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2006-11-09 21:59: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群人在酒吧聊天。
他是湖北人,说今年回乡,发现他家中院子里种了三十年的桂花树不见了。
树是他幼年时父亲载下,他兄弟常年攀爬为乐,他用手比划,有成年人一抱那么粗。
这种桂树,到了七八月,得开成什么样子。
这次回去,只剩深坑。
问父亲,老人家很得意“卖了”
三千块,被上海商人买去了,运回去,种在自家庭院里。
 
他接着说,爷爷过世早,没见过,唯一剩一本康熙大字典,上面有老人家的名字与圈点。
土改的时候被生产队长抄走了。
五十年了,幸好书和人都在。
他登门去行晚辈之礼“多少钱,我买回来”
对方一笑,请他出门。
 
她听他说,很气。
也说起自己的老宅子,说什么都没了,只剩空房子,顶上一根梁,红檀木,金漆写着二百年前始建时祖先的名字。
他突然问“有多长?”
“什么?”
“梁”
“大概…是你这个酒吧屋子长度的一倍”
他与同伴飞快交换下眼色说“拆下运来放在我酒吧里?”
“那怎么行?”
“北京的好些酒吧可不是把别地儿的老房子拆了挪到这儿来?”
“那是人家的房子怎么能拆呢?”
“这是保存”
她有点急了“要是保存就在原地保存,干嘛拿到北京来挣钱?”
大家都笑了。
他说“拆吧,不然呢,放在那里,给贼不是白给?”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