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雨落在每个人头上  

2007-03-11 22:4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燕又留言说,她急切想通过我找到能立法的人大代表。
法律,其实是以立法形式表现出来的多数意志。
而多数人的意志,就象霍尔姆斯法官说的那样:“并不来自逻辑,而是来自经验。”
就是说,能决定这个关于安乐死的议题的,是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流行的道德观念和理论,包括我们共有的偏见。
博客是庶民的会场,每个人手中都握有权力,李燕,你的未来由他们决定。
在李燕博客的留言里,我看到施晓晖与她的对话。
转贴在此。
在作出支持和反对之前,让我们先提出问题。
 
 
 
施晓晖to李燕:
我想你的处境让人觉得为难的地方在於,谁都沒有底气敢对你说放弃生命是錯的,因为谁都沒有经历过你的痛苦,所以大家都会觉得自己沒有施行终极審判的权利。而老实说,我是十分庆幸这种事情沒有摊到我头上。而且,我赞成选择放弃是个人自由,硬要个人意志服从集体价值观有时会是件殘忍的事。

我这样理解你的处境,一个忍受了廿八年殘疾折磨的人,不堪对未知的恐懼,決定放弃生命,並尝试争取社会认同。我的问题是:


1.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我的意思是你既然已经忍受了廿八年?能不能这样理解:单纯身体上的痛苦其实不足以让你放弃生命?(尤其是你曾经对生命那么堅強过,我不太相信你由始至终就抱着一了百了的心态,而从來不曽设想过其实你也有可能活得更好。)
雨落在每个人头上 - 柴静 - 柴静·观察2007-03-10 22:24:58

李燕:我现在提出这个想法我觉的都晚了.这个最大的原因就是,我的身体状况在不断的衰败,直到我连吞咽的功能全都丧失掉.活活被饿死为止。我从10岁就想到了死,可那时病情还轻,父母也都还年轻,所以这方面想的很少。现在我的病不再轻了,父母的年纪也不在保持在四、五十岁的状态下了。所以,未来(离开妈妈的日子)我该怎么过,我很害怕……


2.你提到对未來的恐懼促使你作出这个決定,但以你的经历,一旦曝光在大众传媒,你就有机会成为被社会看顾的德育标本,即你的担优有可能在一夜间得到足夠的社会资源去解決?(当然,我不是说这是你提出议案的动机。)到那个时候,你还会不会选择放弃生命?或者,堅持把议案提交兩会?如果只是安顿的问题,难倒除了安乐死,就沒有其他更好的出路?
雨落在每个人头上 - 柴静 - 柴静·观察2007-03-10 22:28:36
首先我想说一句,我提出安乐死立法不只是解决我自身的问题,也是提那些无法说出想安乐死的那些无奈者们的心声,正如和我以前一样,我想说的话,没法说出去,跟身边的人说了,他、她们要么指责,要么不让说。可现在我有了电脑我可以说出我的想法了。其实,有很多人有这个想法,只是身处在无奈的境况下而说不了。也有人曾经说我是利用安乐死的呼声来诈骗别人的钱财,我想他她们是没有见过我在现实中的生活场景,如果看见了就不会有这个想法了,钱就能百分之百的管用吗??有时候钱在无奈面前是显得很苍白无力的!!安乐死的呼吁我是会继续的,而且进行到底……要使我的生活无忧虑的话,除非我的父母能长生不老,呵呵。

3.而我想你很清楚,要争取认同,就现在看來,最难的对象不是大众,而是你的父母,因为你的生命对他们最有重量。要是你的母亲再次跪在你床前三天三夜,你还会不会堅持?如果这是你最终的选择,那他们廿八年的堅持该怎么称量?
雨落在每个人头上 - 柴静 - 柴静·观察2007-03-10 22:29:44
3、我的父母已经同意我的做法,因为他们也很现实的,他们也担心他们不在了以后,我的生活是很难有人来代替他们来照顾我的,尤其是我妈妈,女孩子的麻烦事太多了,单从生理问题上就够受了,别说其他的。还有,我有所准备,我的立法的路程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就我这么一提倡就能成功的话,那,那些研究了几十年的立法代表象:赵功名、王忠诚、胡亚美等就不会年年提交议案了。我所做一切只为将来而在不懈努力。

4.为什么立法通过安乐死对你那么重要?你的提案里开列了几个理由,总的一句是你的死亡对大家都好。怎么说呢?我应该瞭解,但作为"大家"的一员,又无法说服自己这是"好"。对我來说自殺永远是逃避,问题可能只是:谁说人沒有选择逃避的权利?就在这时,我看见你给小泽的留言"感谢你对我的关注,希望我们能成为"路相同,共相为谋"的好朋友。我会坚持我的信念的——只要还能坐起來,当然,也需要你長久的支持啊。"最后一问是:这里提到的"信念"是什么?旁人的支持又该如何理解?
 
对,没错。这不仅解决了我的难题,也为国家节省了资源,这难道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吗?你是大家的一员没错,但你不属于特殊里的大家的一员。自杀对有些人来说也许是逃避,但对我来说他是尊严,一种重生,你不会懂的!我这里指的“信念”是没有后顾之忧没有痛苦、凄惨的善终
 
附:她们俩的最后一个问题讨论的是,象李燕这样的病情究竟能不能在安死乐的范围之内,未果。关于这一点,网上的留言里也有争议,有人认为不在医学定义的范畴里,也有人拿《深海长眠》里雷蒙的例子来支持李燕的想法。所以,希望有更多的医学界与法律界的朋友能够发表意见,我会把大家的留言陆续整理在博客里。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7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