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柴静·观察

 
 
 

日志

 
 

鈥滀袱浼氣?鏄湁浣撴俯鐨?/a>  

2006-02-28 23: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集的是每个人心底最温暖的那部分期望. 那些在信中把孩子每天上学时间清单写出来的,“心痛得接近麻木的家长”,办公司被法规拖得焦头烂额,没法跟员工发工资过年而满心负疚的老板,去年就毕业也没有找到工作的大学生,被洪水冲倒房屋却拿不到救灾款盖房子的农民。。。 每年两会,都会听到这些声音。 但是在博客里,我听到,在这些声音里,有了另外一些不同的东西。 没房子住的农民的孩子现在是大学生了,知道他有权利起诉政府。办不了公司的老板说他投资了学校,说要让孩子知道怎么建设这个世界,学校的口号是“用美好的心灵看世界”。 在留言里,我还看到这一篇,是个年轻女孩子写的吧: “你说你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对政治发生了兴趣。而我更应该惭愧,我是因为对一个男人感兴趣,才忍耐着听了一个晚上他关于农村问题的谈话。从那以后,开始觉得财经新闻也是很好看的东西,从那以后,开始考虑
“你也许连震惊的时间都会觉得紧迫。” 这是在今天的博客留言里我看到的话。 他谈的是野生植物资源的破坏问题。 1999年,我在一家杂志供职,学生身份,坐两个小时公车去采访中科院植物所,做的也是这个题目。 编辑很为难,说“你去编编国外的资料吧” “可是这是现实的问题啊?” 他笑笑“你做这个对他们也没什么用” 七年过去了,在这个地方看到这个题目,心里象是被什么东西,又重又沉地敲了一下。 媒体每年都要梳理两会热点,无论怎么排,这个题目都排不进各种“十大”的名目吧。而那些建起水电站的40公里长的峡谷里,被毁掉的那些植物,不管是苏铁蕨还是紫荆木,它们只会消失,不会说话。 但还是有人,在一个记者的博客里,写下千言,说希望能在今年的两会上有人关注,“哪怕是微弱的声音”。 就是这样不知名的人,让我明白,“两会”是有体温的。因为它聚

 

,除了埋怨这个社会的一些现象,可以考虑看看怎么去改变这些现象。” 另有一个留言写得更直接“你可以批判这个土地上的一切,但不只是说说而已” 所以我欣赏写信来的这个用三年的时间去打击地下六合彩的农民“我的理想是根除地下六合彩,不只是为国家和社会,还有为自己的灵魂------当我闭上双眼的时候,我能对自己说,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另注:有读者问“托尔斯泰1910年死,1911年为其年青时代写诗?” 所以注明一下,我引的诗句是阿。尼。托尔斯泰所做。

   “你也许连震惊的时间都会觉得紧迫。”

“你也许连震惊的时间都会觉得紧迫。” 这是在今天的博客留言里我看到的话。 他谈的是野生植物资源的破坏问题。 1999年,我在一家杂志供职,学生身份,坐两个小时公车去采访中科院植物所,做的也是这个题目。 编辑很为难,说“你去编编国外的资料吧” “可是这是现实的问题啊?” 他笑笑“你做这个对他们也没什么用” 七年过去了,在这个地方看到这个题目,心里象是被什么东西,又重又沉地敲了一下。 媒体每年都要梳理两会热点,无论怎么排,这个题目都排不进各种“十大”的名目吧。而那些建起水电站的40公里长的峡谷里,被毁掉的那些植物,不管是苏铁蕨还是紫荆木,它们只会消失,不会说话。 但还是有人,在一个记者的博客里,写下千言,说希望能在今年的两会上有人关注,“哪怕是微弱的声音”。 就是这样不知名的人,让我明白,“两会”是有体温的。因为它聚   这是在今天的博客留言里我看到的话。

,除了埋怨这个社会的一些现象,可以考虑看看怎么去改变这些现象。” 另有一个留言写得更直接“你可以批判这个土地上的一切,但不只是说说而已” 所以我欣赏写信来的这个用三年的时间去打击地下六合彩的农民“我的理想是根除地下六合彩,不只是为国家和社会,还有为自己的灵魂------当我闭上双眼的时候,我能对自己说,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另注:有读者问“托尔斯泰1910年死,1911年为其年青时代写诗?” 所以注明一下,我引的诗句是阿。尼。托尔斯泰所做。    他谈的是野生植物资源的破坏问题。

