法,但也有另一個看法是:真相不是客觀存在的東西,所有的解說不過是一偏之見,有着不同程度的主觀性。”
他又说“所以有時我們不能相信漂亮好看的言詞,只能用自己的心去看和體認,用自己的經驗去驗證,唯其保持對不同論述的警愓,才能保持自己的獨立性,而不至於被各種論述(包括官方論述、名家名言、偉人格言等)所役使。這就是我所理解的「探尋」。而且,這種「探尋」是我們抗衡權力時唯一可行的方法
他说他自己的方法是”不斷相信,不斷懷疑,不斷幻滅,不斷摧毁,不斷重建,為的只是避免成為偏見的附庸。或者說,煸動各種偏見的互歐(殴),從而取得平衡,這也是我所理解的「博弈」。”
 
 
                    三
我总是记得郝在一个片子里编入的一个镜头-----金子一样的一段晚霞。
那是一个关于公安局长私放罪犯的节目。
他当然不会承认,仰着脸哈哈笑,还拿出当年发表的文学作品跟我们闲谈…而我们的手头没有证据。
郝赶着还有两分钟要开的车去往大雪纷飞的青岛取证。而我们留在小县城的宾馆里,满是霉点的房间里。
公安局宣传科的同志就守在门外,我怔怔地看着本子,上面是我自己写的问题---
“如果我是他,做这样一件有风险的事,我需要别人协助么,我会选择谁?”““如果我做的时候认为自己不被发现,我可能在什么地方大意留下痕迹?”…
最后我问自己“如果我是一个骄傲的人,喜欢文学,我的弱点会在哪里?”
我写下:“意志”。
我们停了一天,不工作。整整一天,闭门不出。公安局宣传科的同志就守在门外。
等第三天,开始采访的时候,局长已经摘掉了第一天见面时的眼镜,双眼血红。
李季递了一根烟给他。
抽完那支烟,他最终承认了一切。
离开那里,是傍晚了,好象下过雨,我们的车在土路上跌跌撞撞地开了很久,突然一个拐弯,西南的天空里,晚霞赤金,灼灼其华。
李季下车拍,我们在车里看着,谁也不说话。
 
                        四
 
郝的那期节目也被贴上了橙色标签,跟很多带子一样并列着,放进了透明的柜子里。
明天,我们还要出差,把还不清楚的事情弄明白。前方一无所知,而将来毫无把握。
我们的行李空空,除了摄像机,话筒,我们唯一能携带的只是自己的头脑。
一个“不斷相信,不斷懷疑,不斷幻滅,不斷摧毁,不斷重建”的头脑。
在湖南采访的时候,我曾经遇到过一位医生,他对我说过“思考是大脑幽暗无名之处的一盏灯”
大脑深处的灯火,那么微弱,但也许,它会照亮未知。
 
  评论这张
 
阅读(6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