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十年一觉地主梦  

2006-09-13 14:5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的勤俭之后,王二说,他终于买房啦。
然后他在MSN上传了篇文章给我,转贴如下。
 
    兄弟,你还小,有一个词你可能不懂。这个词对于你是知识,对于我是怀旧。我遇到它的时候是在小学一年级,后来在各种场合遇到它。这个词叫“家庭出身”。

我在第一次填的时候,身边村长家的二小子跟我说,我们都是贫农,你的是地主。我很耻辱,也很无奈。只好填上了地主。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成了小小的地主。

当然,我爸爸说,不对,你别乱填。应该填革干。就是革命干部。我知道了,但是每次填到家庭出身这一栏,我想到的都是地主。因为这不是空穴来风,我爷爷是地主。当时是1980年左右,文革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佘毒。

据说,原来我们家的土地是村里最多的。我们家的房子后来成了生产队里的大队部。我们家住到了小厢房里。从一些书里知道,我们家就是那用“万恶”来形容的那种人。我很难过。

从我奶奶的嘴里,我又知道,我们家世世代代拼命干活,到了我太爷这一辈,一点一点地攒下了近五十亩薄地。每天五点,我的爷爷就下地里干活。家里倒是确是有两个长工,但长工并非如后来所形容“吃的是猪狗饭,干的是牛马活”,“吃不好,他们干不动活呵”,我奶奶后来说。

文革之后,我们家六口人,住在一间房子里。此时,我们的六间房子已经属于一位贫农。但他不住,他另有房。地主家的房便空着。于是,我爸开始想办法。我爸是老师,一个月二十九块钱工资。最后,花了八百三十元,恳求那位贫农,让我们住进原本属于我们的房子。现在这房子成了我们村子最老的房子,还在。但住了几年,兄弟姐妹们考上大学,到了北京,房子又空着了。

在北京,我即将有一间我自已的房子,但愿我不象我爸一样,最后花钱把自已的东西再买回来,因为这是世上最不公平的交易。

就这样,而立之年,我成了一名,业主。我是多么的不喜欢这个名字呵。一个从小学就开始当地主的人,一个曾经恨过这个名词的孩子,在他拥有一席之地的时候,他意识到了,他的理想,就是让他的孩子在家庭出身这一栏堂堂正正地填上,填上两个字,地主。

只可惜,这一栏现在没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