      1999年,我在一家杂志供职,学生身份,坐两个小时公车去采访中科院植物所,做的也是这个题目。

,除了埋怨这个社会的一些现象,可以考虑看看怎么去改变这些现象。” 另有一个留言写得更直接“你可以批判这个土地上的一切,但不只是说说而已” 所以我欣赏写信来的这个用三年的时间去打击地下六合彩的农民“我的理想是根除地下六合彩,不只是为国家和社会,还有为自己的灵魂------当我闭上双眼的时候,我能对自己说,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另注:有读者问“托尔斯泰1910年死,1911年为其年青时代写诗?” 所以注明一下,我引的诗句是阿。尼。托尔斯泰所做。

   编辑很为难,说“你去编编国外的资料吧”

  “可是这是现实的问题啊?”

“你也许连震惊的时间都会觉得紧迫。” 这是在今天的博客留言里我看到的话。 他谈的是野生植物资源的破坏问题。 1999年,我在一家杂志供职,学生身份,坐两个小时公车去采访中科院植物所,做的也是这个题目。 编辑很为难,说“你去编编国外的资料吧” “可是这是现实的问题啊?” 他笑笑“你做这个对他们也没什么用” 七年过去了,在这个地方看到这个题目,心里象是被什么东西,又重又沉地敲了一下。 媒体每年都要梳理两会热点,无论怎么排,这个题目都排不进各种“十大”的名目吧。而那些建起水电站的40公里长的峡谷里,被毁掉的那些植物,不管是苏铁蕨还是紫荆木,它们只会消失,不会说话。 但还是有人,在一个记者的博客里,写下千言,说希望能在今年的两会上有人关注,“哪怕是微弱的声音”。 就是这样不知名的人,让我明白,“两会”是有体温的。因为它聚

   他笑笑“你做这个对他们也没什么用”

,除了埋怨这个社会的一些现象,可以考虑看看怎么去改变这些现象。” 另有一个留言写得更直接“你可以批判这个土地上的一切,但不只是说说而已” 所以我欣赏写信来的这个用三年的时间去打击地下六合彩的农民“我的理想是根除地下六合彩,不只是为国家和社会,还有为自己的灵魂------当我闭上双眼的时候,我能对自己说,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另注:有读者问“托尔斯泰1910年死,1911年为其年青时代写诗?” 所以注明一下,我引的诗句是阿。尼。托尔斯泰所做。

   七年过去了,在这个地方看到这个题目,心里象是被什么东西,又重又沉地敲了一下。

集的是每个人心底最温暖的那部分期望. 那些在信中把孩子每天上学时间清单写出来的,“心痛得接近麻木的家长”,办公司被法规拖得焦头烂额,没法跟员工发工资过年而满心负疚的老板,去年就毕业也没有找到工作的大学生,被洪水冲倒房屋却拿不到救灾款盖房子的农民。。。 每年两会,都会听到这些声音。 但是在博客里,我听到,在这些声音里,有了另外一些不同的东西。 没房子住的农民的孩子现在是大学生了,知道他有权利起诉政府。办不了公司的老板说他投资了学校,说要让孩子知道怎么建设这个世界,学校的口号是“用美好的心灵看世界”。 在留言里,我还看到这一篇,是个年轻女孩子写的吧: “你说你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对政治发生了兴趣。而我更应该惭愧,我是因为对一个男人感兴趣,才忍耐着听了一个晚上他关于农村问题的谈话。从那以后,开始觉得财经新闻也是很好看的东西,从那以后,开始考虑

   媒体每年都要梳理两会热点,无论怎么排,这个题目都排不进各种“十大”的名目吧。而那些建起水电站的40公里长的峡谷里,被毁掉的那些植物,不管是苏铁蕨还是紫荆木,它们只会消失,不会说话。

“你也许连震惊的时间都会觉得紧迫。” 这是在今天的博客留言里我看到的话。 他谈的是野生植物资源的破坏问题。 1999年,我在一家杂志供职,学生身份,坐两个小时公车去采访中科院植物所,做的也是这个题目。 编辑很为难,说“你去编编国外的资料吧” “可是这是现实的问题啊?” 他笑笑“你做这个对他们也没什么用” 七年过去了,在这个地方看到这个题目,心里象是被什么东西,又重又沉地敲了一下。 媒体每年都要梳理两会热点,无论怎么排,这个题目都排不进各种“十大”的名目吧。而那些建起水电站的40公里长的峡谷里,被毁掉的那些植物,不管是苏铁蕨还是紫荆木,它们只会消失,不会说话。 但还是有人,在一个记者的博客里,写下千言,说希望能在今年的两会上有人关注,“哪怕是微弱的声音”。 就是这样不知名的人,让我明白,“两会”是有体温的。因为它聚

   但还是有人,在一个记者的博客里,写下千言,说希望能在今年的两会上有人关注,“哪怕是微弱的声音”。

集的是每个人心底最温暖的那部分期望. 那些在信中把孩子每天上学时间清单写出来的,“心痛得接近麻木的家长”,办公司被法规拖得焦头烂额,没法跟员工发工资过年而满心负疚的老板,去年就毕业也没有找到工作的大学生,被洪水冲倒房屋却拿不到救灾款盖房子的农民。。。 每年两会,都会听到这些声音。 但是在博客里,我听到,在这些声音里,有了另外一些不同的东西。 没房子住的农民的孩子现在是大学生了,知道他有权利起诉政府。办不了公司的老板说他投资了学校,说要让孩子知道怎么建设这个世界,学校的口号是“用美好的心灵看世界”。 在留言里,我还看到这一篇,是个年轻女孩子写的吧: “你说你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对政治发生了兴趣。而我更应该惭愧,我是因为对一个男人感兴趣,才忍耐着听了一个晚上他关于农村问题的谈话。从那以后,开始觉得财经新闻也是很好看的东西,从那以后,开始考虑

   就是这样不知名的人,让我明白,“两会”是有体温的。因为它聚集的是每个人心底最温暖的那部分期望.

   那些在信中把孩子每天上学时间清单写出来的,“心痛得接近麻木的家长”,办公司被法规拖得焦头烂额,没法跟员工发工资过年而满心负疚的老板,去年就毕业也没有找到工作的大学生,被洪水冲倒房屋却拿不到救灾款盖房子的农民。。。

   每年两会,都会听到这些声音。

,除了埋怨这个社会的一些现象,可以考虑看看怎么去改变这些现象。” 另有一个留言写得更直接“你可以批判这个土地上的一切,但不只是说说而已” 所以我欣赏写信来的这个用三年的时间去打击地下六合彩的农民“我的理想是根除地下六合彩,不只是为国家和社会,还有为自己的灵魂------当我闭上双眼的时候,我能对自己说,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另注:有读者问“托尔斯泰1910年死,1911年为其年青时代写诗?” 所以注明一下,我引的诗句是阿。尼。托尔斯泰所做。

   但是在博客里,我听到,在这些声音里,有了另外一些不同的东西。

   没房子住的农民的孩子现在是大学生了,知道他有权利起诉政府。办不了公司的老板说他投资了学校,说要让孩子知道怎么建设这个世界,学校的口号是“用美好的心灵看世界”。

“你也许连震惊的时间都会觉得紧迫。” 这是在今天的博客留言里我看到的话。 他谈的是野生植物资源的破坏问题。 1999年,我在一家杂志供职,学生身份,坐两个小时公车去采访中科院植物所,做的也是这个题目。 编辑很为难,说“你去编编国外的资料吧” “可是这是现实的问题啊?” 他笑笑“你做这个对他们也没什么用” 七年过去了,在这个地方看到这个题目,心里象是被什么东西,又重又沉地敲了一下。 媒体每年都要梳理两会热点,无论怎么排,这个题目都排不进各种“十大”的名目吧。而那些建起水电站的40公里长的峡谷里,被毁掉的那些植物,不管是苏铁蕨还是紫荆木,它们只会消失,不会说话。 但还是有人,在一个记者的博客里,写下千言,说希望能在今年的两会上有人关注,“哪怕是微弱的声音”。 就是这样不知名的人,让我明白,“两会”是有体温的。因为它聚

   在留言里,我还看到这一篇,是个年轻女孩子写的吧:

集的是每个人心底最温暖的那部分期望. 那些在信中把孩子每天上学时间清单写出来的,“心痛得接近麻木的家长”,办公司被法规拖得焦头烂额,没法跟员工发工资过年而满心负疚的老板,去年就毕业也没有找到工作的大学生,被洪水冲倒房屋却拿不到救灾款盖房子的农民。。。 每年两会,都会听到这些声音。 但是在博客里,我听到,在这些声音里,有了另外一些不同的东西。 没房子住的农民的孩子现在是大学生了,知道他有权利起诉政府。办不了公司的老板说他投资了学校,说要让孩子知道怎么建设这个世界,学校的口号是“用美好的心灵看世界”。 在留言里,我还看到这一篇,是个年轻女孩子写的吧: “你说你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对政治发生了兴趣。而我更应该惭愧,我是因为对一个男人感兴趣,才忍耐着听了一个晚上他关于农村问题的谈话。从那以后,开始觉得财经新闻也是很好看的东西,从那以后,开始考虑

   “你说你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对政治发生了兴趣。 “你也许连震惊的时间都会觉得紧迫。” 这是在今天的博客留言里我看到的话。 他谈的是野生植物资源的破坏问题。 1999年,我在一家杂志供职,学生身份,坐两个小时公车去采访中科院植物所,做的也是这个题目。 编辑很为难,说“你去编编国外的资料吧” “可是这是现实的问题啊?” 他笑笑“你做这个对他们也没什么用” 七年过去了,在这个地方看到这个题目,心里象是被什么东西,又重又沉地敲了一下。 媒体每年都要梳理两会热点,无论怎么排,这个题目都排不进各种“十大”的名目吧。而那些建起水电站的40公里长的峡谷里,被毁掉的那些植物,不管是苏铁蕨还是紫荆木,它们只会消失,不会说话。 但还是有人,在一个记者的博客里,写下千言,说希望能在今年的两会上有人关注,“哪怕是微弱的声音”。 就是这样不知名的人,让我明白,“两会”是有体温的。因为它聚而我更应该惭愧,我是因为对一个男人感兴趣,才忍耐着听了一个晚上他关于农村问题的谈话。从那以后,开始觉得财经新闻也是很好看的东西,从那以后,开始考虑,除了埋怨这个社会的一些现象,可以考虑看看怎么去改变这些现象。”

“你也许连震惊的时间都会觉得紧迫。” 这是在今天的博客留言里我看到的话。 他谈的是野生植物资源的破坏问题。 1999年,我在一家杂志供职,学生身份,坐两个小时公车去采访中科院植物所,做的也是这个题目。 编辑很为难,说“你去编编国外的资料吧” “可是这是现实的问题啊?” 他笑笑“你做这个对他们也没什么用” 七年过去了,在这个地方看到这个题目,心里象是被什么东西,又重又沉地敲了一下。 媒体每年都要梳理两会热点,无论怎么排,这个题目都排不进各种“十大”的名目吧。而那些建起水电站的40公里长的峡谷里,被毁掉的那些植物,不管是苏铁蕨还是紫荆木,它们只会消失,不会说话。 但还是有人,在一个记者的博客里,写下千言,说希望能在今年的两会上有人关注,“哪怕是微弱的声音”。 就是这样不知名的人,让我明白,“两会”是有体温的。因为它聚     另有一个留言写得更直接“你可以批判这个土地上的一切,但不只是说说而已”

集的是每个人心底最温暖的那部分期望. 那些在信中把孩子每天上学时间清单写出来的,“心痛得接近麻木的家长”,办公司被法规拖得焦头烂额,没法跟员工发工资过年而满心负疚的老板,去年就毕业也没有找到工作的大学生,被洪水冲倒房屋却拿不到救灾款盖房子的农民。。。 每年两会,都会听到这些声音。 但是在博客里,我听到,在这些声音里,有了另外一些不同的东西。 没房子住的农民的孩子现在是大学生了,知道他有权利起诉政府。办不了公司的老板说他投资了学校,说要让孩子知道怎么建设这个世界,学校的口号是“用美好的心灵看世界”。 在留言里,我还看到这一篇,是个年轻女孩子写的吧: “你说你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对政治发生了兴趣。而我更应该惭愧,我是因为对一个男人感兴趣,才忍耐着听了一个晚上他关于农村问题的谈话。从那以后,开始觉得财经新闻也是很好看的东西,从那以后,开始考虑     所以我欣赏写信来的这个用三年的时间去打击地下六合彩的农民“我的理想是根除地下六合彩,不只是为国家和社会,还有为自己的灵魂集的是每个人心底最温暖的那部分期望. 那些在信中把孩子每天上学时间清单写出来的,“心痛得接近麻木的家长”,办公司被法规拖得焦头烂额,没法跟员工发工资过年而满心负疚的老板,去年就毕业也没有找到工作的大学生,被洪水冲倒房屋却拿不到救灾款盖房子的农民。。。 每年两会,都会听到这些声音。 但是在博客里,我听到,在这些声音里,有了另外一些不同的东西。 没房子住的农民的孩子现在是大学生了,知道他有权利起诉政府。办不了公司的老板说他投资了学校,说要让孩子知道怎么建设这个世界,学校的口号是“用美好的心灵看世界”。 在留言里,我还看到这一篇,是个年轻女孩子写的吧: “你说你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对政治发生了兴趣。而我更应该惭愧,我是因为对一个男人感兴趣,才忍耐着听了一个晚上他关于农村问题的谈话。从那以后,开始觉得财经新闻也是很好看的东西,从那以后,开始考虑------当我闭上双眼的时候,我能对自己说,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你也许连震惊的时间都会觉得紧迫。” 这是在今天的博客留言里我看到的话。 他谈的是野生植物资源的破坏问题。 1999年,我在一家杂志供职,学生身份,坐两个小时公车去采访中科院植物所,做的也是这个题目。 编辑很为难,说“你去编编国外的资料吧” “可是这是现实的问题啊?” 他笑笑“你做这个对他们也没什么用” 七年过去了,在这个地方看到这个题目,心里象是被什么东西,又重又沉地敲了一下。 媒体每年都要梳理两会热点,无论怎么排,这个题目都排不进各种“十大”的名目吧。而那些建起水电站的40公里长的峡谷里,被毁掉的那些植物,不管是苏铁蕨还是紫荆木,它们只会消失,不会说话。 但还是有人,在一个记者的博客里,写下千言,说希望能在今年的两会上有人关注,“哪怕是微弱的声音”。 就是这样不知名的人,让我明白,“两会”是有体温的。因为它聚 另注:有读者问“托尔斯泰1910年死,1911年为其年青时代写诗?”

集的是每个人心底最温暖的那部分期望. 那些在信中把孩子每天上学时间清单写出来的,“心痛得接近麻木的家长”,办公司被法规拖得焦头烂额,没法跟员工发工资过年而满心负疚的老板,去年就毕业也没有找到工作的大学生,被洪水冲倒房屋却拿不到救灾款盖房子的农民。。。 每年两会,都会听到这些声音。 但是在博客里,我听到,在这些声音里,有了另外一些不同的东西。 没房子住的农民的孩子现在是大学生了,知道他有权利起诉政府。办不了公司的老板说他投资了学校,说要让孩子知道怎么建设这个世界,学校的口号是“用美好的心灵看世界”。 在留言里,我还看到这一篇,是个年轻女孩子写的吧: “你说你用了十年的时间,才对政治发生了兴趣。而我更应该惭愧,我是因为对一个男人感兴趣,才忍耐着听了一个晚上他关于农村问题的谈话。从那以后,开始觉得财经新闻也是很好看的东西,从那以后,开始考虑    ,除了埋怨这个社会的一些现象,可以考虑看看怎么去改变这些现象。” 另有一个留言写得更直接“你可以批判这个土地上的一切,但不只是说说而已” 所以我欣赏写信来的这个用三年的时间去打击地下六合彩的农民“我的理想是根除地下六合彩,不只是为国家和社会,还有为自己的灵魂------当我闭上双眼的时候,我能对自己说,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 另注:有读者问“托尔斯泰1910年死,1911年为其年青时代写诗?” 所以注明一下,我引的诗句是阿。尼。托尔斯泰所做。 所以注明一下,我引的诗句是阿。尼。托尔斯泰所做。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